文/方梓(作家) 原刊載於方梓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賈寶玉說:女兒是水作的骨肉。也有人說紅顏禍水;紅顏無端,禍水是衝著男人來的。平路的《黑水》從水做的女兒到黑水的女人,細針剔出女人幽黯的心流出烏鬰之水。 從一個年幼失怙的小女孩,在物質與愛欲誘惑任憑「叔叔」性侵,逐年封鎖青春陽光之心,戀父情愫卻幽然滋長。利與欲讓青春的咖啡店女孩接受有加齡臭的老男人,加齡臭也許是父親的味道。 完整文章
文/葉佳怡 平路這次用二○一三年的八里雙屍命案做背景,重新演繹兩女──佳珍(對應現實中嫌犯)與洪太(對應現實受害夫妻之妻)──的故事,或許如同序言中陳芳明教授所說,此事件僅為一「酵母」,目的是探討人性中「情慾流動與權力干涉」,但畢竟也如邱貴芬序中所言,近期新聞與歷史不同,牽涉到眾聲喧嘩中屬於創作者的倫理問題,不過,我更好奇的是,平路作為事件演繹者,在此時可能折射出的性別困境。 完整文章
文/顏艾琳(詩人、作家) 原刊載於顏艾琳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看完平路的《黑水》。對於佳珍某些際遇,堆積成的病態心理,勾起了我一些童少時的記憶。小二放學途中被大叔跟蹤,在醫院的電梯裡被怪伯伯抵住強行熊抱,十七歲在街頭被三個別校男生圍,還有⋯⋯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一本小說究竟能有多大的力量,撬開社會多元討論的空間?這或許是不少人會提出的疑問,但卻是作家平路深信不疑的前提。 面對一個讓自己多有觸發的社會議題,平路不是選擇看起來更直接強力的評論,反而花了兩年時間琢磨,以一本靈感取材自社會案件的小說,作為她對臺灣當前媒體、司法、輿論現況的回應。 完整文章
文/阿潑 「真可惜我不會寫小說。」一次,我對朋友感嘆自己缺乏虛構的能力,朋友卻回:「現在報導的事都太荒謬了,寫起來都跟小說差不多了。」也曾有作家笑言:何須分出「非虛構」這等文類?台灣大多小說都有真實對應之人事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我決定不再接觸刑事方面的法律,是因為我無法確定:善惡之間的那條界線,真的可以那麼清楚嗎?」黃國昌說,「讀《黑水》的時候,讓我重新接續了大學時候的這個思考。」 平路取材自真實的社會案件、費時兩年撰寫、紙本版及電子版同時推出的新小說《黑水》,在 2015 年 12 月 10 完整文章
文/向陽(詩人,北教大圖書館館長) 原刊載於暖暖向陽書房,已獲授權轉載 收到小說家平路寄來她的新著《黑水》。趁著晚上有空,一口氣讀完。這是一本精彩的小說,不只是因為小說鋪陳於媽媽嘴咖啡館的命案之上,更是因為平路以其虛構之筆,幽微地寫出了具有女性視角的人性黑暗面。 完整文章
文/小野(作家) 原刊載於小野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我一直很喜歡平路的小說,從最早的《玉米田之死》,到《行道天涯》等。她看待事情往往有一種極犀利的角度,夾雜著對深層的文化傳統及正在發展中的社會現象,全都藏在一個好看的故事後面。 剛剛才在工作室拿到平路寄給我的最新作品《黑水》,迫不及待地看了起來,果然又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