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傅月庵 原刊載於傅月庵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小說是「虛構」(fiction),虛構不盡然無中生有,追溯再追溯,幾乎都有些許根據,以是真真假假,索隱成一派,評論自此而出。小說遂轟轟烈烈,鬧熱滾滾了。 但既稱「虛構」,真實必僅能佔其中一部分,太多了,恐成一種侵犯,當有倫理爭議。 那,以「審判中的謀殺案件」為主題,於此澆消胸中塊壘呢? 完整文章
文/陳映霞 幾乎不敢相信,下午,隨手翻開剛買的平路的新書《黑水》,竟然停不下來,一直還想多看一頁、再多一章,然後,在初冬的夜幕拉開之前,我闔上書本的最末頁。對一個讀者來說,這本書至少帶來了一種打破慣性思考的新局,它引領我重新檢視自己早已安於舊習的思惟方式與人云亦云的制式反應,也對人性各種幽微的變化,有了一種深入探索的切角。 這本書是平路以 2013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謀殺不只是畫下一個句點。他往往開啟一個問號: 「人為什麼殺死另一個人?」 我想知道為什麼。我們都想知道。一種好奇必然是來自於窺私探隱的渴望,追求官能或精神上的刺激,想目睹奇觀。但也有一種是,我想知道,人作為一種存在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人為什麼殺死另一個人?」,那是對對於我們的精神面未及探勘處一次探底,有時我以為在裡頭以為看到自己。又怕在裡頭看到自己。 完整文章
文/朱宥勳 若談到以小說創作回應社會議題、歷史題材,平路是絕對不可能被略過的作家。從〈玉米田之死〉、〈台灣奇蹟〉到《東方之東》,都扣住了某一面向台灣人的生存困境;而〈是誰殺了XXX〉、〈百齡箋〉、《行道天涯》和《何日君再來》等「名人」系列,更是透過小說重塑了人們對蔣經國、宋美齡、宋慶齡、鄧麗君等人的形象。而平路的新作《黑水》,就可以視為是這兩條脈絡交叉的接點。 完整文章
擅以虛實相間的手法說故事的小說家平路, 在她最新長篇力作《黑水》中,以震驚台灣的社會事件做為引子, 佳珍與洪太,兩位平凡的女子,愛欲之間,無數的錯綜、糾結與懸疑; 當我們一步步走進她們幽祕的內心世界, 真相也才緩緩從黑水中浮出⋯⋯ 就讓小說家平路、資深媒體人何榮幸與作家楊佳嫻, 帶領我們看見每個角落裡的少女佳珍⋯⋯ 「每個角落都有一個少女佳珍──平路《黑水》新書座談會」講座資訊 完整文章
文/賴芳玉 2014 年,在淡水某個咖啡店,一個意味著優閒、運動的小確幸地點,在老夫婦及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店長間,竟發生一件超乎眾人想像的兇殺事件。 這則社會矚目案件的判決書,其中有一段記載:「我只希望要離開,我不懂,也許審判長無法理解女孩子的心情(原審卷)」。 女店長辯解殺人動機是為了離開與死者不倫關係的自由,而且犯罪情節是一場「計中計」,但這番辯解,並未被司法接受。 完整文章
聯經出版編輯部∕Readmoo電子書∕群星文化聯合訪問整理 關於《黑水》與那件命案有著關連。 我簡單說一下心境好了。自從那聳動案件發生,至今三年來,媒體提到被告,用的常是「蛇蠍女」。以「蛇蠍女」概括地標籤一個人,坦白說,我很不能夠接受。 完整文章
文/平路 存摺、來往明細,銀行職員的供詞,法庭上的拉鋸戰繞著一些細瑣的環節。 「是否有證據能力?」法官問道。 針對每一項提出的物證,法官重複同樣的問題。 法庭上攻防非常清楚,被害人家屬的代理律師認為,為了錢,以殘忍的手法殺死兩個人,叫做「見財起意」。最明顯的證據是,佳珍穿洪太外套去銀行開保險箱,代表有預謀,早在謀奪洪太的財產。 對方的律師主張,因財起殺機,被告罪無可赦,應該處以極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