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豐這一晚又喝醉了。 還不到爛醉的地步,不過想直線前進已經有點困難了。在陌生人眼中,阿豐唯一還算得上優點的,大概只有他酒後絕對不開車這個原則了。 深夜十二點多,他獨自沿美術館旁這排豪宅走著,偶爾會抬起頭看看哪戶有錢人家的燈光還沒熄。有時候他會算算樓層,這時間還亮著燈的,好像老是那幾戶。不過每次他走在這條路上時總是醉醺醺的,連自己都不是挺相信自己的眼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