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看過《哆啦A夢》你就會知道,在現實裡當胖虎是件爽事──現實裡沒有來自未來從口袋摸出神奇道具的哆啦A夢,代表你對大雄壞一點他會逆來順受你對他好一點他會感恩戴德,小夫會自動奉獻玩具或者你可以要他被動奉獻玩具,只要不要參與大長篇的發展,你甚至可以不用顯露正義感對付來自其他世界的力量,只要在自己的小圈圈裡當霸王就可以了。 不過這其實也只是想像。現實根本不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
有時我們覺得自己認識一個城市──它不遠,它很方便,它是購物天堂,它的居民常常以「利」為先,它產出我們熟悉到把所有台詞加演員表情都倒背如流的那些電影,它的政治處境及歷史有更多比我們更尷尬的狀況。 但最近這個城市發生的事,會讓我們需要重新想想:我們真的認識它嗎?在那些電影裡的正義角色在現實中似乎全都染黑,而我們以為唯利是圖的居民卻為了更重要的價值舉起反抗的拳頭。 完整文章
文/吃大 犢力回顧來到第四屆,又是Readmoo小編們再度不顧情面、兵戎相見的時節。從2013年起,犢力回顧就跳脫一般以書類分項的選書架構,聚焦於年度重要的議題及趨勢。然而每一年我們都不停自問,犢力回顧有無更適合的呈現方式?以議題為核心的選書是否有所偏廢?有些獎項已持續四屆,是否流於形式,又該如何保持新意?完整文章
撰文/駱亭伶、吳亭諺 攝影/張界聰企劃/小日子 場地提供/Kafemera 咖啡 寫了 20 多年散文與評論的馬家輝,最近出版了第一本小說《龍頭鳳尾》,描寫 1930 年代,黑幫堂口老大愛上英國情報官的一段香港江湖傳奇。而同樣曾為媒體人的作家李維菁,近年也選擇了以小說形式與讀者對話。寫小說是一種召喚或回應,還是不得不的選擇,邀請兩位一起來聊聊小說創作的祕密。 完整文章
文/王德威(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系講座教授) 「賓周」是港粵俗語,指的是男性生殖器。這樣的詞彙粗鄙不文,卻是馬家輝小説《龍頭鳳尾》的當頭棒喝。這部小説敍述二次大戰香港淪陷始末,然而馬家輝進入歷史現場的方法著實令人吃驚。小説開始就寫敍事者馬家輝外祖父大啖牛賓周,以及江湖老大金盆洗撚,紅粉相好爭相握住他的那話兒深情道別。如果讀者覺得有礙觀瞻,好戲還在後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