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西村博之;譯/郭凡嘉 我現在住在法國的巴黎,平時打電動、看電影,在想出門時去想去的地方。我把擅長的事物當成工作,除此之外就過著懶洋洋的日子,遇到了感興趣的生意或有趣的人,就試著投資。我就是過著這樣自由自在的生活。 但世界上有很多無法偷懶的人,他們就像在大海裡游泳的鮪魚,一停下來會死一樣。所以像我這樣能過上偷懶的人生,或許也是一種才能。 完整文章
文/西村博之;譯/郭凡嘉 如果是不適合自己的事物,就算再怎麼努力,也難以有回報。儘管如此,各種故事裡卻很喜歡傳遞倖存者偏差的道理。 比方在戰爭時,有一百個人被送上戰場。最後只有一個人生還,其他九十九人都戰死在沙場上,那唯一生還者所說的話會被永遠流傳,剩下九十九人的聲音則不會被聽見。而這唯一生還者,就成了其他九十九人的代言人。 完整文章
文/西村博之;譯/郭凡嘉 我扮演的角色就是像前面提到的類型二。 在創作內容時,以一個才能相當突出的人為中心運作,才能活化整體產業。比方說像新海誠這樣的人才,他身邊會出現認可他的才能的人出資支持他。 為了要培養一個人的才能,周圍的人能做些什麼?對傑出的創作者來說,找到感情好、合作順利的夥伴並和他們組成團隊非常重要。縱使團隊夥伴是資質普通的一般人,但更要緊的是整個組織能否認同創作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