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群星編輯室 「我應該要或者永遠不要越過山峰呢?岩牆會成為我的牢籠和墳墓嗎?──直到我纏上裹屍布躺在你的腳下? 離開,我要離開,我要離得遠遠地。在這兒我每天都在下沉,儘管我的靈魂選擇了最高尚的方式,就讓它自由飛翔吧。若不行,撞擊牆壁並且死亡吧。 我知道,我曾經應該動身遠行越過山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