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詹宏志 好像是一種害怕「落伍」的心情,當我編選完自己關於「旅行」文章的選集之後,第一個「求助的」對象正是我那位為創業栖栖楻楻的兒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