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聽過廣播、電視台以「中原標準時間」報時──那你一定是在2007年前出生的。

1947年,中華民國政府頒訂《全國標準時間推行辦法》,規定以「中原標準時間」為台灣所屬時區的名字(統一標準時間則始於日治時期),直到政黨輪替,2000年之後,這個用法漸次為「國家標準時間」取代。(不過中廣倒是「矜」到2007年,才跟中原標準時間斷捨離。)

「中原」這個概念向來跟東亞大陸難分難解。1996年李登輝成為中華民國首屆民選總統,就職演說上,他端出「建立新中原」的理念。按演說內容來說,被李比擬為「新中原」的台灣,文化上當要廣納百川,「運用多元化所釋放的活力,孕育新的社會生命力量」。

回首這20年,當年想像的「中原」如今「大國崛起」,台灣人一方面想分杯羹,又怕被吸進政治與金融的黑洞。「中原」目前的名字叫中華人民共和國,幸或不幸,在台灣這廂,眾人總算不再透過「中原」想像自己了。台灣人開始學著正視島上多樣的人民,原住民,新住民,戰爭與經濟的難民,優勢欺壓劣勢,都市犧牲鄉村,理解與承認之路漫漫,但那是台灣豐富、健壯的源泉。

20年前仍盤踞想像的「中原」崩潰了,「標準時間」也隨之多元。在都市與市郊,文青和Instagram的時間是在棕褐色調(sepia tone)裡揣想的;在建築工地,建物則成了板模工人的沙漏。網路上高喊新創與創新的人分秒必爭,台南賣牛肉湯的老攤子,凌晨三點等候大叔上門洗風霜,賣完就收攤。蘭嶼的海還是老得比核廢料要快,風颱來襲的夜晚無聊得漫長。移工每月包好要匯或寄回老家的鈔票,新住民媽媽看著小孩茁長,也會想什麼時候帶她/他回自己家鄉探望。

「中原」崩潰了,我們的生活於焉採取不同的「標準時間」,需要你暫時從日常抽離,細心讀取。

Readmoo電子書店2014年的台灣書展,特別選在解嚴滿27年的7月15日上線。世人常誤以為解嚴是社會力蓬勃釋放的開端,不盡然,但解嚴的確讓參與台灣書展的部分書籍,得以呈現在讀者您眼前。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