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好的「人物特寫」,首先必然要能精準、細膩地捕捉人物深刻的「情感核心」,這是激盪讀者共鳴的靈魂。其次,一篇好的「人物特寫」也應該在這個「情感核心」的指引下,安排敘述線和取捨寫作要素,從而較全面地建構、強化、烘托這個核心。 一般而言,為了呈現人物的生動感與親近性,「人物特寫」的敘述線應該優先考量由「場景」構成,因為,「場景」要比「概述」更能細緻而有效地傳遞非理性的、情緒的訊息。 完整文章
一篇「人物特寫」要能寫得好,必然在許多面向都有很不錯的表現。但在這諸多要素之中,一般人重視的所謂「文筆」(詞藻、修辭),不僅是十分次要的,對新手而言,甚至要小心不要過度使用,以免有舞文弄墨的輕浮之嫌。 在我看來,一篇人物特寫最重要的,就在挖掘人物的「情感核心」;就如同深度報導寫作的生命在「主題意義」一樣,人物特寫的生命就在「情感核心」。 完整文章
「台灣飲品市場近年推出了兩百至三百支新款,但只能用『全軍覆沒』來形容。」 當投資法人詢以「近年廠商積極以健康、天然、無添加等不同訴求推出新品,統一在飲品新產品的看法及策略」時,羅智先如此坦率而無奈地回答。 消費者口說健康,嘴巴卻不喝健康。這事讓我想起,2001年黎智英裁撤《壹週刊》政治組時的老故事。 完整文章
1. 中文標點符號是引自西方的,古中文寫作並沒有標點符號,學生要在老師的指導下,學習標明句子的休止和停頓,稱為「句讀」(ㄐㄩˋㄉㄡˋ)。如「做大事不做大官」,在字旁圈點為「做大事、不、做大官」。 2. 完整文章
自己動手組合家具,有些螺絲裝不牢靠、釘子打歪了,家具大抵還是堪用的,只是吱軋之聲難免、歪斜之態礙眼,用得不順氣而已。 標點符號之於文稿,就像螺絲之於組合家具,用得零亂、散漫,讀者讀起來也必定不暢快,厭煩之感絕不下於讀到錯別字。 完整文章
「完整引言」的處理,之前已經談過一些了,現在來談談「局部引言」的處理。 所謂「完整引言」,就是一句直接引言構成完整的句子。 例►►康小安說:「文法是寫作的基礎,相關文字工作者都應該有所認識才好。」 所謂「局部引言」,就是一句引言分拆成直接引言與間接引言,引號所標示的直接引言,只用來強調局部。 例►►康小安說,文法是寫作的基礎,「相關文字工作者都應該有所認識才好」。 完整文章
上一篇提出的考題,其中 1. 老師說:「我們不可以太自私,孔子曾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希望大家都能記得。」 這是我在網路上看到的原句,我想較正確的標點法應該是: 5. 老師說:「我們不可以太自私,孔子曾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希望大家都能記得。」 與原句不同的地方有二:一、「孔子曾說」之後的冒號不見了;二、「勿施於人」之後的句號不見了,並在下引號之後加逗號。 完整文章
「引言」除了結尾應該使用句號還是逗號,容易造成混淆之外,「引言」之前連結說話者的標點符號,應該使用冒號還是逗號,也是編輯工作常見的困擾。 我的「主張」原則是:「直接引言」應該使用冒號,「間接引言」使用逗號。 例►►康小安說:「一句直接引言與說話者之間,應該使用冒號連結。」 或►►康小安說,一句間接引言與說話者之間,應該使用逗號連結。 完整文章
改稿、看稿的編輯工作做了十幾年,心中一直有個不大不小的疑問,晚上睡不好,拿出來談談,順便求教先進──一句「引言」的結尾,應該是句號還是逗號? 這其中當然有點學問,但並不複雜。首先,既然一句話講完要使用句號,一句「直接引言」的結尾,當然也應該使用句號。例如: 康小安說:「一句直接引言的結尾,應該使用句號。」 完整文章
一、本質上,「高級酸民」是一位智者。他熱愛「真理」、探究「事實」,他痛惡「欺瞞」、難忍「錯誤」,他每天想的是「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才是正確的?」 二、實質上,「高級酸民」是一位成長停滯的智者。他在潛意識裡陷入偏執,在行為上顯現傲慢,以致不知不覺中,知識往往淪為向別人炫耀自己優越感的工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