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閱讀都有個自己」,閱讀不應跟著名人、名著走,更不應跟著流行話題走;深刻的閱讀,必然要扎根於自我內在的需求。 從這個角度看,所有的閱讀都應該是為自己而讀,這殆無疑義,但問題是:「什麼是自己」? 的確,生命是一條川流不息的長河,「自己是誰?」彷若無可捉摸的天問。 但從閱讀的角度觀察,閱讀不止繪示著我們走過的生命軌跡、標定了此刻生命的位置,其實也已隱約指引著生命可能的下一步走向。 完整文章
如果可能,編輯人要選擇自己喜歡的領域,文學刊物的編輯就要迷戀文學,財經刊物的編輯就要熱中財經,生活刊物的編輯就要能享受生活⋯⋯。 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領域,編輯人才能隨著時間積累這個領域的知識,進而成長到得以和作者一起努力,最終為讀者提供最好的文稿。那些無法喜歡自己領域的編輯人,往往就只能原地踏步;日子一久,甚至還會散發一股酸腐之氣。 完整文章
在報導寫作的類型中,旅行寫作和美食寫作,是兩種極常見,又特殊的文體,它介於情報性的「資訊寫作」與文學性的「散文寫作」之間,但後兩者,原則上都不屬於「報導寫作」的範疇。 「旅行報導」不是「旅遊情報」,也不是「旅行文學」,但卻又與這兩者脫不了干係。 完整文章
作為一個編輯人,我總是警覺:每個寫作都有個他者。 作為一位閱讀者,我總是深信:每個閱讀都有個自己。 「寫作有個自己」,這太理所當然了,甚至是一種本能──我們叨叨絮絮、反反覆覆談的,無非都是自己的所見所感所思;但作為一種企圖發揮溝通與傳播功能的公共寫作,「每個寫作都有個他者」,則是我們必須隨時警醒的。 完整文章
一篇好的「人物特寫」,首先必然要能精準、細膩地捕捉人物深刻的「情感核心」,這是激盪讀者共鳴的靈魂。其次,一篇好的「人物特寫」也應該在這個「情感核心」的指引下,安排敘述線和取捨寫作要素,從而較全面地建構、強化、烘托這個核心。 一般而言,為了呈現人物的生動感與親近性,「人物特寫」的敘述線應該優先考量由「場景」構成,因為,「場景」要比「概述」更能細緻而有效地傳遞非理性的、情緒的訊息。 完整文章
一篇「人物特寫」要能寫得好,必然在許多面向都有很不錯的表現。但在這諸多要素之中,一般人重視的所謂「文筆」(詞藻、修辭),不僅是十分次要的,對新手而言,甚至要小心不要過度使用,以免有舞文弄墨的輕浮之嫌。 在我看來,一篇人物特寫最重要的,就在挖掘人物的「情感核心」;就如同深度報導寫作的生命在「主題意義」一樣,人物特寫的生命就在「情感核心」。 完整文章
「台灣飲品市場近年推出了兩百至三百支新款,但只能用『全軍覆沒』來形容。」 當投資法人詢以「近年廠商積極以健康、天然、無添加等不同訴求推出新品,統一在飲品新產品的看法及策略」時,羅智先如此坦率而無奈地回答。 消費者口說健康,嘴巴卻不喝健康。這事讓我想起,2001年黎智英裁撤《壹週刊》政治組時的老故事。 完整文章
1. 中文標點符號是引自西方的,古中文寫作並沒有標點符號,學生要在老師的指導下,學習標明句子的休止和停頓,稱為「句讀」(ㄐㄩˋㄉㄡˋ)。如「做大事不做大官」,在字旁圈點為「做大事、不、做大官」。 2. 完整文章
自己動手組合家具,有些螺絲裝不牢靠、釘子打歪了,家具大抵還是堪用的,只是吱軋之聲難免、歪斜之態礙眼,用得不順氣而已。 標點符號之於文稿,就像螺絲之於組合家具,用得零亂、散漫,讀者讀起來也必定不暢快,厭煩之感絕不下於讀到錯別字。 完整文章
「完整引言」的處理,之前已經談過一些了,現在來談談「局部引言」的處理。 所謂「完整引言」,就是一句直接引言構成完整的句子。 例►►康小安說:「文法是寫作的基礎,相關文字工作者都應該有所認識才好。」 所謂「局部引言」,就是一句引言分拆成直接引言與間接引言,引號所標示的直接引言,只用來強調局部。 例►►康小安說,文法是寫作的基礎,「相關文字工作者都應該有所認識才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