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當作家,何不先來當記者? 這不是媒體業的徵人廣告,這是給寫作者的真心建議。 寫作很容易開始,臉書時代人人都在寫作;吃喝玩樂、春櫻秋楓、童年往事、時局跌宕,無不是題材。 但寫作卻也往往走不遠,很快,我們就陷入瓶頸。困難之處不是「怎麼寫?」而是「寫什麼?」 所有的「寫作」都涵蓋兩個基本面向:形式與內容。前者是關於「怎麼寫?」後者是關於「寫什麼?」 完整文章
這幾年為了學習報導寫作的相關知識,陸續買了一些劇本寫作指南回家參考,結果一路讀來,總覺收穫有限。畢竟,劇本寫作立基虛構,人物盡可典型完美、情節盡可曲折離奇、場景盡可生動多變;然而,報導寫作若要借用這些手法,必然立即動搖新聞基於本真的命脈。 完整文章
人物特寫是一種「定位寫作」,不同於傳記企圖「寫盡一生」,在三、四千字的雜誌報導稿裡,一位寫作者只能汲取人物生命的片斷──不只是時間的片斷,更是性格面向的片斷。 這種片斷不難捉摸,但卻充滿了不確定性。它不隨機,但呈現的面貌卻是多樣的組合。 完整文章
想不起這症頭是何時發作的,又緣自何故,就不知不覺開始慣用「開始」這個動詞了。 「科學家開始進行測試」、「他開始著手處理雜務」、「暖身之後,他開始跑步」……,多麼順暢自然啊!有問題嗎? 問題不大!只是「虛詞」就像花園裡的雜草一樣,一棵兩棵真的也無傷大雅,問題是,你真不在意,一轉眼就又滿園荒煙蔓草了。 完整文章
說「寫作需要風格」,也許就像說「消費需要花錢」一樣,簡直多此一說。的確,這在文學的領域確是如此,但對於「報導寫作」,風格之必要,卻就不那麼理所當然了;畢竟,事件報導的客觀性與寫作風格的主觀性,存有一定程度的矛盾。 不像小說或散文的創作,作者不是巧思布局,就是肺腑告白,風格容或雜沓,卻也百花盡情齊放。但在報導寫作的正統派眼中,風格卻往往是一座禁忌之城、不祥之物,彷彿一提及便生大亂。 完整文章
1. 不是新鮮事。 資訊圖表(infographic)不是新東西,它已存在兩百年以上;視覺資訊圖表廣泛地運用在新聞報導,也有幾十年的歷史了。新鮮的是,一百五十年前的南丁格爾竟然也是圖表報導高手。(對!就是那位護士小姐!) 2. 不是文青的功勞。 完整文章
資訊的時代,偏見追逐偏見、仇恨堆疊仇恨,比起以往任何時候,此刻我們彷彿更有必要提醒自己,評論寫作的一般性原則。 01. 無論褒、貶,好的評論不會僅僅流於個人的情緒宣洩,或好惡表述。 02. 好的評論就事論事,絕不作人身攻擊,也不作無謂的牽連,傷及無辜。 03. 最惡劣的評論寫作,是以偏狹的心胸挾怨報復,懷著恨意寫作。 04. 完整文章
寫作的感情含量,是一道長長的光譜,從一端的詩歌、散文,到另一端的新聞、文書記錄,寫作者投注其中的情感可以從洋溢氾濫,到冷靜淡漠;甚至在同一類文體中,更會因寫作者的風格殊異,而感情的濃淡有別。 完整文章
我相信,寫作有很多秘密,但它們大多被鎖在成功作家的抽屜裡。所幸,有一個重要的秘密是公開的,可惜往往遭人輕忽,那就是「段落是寫作的基本單位」。 也許你會問:「不是段落,那還會是什麼?」其實,許多寫作者會把「句子」當成寫作的基本單位,甚至不少新手會困在「字詞」的斟酌與雕飾上。 完整文章
跟主管一對一討論初稿之後,這些記者總是沮喪著臉走出會議室。 「她說不能用成語,要用自己的話去形容!」一位較熟的記者跟我說。 雖然在週刊裡隸屬不同的組別,但這些都是我佩服的資深寫手,只是女主管要求嚴格,讓他們每到截稿期就陷入莫名的困頓之中。 自己對修辭一向馬虎,對用不用成語的差別不甚明瞭,只是每次看到記者哭喪著臉,心裡就半同情、半戲謔地感到好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