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與老貓同台對談。 先前,我與老貓曾針對服貿等議題有不同看法,我也曾經在臉書上tag過他,兩個人在討論串上討(ㄔㄠˇ)論(ㄐㄧㄚˋ)。雖然兩人互動好像都是我起頭找他吵架,但其實我對老貓一直有著複雜的情感。 完整文章
《德布西森林》場景全部在森林裡進行,沒有明顯劇情線,有著的,是遭遇。 擔憂的母親拖著心神受創的女兒去登山,想讓她散散心,同時避避風頭,如此好意卻在這片綠意中變成一場惡夢。多半時間你就是看著這對母女選擇:選擇吃什麼野味,選擇對彼此袒露多少祕密,選擇在哪裡躲雨,選擇怎樣不要死。觀眾不一定能夠對母女的遭遇感同身受,卻不得不陪她們走入山林,去感受原始的孤寂與恐懼。 完整文章
2016年二月起,台灣出版業沒有太多好消息,先是台北國際書展遇上瓶頸,再來是新任文化部長提起將考慮施行「圖書統一定價制」而引來一番激辯,更甚者,則是有作家出面抗議折扣戰的折讓問題,讓出版社決定縮減版稅以減少支出,嚴重傷害了創作者權益。將眼光從業內往外看,通路的銷售報表傳來令人痛苦的數字,再怎麼新鮮有趣的書籍題材與行銷策略,似乎勾不住讀者的心。 「讀者跑哪裡去了?」很多出版人驚慌地問。 完整文章
一、這次年假有九天,打算一定要做和一定不要做的是什麼?(從一定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到一定不下牌桌都可以) 今年年假,我每天一定要花兩個小時坐在沙發上,一邊喝飲料一邊用 ipad 玩《Marvel Future Fight》,我一定要把美國隊長和蟻人練到六星 60 級!一定不做的,就是出門逛街,因為我好怕聽到恭喜恭喜恭喜你啊恭喜恭喜恭喜你。 完整文章
因為自己也寫書,經常被讀者問到一個問題:「你的書為何不自己出,為何要找其他出版社?」 一開始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拍謝啦。如果是正經的編輯也罷,怪只怪我自己把路走偏了,因為天生愛演,對通路採購提報新書時(就是向書店人員介紹自家出版社新書,請他們多多下單推廣的場合),我向來走誇張奢華風格,會用非常「內個」的說書方式去轟炸採購,期盼他們聽完這本書的故事、得到一點娛樂之後,採購量可以拉高一點。 完整文章
同一個文本,會被不同編輯製作成完全不同的樣子,不一定每一本都是最佳詮釋,賣得最好的說不定其實很粗糙,做得精細的說不定曲高和寡。編輯的過程其實就像瞎子摸象一般,每一個人只看見自己想看見的部分。是啊,編輯很任性的。 但編輯是如何把文本「編」成一本書的樣子呢? 完整文章
這是我暑假時在新手書店親眼目睹的事:一對輕熟年男女親密地走入店中。女子說:「我今天要買書喔。」男子說:「好啊,我支持。」我一時職業病興起,便在旁偷偷觀察他們。他們逛了好一陣子,也拿起書認真翻閱,這樣的風景著實令人感動。不久,女子從包包拿出手機,拍了某一本書的封面,然後一聲「走吧」便拉著男子走出書店大門。 完整文章
那天和出版同業吃飯閒聊,提到出書節奏,我們一致認定對出版社來說,最理想的出書節奏應該是兩個月一本。姑且不論拉長出版間隔之後,編輯能夠加強製作端的功夫,讓一本書品質更好,光是能夠拉長一本書的行銷週期,也就阿彌陀佛了。 不過,這只是希望,事實往往相反。 完整文章
經常在輕小說或是漫畫裡面發現這樣的設定:編輯往往是虐待狂,揮舞著狼牙棒追逐著作者催稿,而作者則是個抖M,於是經常被強勢的拖著走,一個不小心就會愛上編輯,兩人產生曖昧情愫。 唉,拿狼牙棒催稿可能是事實,但真要互相意愛,每一百組編輯作者的組合裡,可能只有 0.1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