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逗點授權《美麗新世界》譯稿版權給香港CUP出版社,港版繪者Isaac Spellman巫男以獨具風格的插圖,帶點復古摩登的畫風與顏色,為書中未來世界定下獨一無二的調性。其中幾個畫面,讓我想起CUP去年出版的繪本《從前,有個香港》,拾起再讀一次,發現了這兩本書有對話空間,十分警世。 完整文章
我還記得讀完《痛苦編年》當下,在臉書上瘋狂搜尋作者王俊雄的帳號,急忙傳訊息給他,只為了感謝他寫出這麼動人的一本書。傳完訊息才後悔,深怕對方把我當成瘋狂粉絲。 很難說明當下的感受,奇怪的是,讀完《痛苦編年》,有一種閱讀宗教書的感受,彷彿一本《地獄遊記》或是觀落陰之旅⋯⋯彷彿真的看見了,痛苦。 完整文章
初讀《便利店人間》,總覺坐立難安,擔心在翻頁之後,隨時會有消費者被推入冰棒櫃以門板夾殺以致窒息,或是被鏟子打爆頭——是的,女主角惠子剛上國小,班上有男同學打架,為了阻止他們,惠子便從工具櫃中取出鏟子,往男同學腦袋一敲⋯⋯ 完整文章
疫情期間,我開始練習謙卑。 打開社群媒體,有太多議題口水噴發,看久了也覺得精神上有點負擔。於是練習少看社群媒體,頂多與朋友聊天,而每天時間到,就打開line看疾管家和桃園市政府的資訊,確認生活周遭是否有染疫者足跡,也不禁自問:如果染疫了怎麼辦?看著每天的確診數字,我也思考,今天如果是我要承擔全臺灣人的健康,又要如何做出正確選擇? 數字是具有魔力的符號,尤其是這樣的時刻影響力更盛。 完整文章
變成大人之後,如果不幸,就一路被工作、外界推著走,直到老去。如果幸運,總有一些殘酷的時刻,會被逼得不得不回頭,看看曾經小看了的,或因不屑一顧而跳過、省略的東西,例如身體健康,例如幾段經營不善的關係,或是古文詩詞。 如此領悟,其實來得突然。此時此刻,我正坐在復健科診所,肩膀上貼滿電療吸盤,一邊感受電流經過時所帶來的肌肉顫抖,一邊閱讀趙啟麟的新書《大人的詩塾》。 完整文章
某一次演講,我提到了白色恐怖時期,國民黨政府曾經濫殺許多人命。此時,台下有一名婦人站起,一臉氣憤對著我與對談人(飛文工作室的負責人、小說家林峰毅)說:「哪有死那麼多人,不過才死幾個人而已!」我無奈表達了,就算只有一條人命,這種事也完全不應該發生。但她無法理解,仍悻悻然離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