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犁客 近年英美的熱門影集當中,不乏種種政治寓言,除了明著把社會議題置入劇情當中的《The Good Wife》、《The Good Fight》系列,以及直接把地方政府或聯邦政府當成主要場景的《Boss》或 《紙牌屋》之外,就連看起來好像與現實無關的影集,也都暗埋著不少政治意涵──想想《權力遊戲》就知道了。 在所有和「政治」沾得上邊的影集裡,《使女的故事》是頗特別的一部。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諾貝爾文學得主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1956年完成五個短篇故事,但他深知當時並非出版時機,他寫信給出版商Charlie Scribner:「我猜這些故事會讓人吃驚,因為處理的題材是非正規的軍隊和戰爭,描寫的是真正殺人的人⋯⋯不論如何,你可以在我死後出版。」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對全球關注文學的人士來說,今年最重要的文學新聞,應當是每年負責決選並頒發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學院(Swedish Academy)在5月4日宣布,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將因為醜聞而停止頒發。不過,如果明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接續停頒,大家也不必感到意外。諾貝爾基金會的執行長海根斯騰(Lars Heikensten)認為,學院要付出的努力可不小。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雖然沒去倫敦書展,在我常看與聽的新聞和推特上,不時有訊息進來。檢視這些訊息,挑和數位相關的訊息,分享我的觀察: 「平盤就是上升 」(Flat is the new up.) 的時代 有聲書興起的時代 (Rethinking Business, Rehearing Audio.) 位在中數位時代(Mid-Digital Age)的價值 平盤就是上升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2018年美國Tokyopop漫畫出版社選了Sophie Chan為當年的國際傑出女漫畫家。當然,在這之前,我完全不認識她。看名字,以為有華人血統,搜尋她的成名作,Draw My Life,才知Sophie出生在伊拉克,之後到中東、非洲,最後移民至加拿大,真的很國際化(international)。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在阿歇特出版集團董事長說,電子書很笨又沒有創意後,英國作家愛琳凱利(Erin Kelly)不久就撰文申論,反對其意見。(咦,我在寫連續劇嗎?) 她說自己並非第一時間就愛上電子書。五年前因為餵母乳不便,又想看一本厚達600頁的小說,愛琳凱利開始用Kindle閱讀電子書。但在幾個月僅以電子書為主的閱讀時光後,她還是回到紙本閱讀,原因是: 螢幕倦怠症; 喜歡在紙書上劃重點、寫註記;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電子書不但沒什麼創意,而且還是個笨產品,未來可能也不會有大成長。」2018年2月中旬,一篇「電子書很笨」的外電標題,讓我點了連結。 原來是身為全球五大出版集團之一、法國最大出版集團的阿歇特(Hachette Livre)董事長暨執行長阿諾紐瑞(Arnaud Nourry)說的。不過,他也說,「出版業在數百次的失敗嘗試後,總還是做對了一兩件成功的事情。」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全球文學界的盛宴法蘭克福書展於2017年10月15日閉幕,共有來自102個國家、7,300家廠商參展,吸引約28.6萬參觀人次。今年書展比過往瀰漫更濃厚的政治味,而在低迷的出版景氣,仍有百萬版稅的新書版權交易,顯見出版業仍有蓬勃生氣。 2017年法蘭克福書展有四大亮點: 一、濃厚政治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