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國際出版頭條:企鵝蘭登書屋併購案終止、自動化語音有聲書翻轉市場、烏克蘭圖書館的反抗信念
Photo Credit: unsplash

2022國際出版頭條:企鵝蘭登書屋併購案終止、自動化語音有聲書翻轉市場、烏克蘭圖書館的反抗信念

編譯/愛麗絲

2022年尾聲,綜觀國際出版年度頭條,橫跨法律、科技、政治領域,而我們藉閱讀串起脈絡。

企鵝蘭登書屋(Penguin Random House, PRH)與西蒙與舒斯特(Simon & Schuster, S&S)併購案告吹

2021年11月,美國司法部提起反托拉斯訴訟,試圖阻止企鵝蘭登書屋(PRH)與其競爭對手西蒙與舒斯特(S&S)的併購案。拜登政府表示,該併購案將使 PRH 前所未有地控制近一半的圖書市場。PRH 則反駁,以 20 億美元併購 S&S 是有利於讀者、作者和與書商的交易。經過 2022 年夏天長達數週的審理後,法官潘愉 (Florence Pan) 做出裁決,阻止該交易進行。

Publishers Lunch 與 PublishersMarketplace.com. 創辦人 Michael Cader 認為,潘法官明確支持控方所提案例,其論點清晰且具說服力,相較之下,辯方論點顯得薄弱而不可信。

該併購案被認為將危害準暢銷書(anticipated top-selling books)市場、並可能使作者收到的預付版稅減少。雖根據部分辯方證人所言——兩位文學版權代理描述在其工作流程中,相較出版社願意支付的金額,如何選出編輯與作者的最佳組合更為重要。但依法官得到的證據顯示,儘管存在部分特例,書籍版權通常是價高者得,且版權代理商往往只邀請他們樂於合作的對象參與出價。

此外,潘法官仔細研究出版業內競爭模式,發現預付版稅的金額幾乎是出版商彼此競爭的主要戰場。具體而言,付款結構、有聲書版權、電子書版稅,或其他標準出版書籍合約內的項目往往是難以協商的——許多大出版社都採用類似形式——這也證實法官的想法,預付版稅金額將在出版商的競爭中扮演關鍵角色。

「但這起併購案的潛在侵害是否大到必須被阻止?」PRH 與 S&S 過往正面交鋒、彼此競價而由其中一方獲勝、另一方名列第二高價的次數相對而言並不多,但 Michael Cader 指出,潘法官對出版業的理解既全面且精準,她深知併購案除了影響未來 PRH 與 S&S 相互競價的可能,更將對一般競價過程造成負面影響——若 S&S 作為一獨立個體,就能強化版權市場的良性競爭,「若原有五大出版商是準暢銷書的主要競價者,將其中之一與最龐大的競價者合併,肯定會影響市場競爭。」Michael Cader 認為潘法官的決定,是經過詳盡產業分析、仔細推理且表達得當的判決,值得讚許。

自動化語音錄製有聲書翻轉市場,非虛構作品適合入門

有聲書在各出版商的收益佔比日益攀升,除了傳統真人錄製的有聲書,最新的文字轉語音(TTS,text-to-speech)技術可能全面翻轉有聲書製作方式。

電子出版分析師 Thad McIlroy 表示,現今文字轉語音技術已進步到讓人幾乎無法辨別是真人錄音或自動化語音,這也使以自動化語音錄製有聲書成為可能——高品質的自動化人聲,讓讀者能接受以此聽完一本有聲書的時長。隨著 Google、Amazon、Apple、Facebook、Microsoft 等科技巨頭投入自動化語音技術發展,自動化語音錄製的有聲書指日可待,或許即將翻轉市場。

此外,以傳統人聲錄製有聲書,對出版商而言是相當巨大的投資,因此,自動化語音必然是吸引人的替代方式。「當我們聽有聲書時,感覺好像很簡單,但根據我過去替客戶製作有聲書的經驗,那是非常花費心力與金錢的,特別是最終的校正過程。」

針對初步投入有聲書製作的出版商,McIlroy 建議先從非虛構作品開始,「在小說等虛構作品中,聲音表現有許多細微差異,在一本書內,必須藉聲音表現憤怒、喜悅、歡笑、激情等情緒轉折。」相較之下,非虛構作品能以較單一、穩定的聲音呈現全書,更適合入門者。

然而,Amazon 旗下有聲書平台 Audible 的合約規範中,明確限制上架有聲書須由真人錄製,但 McIlroy 認為這項門檻未來會消失,Amazon 終將接受並認可日新月異的自動化語音技術。

「儘管我很想將所有責任歸咎於 Amazon ,但我並不認為這是讓現今有聲書仍為數不多的主因。」出版顧問 Bill Wolfstahl 表示,Amazon 只是跟不上時代,雖該平台宣稱該政策旨在維護讀者權益,但未來 Amazon 必將意識到,讀者想要的不是保護,而是更多選擇。

Wolfstahl 認為,目前出版商投入有聲書市場的最大障礙仍屬成本考量。若由一流朗讀者錄製有聲書,單冊成本約美金 5,000 至 10,000 元, 意味著出版商須賣出足夠多的數量才能回收成本、獲取收益,但以目前情況而言,機率微乎其微。因此,若以自動化語音錄製有聲書,成本可能降到美金 500 至 1,000 元,顯然是讓出版商投入製作的誘因之一。

根據 Wolfstahl 估計,紙本書市最多約 5% 至 10% 具有聲書版本,比例低得令人失望,「事實上,對出版商而言,有聲書是全新的收益來源,有聲書讓視力障礙、閱讀障礙者能享受閱讀,更有助於拓展新讀者群——許多收聽 Podcast 的人從不買書,但聽有聲書倒可能成為他們的選項之一。」

戰火下的烏克蘭圖書館

圖書館是和平之地,也是為和平而生的存在。然而,在烏克蘭,圖書館如今成為躲避和抵抗俄羅斯入侵的場所。

“Bloody hell, looking at a message from the Ukraine Library Association concerning the cancellation of their forthcoming conference. It basically says we will reschedule just as soon as we’ve finished vanquishing our invaders. Ukrainian librarians, I salute you.“(「該死的,看看烏克蘭圖書館協會的活動取消公告。大意是我們將在擊潰入侵者後,立即重新安排活動時間。烏克蘭圖書館員們,我向你們致敬。」)

俄烏戰爭爆發四天後,英國圖書館與資訊協會(CILIP)執行長 Nick Poole 在 Twitter 發布關於烏克蘭圖書館員的推文,獲得 200,000 次點讚與 30,000 次轉推。烏克蘭圖書館員展現出的反抗精神,令 Poole 引以為傲,「人們通常不認為圖書館員會挺身而出、站在反抗前線,但這些圖書館員們驕傲且堅定地向世界宣告決心,讓我為這個職業感到非常自豪。」

戰火之下,烏克蘭圖書館員費盡心力改造圖書館——公共圖書館成為避難所,圖書館員們在極具挑戰性的環境中,舉辦兒童課程、活動與遊戲。圖書館亦提供醫療資訊、幫助民眾連結網路、協助人們聯繫親友。事實上,為打擊假新聞與戰勝資訊戰,整個烏克蘭圖書館社群已全體動員,幫助人們辨明事實。

針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攻擊,Poole 表示,這無疑令人憤怒不平——烏克蘭已是主權國家,深信民主的生活方式,對他們而言,這是 2014 年以來的衝突延續。但烏克蘭人真正關心的,或許與領土無關,也與俄羅斯領土前身的聯繫無關。抹滅文化,才是這場戰火令人在意的核心。烏克蘭是自由獨立的主權國家,擁有文學傳統、文化認同、強大且引以為傲的傳統語言與創造力,這場戰爭真正令人恐懼的,是俄羅斯的入侵,可能抹滅烏克蘭根深蒂固的文化與信念。

「我們必須籌募資金、支持烏克蘭圖書館,確保我們繼續談論烏克蘭。我們必須用我們的聲音、我們的管道、我們的話語來提醒人們正在發生的事情,提醒世界圖書館員在烏克蘭所做的一切,並從根本上讓烏克蘭的理念深植人心。」不僅是戰火下的核心場所,Poole 認為,圖書館也將於烏克蘭戰後重建中扮演重要角色。「我曾在南非見到圖書館作為終止種族隔離後的和解場所,將人們重新聚集在一起。」圖書館是相對安全、值得信賴的場所,也確保資訊的可達性,對於戰後烏克蘭重建、凝聚人心至關重要。

從前,能自動朗讀的機器可能被視為魔法神蹟,但 2022 年後,自動化語音技術並不罕見、即將普及。無論是在圖書館內安靜閱讀,或在擁擠繁忙的通勤時間聽有聲書,我們總被故事吸引,我們可能為理解世界閱讀、為逃避現實閱讀、為休閒娛樂閱讀,或者,在最晦暗的角落、最艱難的時刻,我們為了生存閱讀。2022 年末,我們藉閱讀安放這一年的時光,儘管變動未明,仍堅定走向未來。

資料來源:

  1. Top Stories of 2022 for Books and Reading

延伸閱讀:

  1. 俄烏戰火下的出版業,文化戰線的反抗
  2. 美國出版巨頭成巨獸?企鵝蘭登書屋併購西蒙與舒斯特案審理中
  3. 大疫之年,歐洲多國書市迎來成長
  4. 讀者當道,這真是個愛書的好時機——2021年美國書籍銷量創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