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黃彥霖 你一定也曾經遇過這樣的情況:在書櫃深處或是舊書店裡遇上一本年代已久的老書,一翻開,還沒開始讀,一股舊書專有的氣息就迎面而來,木質、溫暖、帶著柔和的刺激性,彷彿充滿故事,不自覺地就被吸引進去。 這種對舊書味道著迷的情況,當然不只是因為對書中故事的浪漫想像,其實背後有著非常簡單的科學原理。根據科學期刊《Heritage 完整文章
文/威廉.德雷西維茲 家長們當然有理由害怕。社會流動停滯了,國際競爭環境變得越來越激烈,中產階級岌岌可危,想往中上階層攀登似乎變得更難。自二○○八年之後,未來似乎比以往更艱鉅,令人退卻,特別是對年輕人而言。越來越多人把大專以上的學歷視為絕對不可或缺,而且越是名校,越能幫你鍍金。如果你生活在一個勝者為王的社會裡,你只會希望自己的孩子站在贏家那一方。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悲傷是文學作品中常出現的元素,似乎每位作家都可以信手捻來。角色可以在字裡行間恣意灑淚,淚水如斷線珍珠遍灑玉盤。悲傷好像很容易,也很浮濫。 但真正的悲傷,卻是筆墨難抒的痛。悲傷不是一種技術,它是一種生命中難以承受的痛。 把悲傷用文字袒露給讀者,將傷口撕裂讓旁人觀曉,又更是痛上加痛。 完整文章
讀顧若鵬《拉麵的驚奇之旅》,突然想起小時候看的《豪勇七蛟龍》,尤.伯連納等主演,改編自黑澤明《七武士》的好萊塢西部電影。內容記不全了,大致是為了對付盜匪,村民四處搜羅人才,招兵買馬,最後湊齊七個鏢客,肅清群盜。 七名鏢客,原本不識,因緣際會,相互合作,同生共死。這是相遇的故事。我喜歡相遇的故事。人與人,物與物,人與物。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你的手錶比較貴,還是包包比較貴?」D問。 「手錶。」做愛時她沒脫下手錶。她正背對著他展示她提琴般優美的臀背曲線。這令D忍不住伸出手去想「彈奏」她的身體。 「手錶多少錢?」 「22萬。」香奈兒。 「包包呢?」 「15萬。」 我的朋友,哲學系講師D曾遇過三位千金小姐。 第一位千金小姐家裡是做牙膏牙刷的。 「牙膏?」D問:「什麼牙膏?白人牙膏?黑人牙膏嗎?」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能夠讀出弦外之音的人,往往會成為生活中的名偵探,解決許多困擾。 那是一個被虐的場景,過程中難有愉悅之感:我無助地趴在墊子上,全身又痛又痠,閉上眼睛,任由那一雙手重新組裝我全身經絡肌肉。穴道彷彿電梯按鈕,每一按壓都能讓我直達最深最底的痛覺之所。 我一邊咬牙忍耐,一邊暗自擔心按摩師推到腎臟時會說我腎虧──該不會只是他好心沒說出來吧? 「你的睡眠品質是不是很差?」 「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