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從銷售數據來看,國內讀者不大喜歡科幻小說。 愛看什麼類型不看什麼類型沒什麼對錯,大多數讀者這麼選擇的原因有幾個,例如,一、刻板印象:覺得科幻小說會有很多無聊難懂的專有名詞;或者,二、刻板印象:科幻小說就是充滿各種科技設定的小說;以及,三、刻板印象:科學等於無聊。 這串關於刻板印象的名單還可以繼續列下去。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2016年11月,美國書市出現了一本看起來怪裡怪氣的繪本,封面上有個蒸氣火車頭,駕駛笑著揮手,後頭拖行的車廂裡滿是開心的孩子。就連火車頭也笑得很開心──只是那個表情有點令人不寒而慄。 這本繪本叫《噗噗查理》(Charlie the Choo-Choo)──這也是書中蒸氣火車頭的名字。 笑得讓人發毛的噗噗查理不是英國兒童電影節目《湯瑪士小火車》(Thomas and 完整文章
「不,有時爸鼻你錯了,不是強大才能柔慈,那是錯誤的描述和想像,也許神贈禮給他的生命,不是成為一個強者,而是一個無比自由者。」— 駱以軍《小兒子》 夢田文創 2010 完整文章
文╱羽茜 總是要經歷過一些事情才懂,懂自己當時其實不懂的事,甚至很多事情現在也不懂,我開始明白,沒有經歷過的都是想像。 二十幾歲的時候,有幾個三十幾歲的朋友,那時我們聊天,我都用一種「我想我懂」的方式回應。不管是育兒教養、婆媳婚姻、職場家庭,每一件事我都有自己的看法,而我也覺得,發表自己的看法是最有幫助的。 完整文章
編譯、採訪/陳慧敏 路易斯.索里亞諾(Luis Soriano)是哥倫比亞的小學老師,1997年某天,他想到班上的孩子回到家裡就沒書可讀,十分焦慮,於是,他買了一對驢子,在驢背安上書架,精心從自家藏書挑書,就騎著驢子到哥倫比亞偏遠鄉下,把書送到孩子們的村落。 完整文章
文╱尼爾‧蓋曼 有許多事以終為始,雖然帶種前後倒置的弔詭,卻也仍把真實呈現。譬如謀殺疑案,通常起始於謀殺事件的發現,然後逐步在回溯源起的過程中,讓我們明白誰幹了什麼及緣由。作家們在創作時也常採用以終為始的手法,創作一則故事來揭露他們之前寫過的故事。 《叢林之書》正是以終為始寫就的。魯德亞德‧吉卜林先寫了一則故事叫〈住在洛克〉(In the 完整文章
文學盛世.百花齊放 總獎金170萬元 第七屆臺中文學獎徵文中 文學創作獎── 參選者資格︰ 除參加青少年散文類者,須為目前設籍於臺中市或就讀於臺中市之國中、高中職學生外;其餘類別徵稿對象不拘(無國籍、居住地等限制,海外民眾亦可參加,惟各類皆須以中文創作)。主辦單位所屬員工及三親等(含)以內親屬不得參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