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都被小狗叫醒。 「勾錐」是隻台灣常見的混血狗,後腳不方便,早上九點多會跑來抓床,提醒我抱他上去沙發。勾錐喜歡沙發,如果是打電動的日子,我們可以在沙發待一個上午。勾錐喜歡撒嬌,我工作時,他會用爪子搭膝蓋提醒我摸摸他,如果有空間,他會把自己捲成小狗球,塞在坐著的我的大腿旁邊。 完整文章
文/野島那美;譯/張佳雯 孩子會丟出各種問題,不局限於「為什麼有小寶寶?」所以被問到「什麼是陰蒂?」「什麼是處女?」也不足為奇。我自己也有過這種讓人害羞的經驗。 在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不懂當時很流行的歌曲〈MANPY的G★SPOT〉(譯註:流行樂團南方之星於一九九五年發行的單曲,歌詞內容相當大膽情色),所以就跑去問讀國中的哥哥。結果哥哥滿臉通紅,不發一語的默默離開了。 完整文章
文/劉貞柏(阿柏醫師) 一位貨車司機先在診所門口徘徊,把診所的招牌、海報看了又看。櫃檯以為對方是送貨的,出門詢問,然後才知道:原來貨車司機深為失眠、多夢等症狀困擾,卻因為顧忌掛號而猶豫再三。 失眠經常跟壓力相關 終於司機填完資料掛好號,到診間裡坐下。他忍不住左顧右看,顯現不安的樣子。 我說:「你第一次過來看診,難免會感到陌生吧?」 司機搖搖手說:「我腦筋沒有毛病,只是睡不好。」 完整文章
文/里奇.卡爾加德;譯/林力敏 研究指出,年紀和經驗其實能提升神經連結和認知能力,我們隨著年紀的增長會變得更聰明、更有創意。與矽谷的迷思完全相反,年長員工也許會比年輕員工更能幹、更創新,也更擅長合作。有些人認為,認知能力在年輕時就會達到高峰,之後每況愈下,或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貝婁在小說《洪堡的禮物》所說的「滑向墳墓的漫長下坡」,但這種想法是錯誤的。 完整文章
文/陳乃綾 不必事事追求完美,照顧過程不是一場競賽 多年前的一場意外中風,讓阿蘭的媽媽成了行動不便、需要二十四小時隨侍在側的照顧狀態。當時,身為公務員的阿蘭,本想再多做幾年多存點錢,因為媽媽的狀態而提早申請退休,靠著退休金以及弟弟的幫忙,在家親自照顧著媽媽。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就算你沒看過動畫,大概也聽過日本自成一個宇宙觀的機器人動畫系列叫「機動戰士鋼彈」;其中的「機動戰士」指的是那個世界裡搭載人、由人控制作戰的人型兵器,英文用的是「Mobile Suit」,所以有時你會看到這系列動畫裡的機器人被稱為「MS」。「MS」其實不是動畫新創的,而是來自美國一本科幻小說裡出現的「機動步兵」(Mobile Infantry)和「動力戰服」(Powered 完整文章
文/洪凌(科幻作家,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 在勒瑰恩打造的「瀚星故事群」(Hainish Tales)[2],不但是她基於對各種外在現實的駁斥與打造一個非西方主導、去帝國的網狀權力構造,亦是包括她在內的「新浪潮」(New Wave)作者群對於二十世紀上半業英語科幻「現狀」(status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