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0

【老貓出版偵查課】年度編輯獎應該獎勵什麼?

據報載明年台北國際書展要增加「年度編輯獎」的獎項了。說實話這是個高難度的獎項,因為編輯對書的貢獻太難捉摸了。有些書在市場轟動,可是編輯的作用不是特別大,有些書非常叫好,書能出版全賴編輯的堅持,可是出版以後無聲無息,讀者沒感覺,社會沒激盪,那麼這是好編輯嗎? 「年度編輯獎」第一個會面臨的麻煩,是如何辨認一本書到底是作者的貢獻多,還是編輯的貢獻多。例如2201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莉絲‧孟若,在她的文學生涯中有一位重要的幕後編輯道格拉斯‧吉布森扮演重要角色,倘若沒有他的支持,或許孟若早已放棄短篇小說,也將與諾貝爾獎失之交臂。孟若曾說: (吉布森)絕對是整個加拿大出版界裡面,第一個讓我覺得,身為一個短篇小說家並沒什麼好愧疚的,而且短篇小說也可以作為主流文學出版。這在當時的文壇,是一個相當有革命性的想法。在我對自己的未來猶豫不定的時候,是他對我作品的尊重,讓我從一個小眾的、無人問津的「文藝」作家,變成一個受大眾歡迎的主流作家。 編輯能夠在諾獎得主身後扮演關鍵角色,這當然絕對有贏得「年度編輯」的資格,但我們現實世界的問題是,大部分時候除了作家和編輯兩人之外,沒有人知道編輯對一本書到底有何貢獻。他是直接收到作者整本書稿投遞,上了封面就出書呢?還是從構想到概念,從大綱到結構,從觀點到敘事策略,全部都提供專業意見,以至於讓全書更增完美呢? 這個獎恐怕需要在這個地方大大傷腦筋了。 「編輯獎」第二問題是我們要鼓勵怎樣的編輯。是以一本書決勝負的編輯,還是以一整年的成績算表現的編輯? 是選書能力很強,還是製作執行力很高?還是很會賣書?如果指的是選書能力的話,我們還可以再往下追問,那麼是選什麼書呢?是台灣所欠缺的,還是回應當前議題的,還是指示了我們的盲點的,或者引起社會關注的? 我們到底要選出什麼樣的書才算是鼓勵到編輯呢?「年度編輯獎」具有一種指標性的意義,告訴我們的編輯同業,某個方向是評審所讚許,同行所尊崇,這樣才能讓編輯看見典範,有所師法。 如果要提出一個評選標準的話,我會認為應該要獎勵編輯的議題設定能力,也就是「你出了什麼書來跟整個社會對話」這件事,而且呢,最好把作者書和全自製書分開給獎。 鼓勵作者書的編輯獎,很容易跟作者獎難以區隔,圖書編輯不像拍電影的各個專長,有很明確的分工,作者書的編輯有時候功勞很大,有時候就是盡了本分,並沒有值得業界取法的典範價值。…

人物
0

你不閱讀沒關係,我可以演給你看──專訪演員、作家鄧九雲

文/陳心怡 鄧九雲,一個復古又文青的名字,正職是演員,但自從 2013 年出版第一部文字作品後,年年都出書,投入創作的心力比演出還大,冠她「作家」頭銜,卻不太能被她欣然接受,因為「我沒想過要當作家,我只是在分享一些故事,而且在台灣一講作家,就容易跟愛看書的人圈在一起,但我更希望分享給那些原本不見得愛看書的人,你不閱讀沒關係,我可以演給你看。」 因此,鄧九雲的小說採用大量獨白與對白,讓這些故事隨時可以變身成劇本,搬上舞台演出。上一部小說《用走的去跳舞》嘗試文學與戲劇的跨界創作,熱烈迴響促使鄧九雲的新作《暫時無法安放的》延續同樣形式,從十七篇小說中挑出三篇故事:〈暫時無法安放的〉、〈作品〉、〈一個可能的形式〉,以小劇場的形式,演給讀者看。 親情是一切根源 網路人氣、劇場加上鄧九雲的文字風格,擁有年輕粉絲是比較理所當然的期待,「但與讀者現場面對面時,我很訝異我的讀者群年紀偏長,很多媽媽們都一個人來看戲,其中也不乏中年男士,這些人在網路上比較沈默,不會跟著輿論起舞。」 熟男熟女們回饋給鄧九雲的是:故事背後的親情與愛情糾葛,可能是年輕人不易讀懂更深層的內涵。 加拿大諾貝爾獎得主艾莉斯.孟若(Alice Munro)以處理平凡家庭背後的人性見長,是鄧九雲最喜愛的作家,因她自己也喜歡以親情作為創作題材,「親情是所有情感的根源」。與書同名的〈暫時無法安放的〉占了全書近五分之一篇幅,〈液態陽光〉、〈窮人的巧克力〉與創作形式最為特殊的〈一對母子的訪談稿〉等,都是從親情延伸出來的故事。…

0

【讀者舉手】什麼叫做「臺灣市場太小了?」

文/批析 每每討論華文輕小說,就會看見動漫迷說,台灣的市場太小了。 特別當國產遊戲上市、華文輕小說大賞結果出爐、台灣人作品在國外連載時,情報網站下面最常看見的,是「為什麼台灣的這些產業都搞不出名堂」的質問。連同過去曾經在著名 BBS 上受到關注的「被某出版社害死」事件,以及「得到出版社大賞後的一些心得 」事件,往往當網友們開始為問題尋覓解決之道,他們慢慢導向同樣的結論:台灣的市場太小了,扶不起這些產業。 「華文輕小說」是個年輕的詞彙。但這是輕小說、漫畫限定的問題嗎?擴大範圍似乎也能一眼瞥見市場的窘境——國產作品必須與來勢洶洶的國際大作競爭一塊戲稱「鬼島」的餅。當餅已經夠小,分一分就沒有多少了。 因為市場小,以輕小說而言,出版社就沒有道理耕耘華文輕小說了。談到傷心處,隔著螢幕也能感受到網友們的無能為力。 可這道理最奇怪的部分卻是,儘管許多人認為「台灣的市場太小了」,外國創作者們仍對台灣趨之若鶩 。近年來不僅動畫搶著在台灣零時差同步播映,甚至好萊塢電影都開始在台灣首映。即便回到輕小說的圈圈,接洽外國作品的代理商們也挾著外國作品的人氣積極在台灣辦了許多簽書會、握手會,屢屢展現相關產業在台灣擁有的驚人商機。…

0

因父親的一句話,才有現在的哲青哥

文/犢玫瑰 我無法教你如何旅行,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人生哲學;但我很想與你分享,在我旅行的過程中,那些世界教我的事。 ──謝哲青 謝哲青,實在很難定義這個人,作家?旅行家?藝術家?主持人?歷史學家?好像什麼都會,什麼都懂一些的他,回想起自己為什麼會進入媒體圈,其實始於大學時代的登山,總結於父親和他說的那一句話…… 站在山頂,把手伸向天空,可以想像,天堂就在咫尺之遙,當我們來到一定高度時,天空的顏色就會有明顯而獨特的變化,從淺藍色慢慢變成寶藍、再變成深藍,再趨近於深幽的黑,那是超過五千公尺底後才可能有的景貌,當人直視如此無垠的藍,彷彿就是無限,彷彿就是永恆,年輕時每一次的攀登,好像都是為了追求那一刻,追求如此接近永恆的熾烈感動。 然而,所有的意義都在很久之後才顯現出價值,一路走來,真要說當時對自己有什麼意義,其實都已模糊了,不論登山也好,旅行也好,對當時的謝哲青而言,從來都不存在尋找「自我」或是「人生目標」等形而上意義,只是單純地這麼做,想到當地去看看而已,很多事情不需要,也不是馬上就能了解為什麼。 等到進入媒體圈之後,父親說的那句話,變得愈來愈深刻。 就在剛在電視圈受到注目的時期,一次返鄉與家人相聚,回程北上時,父親臨行前在車站忽然正色地說:「青青,你不要覺得自己已經是誰!你可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但你要知道,你不要什麼。」停了一下,他又叮嚀一句:「謹言慎行。」 看著父親轉身離去的背影,如今回頭思索,能擁有現在的一切,其實,都是從這句話開始的! 延伸閱讀:…

0

情侶慎入!看完立馬分手的電影

文/犢玫瑰 吳子雲(藤井樹)執導,由同名小說改編拍攝的《六弄咖啡館》現正上映中,在歷經演員的負面新聞風波後,最近在網路上又流傳許多人看完電影後就分手的消息,誇張程度已經被情侶們列入新一波禁看名單,原本主打是一部青春校園片,卻因為對某些劇情台詞意外解讀導致如此結果;其實,在這之前,也有幾部電影不約而同擁有相同的命運…… 窒息式愛情:愛你愛到殺死你! 由於兩性關係間無法永遠存在明確界線,在自由和約束間遊走的曖昧空間,是維繫一段感情的拿手好戲,但看過《控制》的人,將會對男女關係產生全新定義,那股陰寒戰慄的詭譎氣氛,的確會一步步剝奪愛人的勇氣,當初許多夫妻愛侶偕伴去看,看完無不是一陣背脊發涼,可見其強大殺傷力! 有看沒有懂:吵東吵西吵死你! 沒有想到一部有深度的科幻片也會被收入情侶禁看的名單之中,電影《星際效應》上映的期間,無數情侶相約看片,沒想到離場有不少對因為探討劇情而吵了起來,多半是女生無法理解,男生拼命解釋的荒唐場面,然後就意外陷入一個恐怖的無限迴圈,最後必須雙方妥協,各退一步;由此之後,大家終於明白,啊!千萬不要輕易和另一半約去看燒腦片,那只會延燒到彼此的愛情線吶~ 青春夢一場:想來想去逼死你! 如果說《六弄咖啡館》這樣一部文藝愛情片也能讓人分手,想來必定是被劇中若即若離的青春荷爾蒙給逼死的,類似這種情感的像是《戀夏500天》,女主角夏天的出現帶給湯姆一場幻夢般的夏日戀情,卻隨著時間的推移,夢一步步破碎,卻充斥那一聲聲不可理喻的諷刺尖笑,一段猶豫不定的感情,猶如人生走不出的巷弄,或許正是這種連結,讓想不開的讀者最終把自己困在了愛情裡面,看過書的人就會懂,明白沒有任何電影可以真正讓人分手,想分手的,是自己的心! 改編電影百百款 這些「原作粉碎機」把小說改到它媽媽都不認得,卻成了叫好叫座的名片………

0

【讀者舉手】他們或許看得見未來,但他們始終無能為力──東野圭吾《拉普拉斯的魔女》

文/李侑宭 ※本文涉及《拉普拉斯的魔女》一書情節,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前陣子引起全球熱烈討論的AI智慧電腦,由Google研發而成的AlphaGo,在與南韓棋王李世石的五場圍棋大賽裡,以四勝一敗之姿宣告人工智慧邁入另一個里程碑。人工智慧、人造人或生化人,追求的是科技的極致,還是探索人能成為上帝的可能?即便達到,是否就能擺脫人性的禁錮?抑或仍是七情六慾的工具? 拉普拉斯是法國天文學家暨數學家皮埃爾─西蒙‧拉普拉斯(Pierre-Simon marquis de Laplace),提出拉普拉斯轉換,常用來求解微分方程及積分方程。拉普拉斯的理論立基於他的假設:「假設有智者能夠了解這個世上所有原子的目前位置和運動量,他就可以運用物理學,計算出這些原子的時間變化,進而完全預知未來的狀態……」 人造人和拉普拉斯,在日本知名推理小說家東野圭吾《拉普拉斯的魔女》中一起出現。 這是東野圭吾在作家生涯三十週年推出的紀念作,以其理科出身背景寫下推理、科學、人性相互交織的作品。一次又一次看似幽靈的殺人手法,是多個纏繞難解的謎團,加上神祕出現的女主角羽原圓華──東野以女主角保鑣武尾徹的視角鋪陳情節,再藉著主角地球化學教授青江,帶領讀者拉出所有謎團的線頭:地點都在溫泉區、死因都是硫化氫中毒、在案發現場都有女主角的身影。 原來在保鑣眼前宛如神人般能預知風向、能預知大雨的停與落,和在青江教授面前實際操作硫化氫如魔術般的殺人手法的羽原圓華,一路都在追隨甘粕謙人的腳步,原因是為了阻止甘粕謙人殺死他父親──甘粕才生。…

好書秒讀
0

憑空出現的無名屍,重新掀起埋藏了20年的失蹤女孩之謎⋯⋯

文/羅伯·杜格尼(Robert Dugoni) 崔西拿出刑警識別證,給坐在玻璃門內辦公桌的郡警看,並表明她是西雅圖團隊的人。郡警未曾耽擱片刻,指示她沿著走廊前進就是會議室。 「我知道怎麼走。」崔西說。 她打開無窗密閉的會議室時,裡面的談話聲驟然而止。一位便衣郡警站在木桌的前端,手裡拿著白板筆,身後的軟木板上釘著地形圖。羅尹.卡洛威坐得最靠近房門,雙眉幾乎蹙成一條線,臉上的神情嚴肅;木桌的另一頭,西雅圖法醫人類學家凱莉.羅莎的身旁坐著伯特.史丹利和安娜.柯爾斯,這兩位是華盛頓州刑事犯罪現場應變小組的志工,崔西曾經跟他們合作偵辦過數起謀殺案。 知道不會有人邀請她加入,崔西逕自走了進去。「警長。」她打聲招呼,這裡的鎮民都如此稱呼卡洛威,但嚴格來說他只是郡警官而已。 卡洛威站了起來,崔西經過他的椅子,脫下燈芯絨外套,露出肩掛式槍套和夾在皮帶上的識別證。「妳以為妳在幹嘛?」 她把外套掛在椅背上,「我們就別拐彎抹角了,羅尹。」 卡洛威朝她走去,身板挺得筆直。恐嚇是他的本色之一,對年輕小姑娘來說,羅尹.卡洛威的確很嚇人,但崔西已不再年少,不會輕易就被唬住。 「我也贊成不要拐彎抹角。如果妳是來洽公的,這裡不是妳的轄區;如果—」…

活動訊息
0

9月份【鄧九雲「溫聲細語」讀劇會】

總會有那麼一瞬間,發現自己好似隱形般地走在路上, 其實不特別難過,也不特別開心,好像也不會再有別的什麼了。 突然,一陣陣聲音傳進你的耳朵,好小好細,幾乎快聽不見了。 再仔細聽聽。 故事,已經開始了。 第一場:「暫時無法安放的」Standing Room Only 一個錯誤的秘密裡,讓這個家結成一個空心繭。 她像一顆被打進媽媽身體的子彈,最後自己變成了一把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