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閱讀小說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躺在床上,就著一盞檯燈,在進入夢鄉前,先行進入他人文字所搭構出的另一個世界中,為睡夢裡那個只屬於你自己的意識世界,添加另一番不同的風景。 但這樣做有時得冒點風險。畢竟要是小說太好看的話,恐怕會讓你難以停下,忍不住一頁一頁地翻讀下去,等回過神時,說不定天色已亮,導致一個睡眠不足的下場。 完整文章
現代人常煩惱衣櫥空間不夠,儘管裡頭有不少衣服是從未穿過或者只穿過一兩次的,年度大掃除時總要整理出一堆衣物去回收。 尤其是快時尚流行,儘管景氣不佳,人們買的衣物可能不減反增,這其實真的很傷害環境,因為種植棉花需要消耗大量淡水、化肥和農藥,棉花處理的過程也製造了大量的廢水和污染。 完整文章
文/謝定宇 看黃亞歷導演的紀錄片作品《日曜日式散步者》,奔放我們對於時代經驗的想像;讀凌宗魁描繪出建築物的風格與表情,牽動我們對於時代變換的記憶與痕跡。以此,共同追憶那個詩人、文學、建築、與日治共同構成的歷史時代。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幸福是個終極目標。我們總是互相提醒「說好的幸福」,就算緣滅了,也仍希望對方「還是要幸福」。似乎人的一生,就是要得到幸福,才算圓滿。幸福,不只是嚮往,更是成就。 但我們似乎很少思考,當全世界的人都得到幸福了,會是個怎樣的光景?而正這是小貓流所推出的新書,《去你的心靈大師》的提問, 「當全世界的人都幸福後,然後呢?」 小說,你也敢出? 瞿欣怡目前是小貓流文化的總編輯。 完整文章
一本書往往展開一個世界,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而且愈是年少,這世界愈大。 小學五年級時,家裡出現一本書,我隨手翻閱,這一讀,竟開發了日後多年的興趣,自此我心裡的棒球熱持續發光,棒球夢持續編造,不願醒,不想散,算算已經快要半世紀了。 完整文章
文/嚴忠政 〈名門正派〉 名門正派都太難相處 最經典是法海 以為對妖魅就可以使壞 他禮佛,但從來不禮貌 不禮和豸有關的右派 妳說「小心輕放 我寄玻璃和甜梨」 很遺憾 他要聽奔雷震震,看歷史如何收拾自己 所以,他用力 比法海還用力 譬如黑板是最大的木魚 譬如這位學者 總是在端午害怕什麼 ※ 本文摘自《失敗者也愛》,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
文/莫伊拉.韋格爾 愛情勞心勞力,心理治療專家與自我成長書籍大師們如此諄諄教誨。愛情也很耗時間。既然時間就是金錢,很多約會男女不願意在任何潛在對象身上冒險投注太多時間,似乎也情有可原。 比起戀情受阻,時下的戀人更常遭遇的問題是行程塞爆。你的朋友是不是經常抱怨他們「沒時間約會」或「沒空發展戀情」?又有多少人隨便一句「時機不對」、需要「時間考慮」或「暫時想一個人過」,就把人給打發了? 完整文章
文/段戎 我是一隻金魚 在魚缸裡獨自游泳 嘴巴一張一合 也說不出心裡的寂寞 這是我完成的第一首詩,時間是九歲的國語課上。我記得當天老師朗讀了一些作品,我的是其中一份。我興高采烈跑回家,告訴家人這個興奮的消息(我平常不太愛分享學校的事情),家人也頗有興致,我們玩了一個晚上的詩謎遊戲。那晚的他們大概沒想過,我是一個喜歡寫詩的孩子,也應該沒料到,生命來到第二個九歲,我未曾停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