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兩人同時專業寫作,是福還是禍? 夫妻同心創業,開公司,開店,或許還不壞,而若步上寫作之路,兩人同行,心靈相契,互相切磋,似乎是人間美事。 然而不然。若彼此功成名就,各自輝煌,也就算了,怕的是,兩個新人,沒沒無聞,卻同時投入寫作,沒有其他謀生管道,寫半天寫不出名堂,貧賤夫妻百事哀,就會變成悲劇。而若一成一敗,一大一小,較遜的落在男方,且是自尊心強過能力的男人,也是個悲劇。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1899/08/24-1986/06/14 許多小說家想要出長篇作品──就算不是系列作,好歹來個三部曲五部曲;就算沒有三部曲五部曲,好歹也要寫出一本厚實的磚頭書,才顯得自己真有份量。 當然,很多編輯和出版社也偏好長篇作品,除了編輯、製作和銷售的成本考量之外,大多出版者都認為讀者比較喜歡長篇作品,以市場反應而言,似乎也是如此。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喝了再寫,醒了再改。」(Write drunk, edit sober.)──你也許聽過這句據說出自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老生常談。 雖然有不少論證認為,海明威其實根本就沒說過這句話,比方美國作家果因斯(Jeff Goins)就舉海明威的孫女瑪瑞兒(Mariel Hemingway)在一次訪談中的證詞說:「那不是他寫作的方法。他從來不在喝醉時寫作。」 完整文章
《壹週刊》是我人生職場的重要經歷。在《壹週刊》學到很多,但如果要講最重要的一件事,卻不是編輯技能,而是編輯之外的收穫。 那應該是台灣《壹週刊》創刊後半年內的事吧。當時,《壹週刊》繼承了《明日報》龐大的組織架構,黎智英也不主動調整,而是讓我們進行一場真人實境的生存遊戲──沒有表現,就整組裁撤。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成熟的思維、能夠獨當一面的態度,這是日文對於「大人」這一詞彙的解釋。從毛頭小子蛻變為大人,除自身領域要更加專業外,對於生活,也會有更多的想法。那種大人獨有的意識與品味,在形成一種風尚後,總能改變一座城市的樣貌。在東京,交雜著自我風格與自信態度的一群大人們,為了追求那份享受的渴望,選擇用行動,打造腦海裡所想像的那些場景。 完整文章
我偶爾與其他大學教「歷代詩選」這門課的同行聚餐,談這課的綱目分配比重,選讀與習作的細節。古典時期說「文必秦漢,詩必盛唐」,即便此課名曰「歷代」,但大部分課程重心仍然在唐詩,而唐詩中不免又以杜甫最重要。我讀大學時這門課的教授甚至在課堂說:杜甫以前的詩都在為其準備,而杜甫以後的詩都又受其影響。足見老杜詩的承先啟後。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全球科幻界最重要雙獎之一的「雨果獎」,8 月 20 日晚間在美國堪薩斯城的世界科幻年會上公布了 2016 年得獎名單。而一如早幾個月前舉行的星雲獎,今年的雨果獎也是女力無窮,小說大獎幾乎都由女性作家囊括! 在星雲獎失利的潔米欣(N.K. Jemisin),以描寫末日氣候變遷的《第五個季節》(The Fifth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