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栢青 夏天的某一日,巨大外星人母船漂浮大氣層之上,持續朝地球傳送電波。那訊號持續而緩慢,訊息如此明確,像青春期睜眼躺在床上的黎明,窗外是高樓群邊緣慢慢亮起的光,再怎樣翻身,你知道再睡下去也是要起來的。一切終將到來。 地球要毀滅了。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如果你最近去到澳洲墨爾本的話,很可能會在它的電車或火車上發現許多獨自旅行的書。噢,別懷疑,大膽地翻開它們吧!事實上,這些小說並不是旅客粗心遺失的物品,而是自願意陪伴任何人的通勤好夥伴! 這項攻佔了墨爾本每位乘客通勤時光的活動名為「Books on the 完整文章
文/曲辰 《降生十二星座》是駱以軍的成名作品,《這一夜,誰來說相聲》是表演工作坊的相聲劇,兩者乍看題材南轅北轍,形式也是你死我活,卻沒想到,兩者卻有一個奇特的接點。 這要先從《這一夜,誰來說相聲》說起。 這齣相聲劇透過中國相聲演員來台灣華都西餐廳講相聲的設定,插科打諢地傳遞出中國與台灣的尷尬歷史處境,特別是以奇觀式的鏡頭來描繪兩邊的荒謬生活情境,當時獲得極大的迴響。 完整文章
文、照片/劉子瑜 名目繁多的文學盛會一整年在墨爾本就有二十多種,從郊區小鎮上的威廉斯頓文學節,到地域性為主的墨爾本猶太作家節,還有專門以類型聚焦的新銳作家節、網路作家節及為了慶祝犯罪小說的犯罪與正義節等等,而其中最令人矚目的絕對非墨爾本作家節莫屬。 完整文章
文/安德魯.藍恩 「以一個鎮上小子來講,你還真坐得住啊?」 「你也是。」夏洛克回應身後傳來的聲音,「你已經看了我半小時了。」 「你怎麼知道?」 夏洛克聽到輕輕咚的一聲,彷彿有人從較低的枝枒跳下來,落在滿地的蕨類上。 「每棵樹上都停了鳥,除了那一棵:你坐的那一棵。牠們顯然很怕你。」 「我不會傷害牠們,就像我不會傷害你。」 完整文章
文/王浩威 滑溜了的記憶,果真完全消失了嗎? 一九九一或九二年的門診,我第一次「發現」自己的某位個案原來是童年性侵害的倖存者。 她例行地來門診,例行地領取撫慰靈魂的抗焦慮劑。而我就像每一位門診醫師一樣,偶爾納悶為何這長久的治療依然無法根本地消除她的夢和恐慌,卻又快快地因為忙碌而遺忘了。 直到半年或更久的門診以後,這位中年的女性勞動人士不經意地問說:「A 型和 O 型會生下 B 完整文章
文/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 季瑪.蘇夫朗科夫,當時五歲。 現在是機械工程師。 在此之前,我只怕老鼠。但當時一下子出現了那麼多可怕的東西!成千上萬種恐懼…… 在我童年的意識裡,「戰爭」這個字眼遠不如「飛機」對我們的打擊更大。「飛機!」媽媽趕緊把我們從炕爐上抱起來。可是,我們害怕從炕爐上下來,害怕走出屋子,她剛把一個孩子抱下來,另一個又爬了回去。我們—一共有五個孩子,還有一隻可愛的小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