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對於『公共知識分子』這詞,我也覺得很困惑。」伊恩.布魯瑪笑著說。 擁有藝術學位、當過劇場演員、寫藝術評論(包括劇場、電影、各類書籍及各種音樂)也寫政治觀察、擔任知名雜誌編輯、出版多本著作、精通六國語言⋯⋯布魯瑪具有許多不同專長、不同身分,因為大學時選讀中國文學,他甚至能讀、能講中文。 完整文章
文/金琸桓;譯/胡椒筒 小說結束了,但人生依舊繼續。 傳染病結束了,但人生依舊繼續。 我想把 MERS 事件寫成小說,是在二○一六年的晚春。距離二○一五年五月,名為「中東呼吸症候群」的傳染病席捲韓半島已經一年。面對 MERS 事件一周年,很多媒體都想採訪痊癒的病人或遺屬。我從幾位記者那裡得知,很多 MERS 受害者都不願受訪,我好不容易聯繫上幾個人,他們委屈的哭訴著 MERS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0 雖然整本詩集只有一首寫給阿存的詩,但這本詩集獻給他,謝謝他的陪伴,因為他我才能走過許多陰翳的低谷。希望我也能夠陪他走過他的陰天與晴天。 1 回過神來,距離我出上一本詩集居然也已經將近兩年了。因為要整理詩集的關係,我將這兩年間寫的作品全部重新整理了一遍,回顧了一下自己寫了什麼,修正作品中邏輯錯誤的地方,或者更正一些字詞的小瑕疵。一邊整理,一邊也看到了自己在這些年間的改變。 完整文章
文/盧郁佳 多數小說都在剖析個人精神性、心理性的苦,這部小說則剖析了社會性的苦,精采曲折。書中感人的家族羈絆,深情似海,不切割、不放棄,加深了受苦,但也使受苦不止於沉默忍耐,而是讓憤怒發聲串連。 用解決受害者代替解決問題,形同二次傷害 《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那些美好的人啊:永誌不忘,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後,南韓小說家金琸桓以《我要活下去》凝視 MERS 完整文章
文/戴夫.亞斯普雷;譯/王婉卉 近期研究顯示,人際連結與社群的好處不只是道聽塗說或經驗談而已,而有神經學方面的證據。適當的人際連結,會讓你的大腦變得更強大。身為某個長大不怎麼擅長社交、性格又偏內向的人,我希望能更瞭解社交連結在認知上會帶來什麼樣的好處。 因此,我設法找到了保羅.扎克博士。他是位科學家、多產作家、專業演講家,研究的是催產素與感情關係,讓他也因此獲得了「愛博士」(Dr. 完整文章
文/蕭菊貞 《料理鼠王》由皮克斯動畫團隊製作,是非常受歡迎的動畫電影,電影主角是一隻擬人化的動物小米,對……就是老鼠,這隻擁有極佳嗅覺與料理天份的小米,在電影故事中,歷經童話般的冒險歷程,從地下水道的鼠群家庭,一路登上法國巴黎頂級餐廳,最後成為大廚。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Readmoo 讀墨電子書執行長) 燒了四年,第一輪募資即將用盡。雖然讀者數和營業額持續上升,但虧損沒有盡頭。第五年,如果沒有新方法和新的資金,是不是就要結束? 從每年的閱讀報告來看,晚上八點之後到凌晨一點是閱讀高峰。很多讀者來信說,很喜歡我們 Readmoo 電子書服務,但手機和平板看得眼睛好痛,可不可以推出 E Ink 閱讀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