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9-2020/06/11,【天下雜誌mooTube選書】兩週單本88折! 對很多讀者而言,台北國際書展就是去逛攤位買書跑活動,但對一部分出版從業人員而言,那不只是擺攤賣書辦活動,還是與國外書探、經紀人、版權代理及編輯見面討論的時間;而在法蘭克福及倫敦等幾個以業內交流商談為主的國外大型書展裡,更可能讓參加者有許多奇妙遭遇。 完整文章
今天的故事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莉絲‧孟若的短篇小說〈浮橋〉。 開始前,伊格言先為讀者打了支預防針──他說,孟若的作品向來有點「難」。 問題是,難在哪裡? 1.從情人變成親人?愛情是怎麼變淡的? 〈浮橋〉題材上是個(疑似)小三介入婚姻的故事; 但其實想討論的並非「外遇」一事,而是另有主題,偷偷躲在情節表面的巨大冰山之下。 2.萍水相逢的邂逅有可能比永恆的愛情更深刻、更不可思議嗎?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再見歌廳秀》是齣相當華麗的舞台劇,尤其是女主角葉彤。 登台演唱的葉彤,除了秀出一套套精緻的禮服外,也偶爾穿插稍裸露的「賣肉」裝扮。 飾演葉彤的藝人林雨宣就在正式演出前一周,還有一絲殘念:「好想減肥,穿那麼漂亮的衣服,不要肉肉的,因為很怕看起來變成綁香腸。」排完戲的林雨宣,一雙大眼沒有疲憊感,想到即將演出,咕噥著這開演前的期待。 完整文章
文/臥斧、陳浩基;整理/莊瑞琳 為什麼作品是這樣寫的? 陳浩基:從臥斧兄的後記和部落格文章,我們知道「碎夢三部曲」最初是一部作品,原設定是「主角解決事件後一併獲知自己身分」,感覺上前者為主,後者為副,但變成三部曲後,後者反而成為貫穿三作的「終極謎團」。可以請您說一下這改動背後的想法,以及難處嗎? 完整文章
文/吳銳 肆 紅族 在奪取政權之前,中共強調,從來不存在一個抽象的「民族」;任何有關民族本質的討論,首先要回答「誰是民族主體」這一問題。中共指出:中華民族是由「絕對大多數的工農群眾組成」,勞苦大眾才是民族的主體,因此「只有勞動人民至上,才是民族至上、國家至上」[1]。人口最多的勞苦大眾才是民族的主體,那麼這個主體民族非漢族莫屬,中共就是漢族的救星,其角色相當於排滿運動中的黃帝。 完整文章
文/尹宇相;譯/葉雨純 談談媽媽們對於學習的焦慮吧。以下是張貼於某個親子討論社團的貼文,內容是對自己六歲女兒應學習的學科或才藝有所疑問,想詢問一下網友的建議。 我的女兒六歲,每天除了固定上英文、鋼琴、基礎韓語、漢字和幼兒數學外,還有在社區文化活動中心學肚皮舞、參加兒童說故事訓練課程,目前已考到韓國語文會檢定八級1,請問這樣夠嗎? 貼文下方的回覆超過一百多條,這裡列出其中幾則。 完整文章
「孤讀份子站出來!先許願,後晒書」2020 世界閱讀日活動自 4/14 開跑,為期一個月,共兩項任務等待解鎖:一、投票想要的電子書,二、分享書單。達成者即可抽閱讀器、再享購書紅利、暢讀等多項好禮。 在首項任務裡,榮登讀者最想要電子書的第一名寶座,是宮部美幸的《模仿犯(經典書衣版)》,得票數為 2,636,J·K·羅琳《哈利波特(7)死神的聖物》以 2,143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