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家書店,都是旅途上「黃昏裡掛起一盞燈」的客棧,收容旅頁書人疲憊而不安頓的心。 因此,寫到書店,便不只是「一個人開了一家店」這樣的故事而已。寫到書店的事或開書店的人,裡頭應該流瀉著光與熱,理想與夢想,信念,品味,人情,以及個人價值觀,若捕捉不到,就會像走馬看花般浮泛。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曾獲2016台北國際書展大獎(TIBE Book Prize)非文學類獎的《老屋顏》作者辛永勝與楊朝景,一個曾從事室內設計,一個曾是工程師,兩人素昧平生,因為老房屋結緣。採訪前,本以為室內設計師辛永勝需要與客戶聯繫溝通,自然善於與人攀談,工程師楊朝景應該較內向木訥,結果完全相反──見了面椅子都還來不及坐下,楊朝景已開始侃侃而談,辛永勝則很有默契地在旁聆聽。 完整文章
文/余浩瑋 我是余浩瑋,一九八一年生,我是一個中輟生,最高的正式學歷只有國中畢業。我是青藝盟的盟主,這不是什麼恐怖的頭銜,就只是負責人的意思而已;青藝盟也不是幫派,它是目前台灣絕無僅有、獨一無二的青少年劇團。 完整文章
文/賴珩佳 從小成長於倡導內斂低調的文化中,印尼普遍高調的炫耀文化總讓我適應不良。在印尼人數不及 3% 的華人掌控了八成以上的經濟影響力,以及少數因為政治力崛起的本地人富商,使得印尼整體社會的貧富差距非常驚人。 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過去二十年,全亞洲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第一名是中國,第二名就是印尼。雖然自 2005 年開始至今,印尼貧窮人口的百分比已逐漸下降(由總人口數的 16% 完整文章
文/每日一冷 「噹檔噹檔~檔噹噹檔~」你一定還記得國中小學的時候,每天都要聽上 10 幾遍的上下課鐘聲吧!有人可能知道,這個鐘聲來自於英國倫敦西敏寺,每一刻鐘(15 分鐘)報時的鐘響。不過這個原委究竟為何,怎麼會變成學生又愛又恨的上下課鐘聲呢? 完整文章
文/林黛嫚 冷副刊時期,副刊主編的任務集中在審稿和組稿,到了熱副刊時期,引領文學發展方向以及和文人交誼也是副刊主編的任務,尤其台灣報紙副刊到了民營報紙企業化經營的時代,閱報人口大增,各個報刊在激烈競爭中把副刊的特質及影響力推到最高點,甚至形成「副刊即文壇」的說法。 完整文章
文/戴蒙.楊 平凡的運動也能創造不凡,讓人每天都有機會從麻木僵化的思維中解脫出來,享受短暫的心靈假期。 查爾斯.達爾文是世界上重要的自然學者,藤壺、蘭花、甲蟲收集家,珍.奧斯汀(Jane Austen)的書迷,狐狸追蹤者,而且他熱愛散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