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很多人來說,看見植物時,高的就叫「樹」,矮的就叫「草」,有開花的就叫「花」──這當然大抵沒錯,不過多少有點可惜。倒不是說你非得要認識所有植物的品種或特性,而是植物們其實與我們生活在一起,在家裡的特意裝飾、在前往捷運的路邊、在得抽空才能去的山林野地,或者在陽台棄置容器裡,你根本不刻意栽種,它們也會出現。 完整文章
你印象中的台灣漫畫是什麼?是《老夫子》與《諸葛四郎》?是《烏龍院》與《東周英雄傳》? 除了這些前輩的作品,這幾年主流商業市場中最受矚目的台灣漫畫,名單裡一定有常勝老師的《閻鐵花》。 從CCC連載到單行本,從漫畫到電影、影集版權的售出。到底《閻鐵花》的魅力有多驚人?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十多年前以《灰色的靈魂》和《林先生的孫女》在台灣引起關注,並曾於2017年的台北國際書展受邀來台與讀者見面的法國作家菲立普.克婁代,在2018年中出版了一本我非常喜歡的小說《托拉雅之樹》。 這本書是為了紀念去世的好友歐傑。 其中第十三章寫他去醫院探望歐傑,歐傑要求他帶他溜出去咖啡館,他們在一間中國人開的煙草酒吧,竟遇見了米蘭‧昆德拉。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節目進行到中途,來賓方梓姊說:「你不覺得翁鬧跟七等生很像嗎?我一直覺得他們倆(的作品)有共通的地方!」 聽到這裡,我如大夢初醒,確實在閱讀翁鬧的作品時,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畢竟翁鬧生在1910年,我又全心於琢磨他的作品與日本由橫光利一、川端康成領軍的文學流派——新感覺派的連結點,以致沒能捕捉到心中閃過的那一抹熟悉感。 「原來是這樣啊。」 完整文章
文/北大路魯山人;譯/王文萱 味噌的好壞、醬油的好壞及種類、醋的好壞及顏色和香味差異、油、鹽、砂糖。大家是否曾在日常生活中仔細挑選過這些食材呢? 也許有人覺得這還真無趣啊。這樣的人根本無法對料理抱持著上進心,不在此討論範圍內。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條通往花園與湖泊的路徑。 2002年我在商周出版企畫了兩個書系:一個是「日本推理作家傑作選」,打頭陣的是宮部美幸的《魔術的耳語》、東野圭吾的《惡意》,另一個則是選題更寬廣的「日本暢銷小說」,其中的第六本就是2004年出版的山本文緒的《戀愛中毒》。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黑雨就是黑雨,誤會就是誤會,卑微就是卑微。」 這句話是《黑雨》主人公閑間重松在本書開篇沒多久的情節中,一時氣憤難平心裡的嘀咕。 他的氣憤來自於到底要不要接受妻子的意見,掩藏外甥女矢須子「其實曾淋到黑雨」的事實。妻子擔心儘管矢須子當下毫無原爆症狀,但若是來提親的對方看了這段如實紀錄的手記,恐引起誤會,壞了大(婚)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