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荷娜、黃善宇;譯/簡郁璇 「一個人住很適合我。」 我認為這句話要體驗個十年,才有資格說。就我而言,起初我覺得一個人住超棒,雖然也曾和朋友一起住,但個性和生活習慣很不合,又共用不怎麼寬敞的空間,導致雙方壓力都很大。我也曾認為,在完全屬於我的空間裡,小至一張腳踏墊到晾衣服,甚至擺書的方式,都能按照我的想法做,才符合我的個性。直到過了十幾年這種生活後,我似乎又開始累積起別的壓力。 完整文章
文/樺山聰;譯/雷鎮興 京都,號稱「全日本最愛咖啡」的都市。這裡有一間超過半世紀、仍受到大眾喜愛的喫茶店「六曜社咖啡店」。 這間小喫茶店的營業地點,面向著大樓林立的河原町通。一九六○年代,許多激進的學運人士與藝術家經常出入此店;甚至與過去東京新宿一間傳奇的喫茶店齊名,因而擁有「東有風月堂,西有六曜社」的美稱。 完整文章
文/島田洋七;譯/莊雅琇 丈母娘病倒後,我們便開始在東京與佐賀之間來回奔波的生活。 時間充裕的話,我也會前往佐賀,老婆則是常常去探望丈母娘。一個月大概要搭飛機來回五趟吧。丈母娘後來住進照護機構,身邊雖然有護理人員照顧著,但是替換的衣物仍是要由家屬準備。 完整文章
文/黃麗群 喝一點的時候我很好。一切都輕,一切重得拖住靈魂的事情,此時都輕得像靈魂,讓我心無罣礙地做一個好人。 而靈魂可以隨手像一張衛生紙被抽掉,像一尾憨魚被勾走,或者就只是無所謂地渾身毛孔抖擻揮發而去,吹一口熱氣便能舌尖散火花,瞳光灼灼,人世瞬間一亮,心裡若有結,來龍去脈都剎那明白。雖然下一秒又滅了,又是黑暗又是糾纏。但是我們早就無所謂黑暗,習慣了糾纏。 完整文章
文/吳念真 生平最喜歡、最愛看可也最怕看的電影,是義大利新寫實主義代表作之一的《單車失竊記》。說喜歡,好像也講不出什麼偉大的道理,就是有感覺、有共鳴、百看不厭;說怕看,則是因為每看必哭,而且隨著年齡增長,自制力不增反減,看了會哭的段落還一次多過一次。 完整文章
文/長井鞠子;譯/詹慕如 在國外住久了,回日本看到出國期間竄紅的知名搞笑藝人段子或喜劇,有時候雖然每個字都聽懂了,卻笑不出來。因為笑話、搞笑必須具備「當代的氣息」,以及在這個基礎上的共識。 那麼,聽到那種連日本人聽日文都笑不出來的笑話,該如何譯成不同的語言呢?講者說笑話目的當然在引人發笑,口譯員也必須了解他的心意。笑話,是最典型的口譯員大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