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落合博子;譯/蔡麗蓉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問大家。 大家在廣告上耳熟能詳的「滲透到皮膚底層」,這裡所謂的「底層」,究竟是指哪裡呢? 其實比較合理的答案正是「角質層」。 但是,我在這裡想問問大家,角質層到底是位於皮膚多深的「底層」?一吋深?一公分還是一釐米深? 完整文章
文/凱倫.維克爾;譯/沈曉鈺 出於對未知的恐懼,我們自絕於外、切斷與別人的連結的時候,作為個人、公司、制度機構,我們便有所喪失。當我們敞開心房,我們就能獲得學習、連結和合作的新機會。 ──傑夫.賈維斯(Jeff Jarvis,美國記者) 生活的祕訣,就是把自己放在適合的光線下。有些人需要百老匯的聚光燈,而有些人只需要一張被小檯燈照亮的桌子。 ──蘇珊.坎恩(Susan 完整文章
文/葉揚 歷史上有七七盧溝橋事變。我要把婚姻生活中的這一天,定為八四搖擺鈴事件。 八月四號,事發地點在客廳,我正在沙發上舒服地小睡,某個不明的時間點,坐在一旁的彼得先生突發奇想,在我耳朵邊五十公分處,開始奮力甩動搖擺鈴。 搖擺鈴是一種跟啞鈴相關的新發明,可以直立地上下搖擺,鍛鍊強化核心肌群。彼得把它當作新玩具,重點是,不知道為何,每次我一睡著,彼得就開始玩玩具。 完整文章
文/嶺月 第四節回教室,甲組的導師來跟大家見面,是曾經在東京留學的年輕女老師,教「博物(自然科學的一種)」的。她跟學生一樣不太會講國語,所以上臺就跟大家講臺語。 她說:「我比你們大不了多少,就把我當你們的大姊姊好了,有什麼事都可以來找我。你們都是從不同的地方來的,現在請大家先自我介紹,說清楚自己的名字,再告訴大家你是從哪個地方的哪個國小畢業的。等全部介紹完,請大家推選一位臨時班長。」 完整文章
文/卓惠珠(花媽) 兒子大一的時候,我問他:「開學後,中午在哪裡吃午餐?」 兒子不回答。 我又重新問:「是自己在教室吃,還是去資源班吃?」 兒子不回答。 我又再改變問法:「有多遠?」 兒子還是不回答。 我「以為兒子不肯回答」,所以我對兒子說:「我放棄問話了。」 (寂靜一分鐘。) 完整文章
文/安德魯.所羅門;譯/謝忍翾 口語教育與手語教育孰優孰劣,各方仍然爭辯不休。至於手語教學應該用美國手語進行,還是要採用所謂的「綜合溝通」或「口手語並用」教學法,也就是同時混用英語和手語,讓老師一邊打手語一邊說話,各界也仍莫衷一是。這類方法的目的是讓兒童有多重的溝通管道,但是要結合兩套無關的文法和句構,可能有問題。 完整文章
文/嶺月 丁家在鹿港是有名的書香門第。深深的大宅院,從面街的大門到臨田野的後門,房子分成四大進,中間隔著三個天井,最後面的大院子裡有穀倉,也有一棵高大能遮天的粿葉樹(黃槿葉在以前臺灣民間經常取來當墊粿紙炊蒸,所以黃槿又稱為「粿葉樹」),跟幾棵石榴、釋迦、龍眼等果樹。 這棟大宅裡共住八戶,是淑惠的曾祖父一脈傳下來的堂親,每戶孩子都生得不少,所以大大小小的堂兄弟姊妹,總共有三十多人。 完整文章
文/高陽 有個福州人,名叫王有齡,他的父親是候補道,分發浙江;在杭州一住數年,沒有奉委過甚麼好差使。老病侵尋,心情抑鬱,死在異鄉。身後沒有留下多少錢,運靈柩回福州,要好一筆盤纏;而且家鄉也沒有甚麼可以倚靠的親友,王有齡就只好奉母寄居在異地了。 境況不好,而且舉目無親,王有齡混得很不成樣;每天在「梅花碑」一家茶店裡窮泡;一壺「龍井」泡成白開水還捨不得走,中午四個制錢買兩個燒餅,算是一頓。 完整文章
文/瑪莉‧川普 唐納在二○一五年六月十六日宣布競選總統時,我絲毫不以為意,我不覺得唐納是認真的,他只不過是要讓他的品牌免費曝光,以前他就做過類似的事。當他的民調數字開始升高時,可能得到俄羅斯總統普丁心照不宣的保證,俄國會盡一切所能,將選戰扭轉成對他有利的情勢,勝選的吸引力增加了。 「他是個小丑。」當時,瑪麗安姑姑在我們一場例行的午餐會上說道:「這永遠不可能發生。」 我點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