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菅野仁;譯/李彥樺 會百分之百接納你的,只有你自己 我想再強調一次,「世界上的某個角落裡,一定存在著能完全接納我的人,而且總有一天會相遇」的這種想法,是徹頭徹尾的幻想。 要將「能完全接納自己的朋友」當成幻想,或許需要保持一定程度的冷靜與理智。但我相信,已經讀到這裡的讀者們應該能明白,這絕不代表對他人的不信任感。 完整文章
文/ 大衛.格羅斯曼;譯/林婧 「親愛的成年禮男孩,願上帝延長你的壽命,縮短你的鼻子。你爸爸和我為你準備了一個小驚喜,希望你沒被嚇著。就算你受到一些小小的驚嚇,想必也會很快就原諒我們的—你卑微的奴僕。」 我該做什麼?驚聲尖叫?打開火車的車窗朝著窗外風景大喊「我是傻瓜」?還是向聯合國處理世界兒童問題的什麼組織求助,向他們投訴我的爸爸和加比如此傷害我? 完整文章
文/張瀞仁(《安靜是種超能力》作者) 某次出差的長途飛行中,我看了電影「托爾金傳」。 那是個我極為不熟悉的世界:英國、純男性寄宿學校、一次世界大戰。托爾金和幾個要好的同學們加入茶社,巴洛會社(Tea Club, Barrovian Society,簡稱TCBS),他們會在茶館裡討論文學、創作、藝術、音樂、國家大事。 完整文章
文/林育立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捷克歌手胡特卡(Jaroslav Hutka)結束流亡返國,受到布拉格民眾熱烈的歡迎。他在老城對岸的萊特納(Letná)山丘上拿著吉他自彈自唱,歌頌自由的美好,現場近百萬民眾高舉勝利手勢,隨著他的樂音搖擺哼唱,堪稱絲絨革命最動人的一幕。 完整文章
文/楊宗翰(《空屋筆記:免費的自由》作者) 剛認識庭荷的時候,她剛從澳洲回來,還是個懵懵懂懂卻充滿傻勁的大學生,正在思索著接下來的人生該往哪走。她很想推廣環境友善的生活,卻不太清楚自己到底能做些什麼。 不久之後,這女孩背著大背包隻身一人搭便車前往台北,在背包客棧裡面打工換宿,然後還在門口成立了一個免費商店。 完整文章
文/尹仲敏 從紙本書、電子書到現在的有聲書,人們究竟還可以用什麼形式來學習與閱聽?科技改變了人們的習慣,也帶領知識、文學傳播走向未來的新一章⋯⋯ 完整文章
文:三枝孝臣;譯:林潔珏 目前在電視界深受歡迎的MC(Master of Ceremony),如塔摩利、北野武、明石家秋刀魚、Down Town、爆笑問題、99……等等,可發現似乎以搞笑藝人居多,如果要全部列舉出來的話,或許會占滿一整頁。 ▶能夠成為一流MC的人到底有什麼不同? 目前被稱為一流MC的人,請回想他們剛開始上電視的模樣,我想一開始觀眾的反應一定是否定居多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