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楚君;人物攝影/汪正翔 我從未到過北勢寮。這個陌生的地名,從讀了《夕瀑雨》之後開始才隱約浮現輪廓。陳柏言說,他筆下這座海市蜃樓一般,若虛若實的港鎮,其實荒蕪不過,在圖書館裡甚至找不到這個地方的鄉誌。沒有歷史的港鎮,彷彿除了片段記憶,沒有留下任何可供追索的痕跡。無從考證、難以追摹,他接續寫出的《球形祖母》,卻是要以整本書的規模書寫這樣的一座港鎮。 我們要如何回頭找到沒有歷史的地方? 完整文章
文/李秉樞;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滿滿咖啡廳,坐落在鬧區中的靜巷。室內斑駁的磚牆下,有著童年的木馬;一旁的書櫃上,陳列幾本你我長大後才讀懂的文學書。角落的植栽,靜靜呼吸。冬日午後,木桌上擺放的檯燈,投遞出一片暖黃。《花甲男孩轉大人》的編劇群,慢慢地訴說起,關於故事的心事…… 完整文章
文/傑米・巴特利特 「嗨,/b/!」莎拉半裸的身軀掛著一片小告示牌寫著:「2013年8月7日,9:35 p.m.」。 她準備要「拍攝」的這份訊息,會向上百人、甚至數千人公開,全都是登錄網路看板「/b/」的匿名使用者,而這個惡名昭彰的看板隸屬於圖片分享網站「4chan」。欣賞莎拉的觀眾開始在看板張貼露骨又色情的要求,接著莎拉會參考要求表演、拍攝、再上傳成品。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0. 有的時候我會問自己,自己算不算是個壞人。 1. 我從小到大也做了許多「壞事」,偷竊、說謊、打架、翹課、頂撞師長、不敬長輩,在我成長的這些時間中,我是做了這麼多令人頭疼的事。有人說年輕的心思總是曲折、難以理解的。當然難以理解──就是因為連自己都不理解自己在想些什麼,所以才做出這麼多令人頭疼的事。 完整文章
文/鄭宗弦 曾經,雲林縣北港朝天宮的燈會曾經獨領風騷,佔據全台元宵燈會盛景第一名達數十年之久。最吸引人的,是位在市場大樓裡面的電動花燈。 高高的舞台上,有王祥臥冰求鯉、魏徵斬龍王、孫悟空大破盤絲洞,還有王寶釧拋繡球下嫁薛平貴、白蛇娘娘水淹金山寺、周瑜打黃蓋⋯⋯各種忠孝節義的故事,而其中最精彩的是梁山伯與祝英台的哭墳。 完整文章
台灣這兩年進口的葡萄酒,若是以進口數量計算,西班牙位居第二大國,而Rioja產區的葡萄酒,則是愛酒者幾乎都能叫得出口的西班牙酒,但是讓人驚訝的是,2016年全年進口到台灣的西班牙葡萄酒中,竟然只有4%是來自Rioja產區! 為什麼Rioja葡萄酒在台灣擁有的高知名度,與實際進口量之間有這麼大的落差? 完整文章
文/鄭宗弦 天公就是道教中的玉皇大帝,但每到正月初九這一天,就會有人說起天公已經換成關公的說法,讓人不禁聯想起彌勒佛將要降生,成為未來佛,此一傳說的翻版。 難道神佛也有世代交替嗎? 這一天很特別,因為平常初一十五拜土地公、地基主,或是除夕祭祖都是在白天拜拜,難得像拜天公這樣,在晚上拜拜。 初八的晚上十一點,也就是初九的第一個時辰子時,就要祭拜天公了。 完整文章
文/鄭宗弦 那麼,過年期間每天該做什麼? 古人編了一首歌謠,提醒大家:「初一早,初二早,初三睏佮飽,初四接神,初五隔開,初六挹肥,初七七元,初八完全,初九天公生,初十有喫食,十一請囝婿,十二查某囝轉來拜,十三食泔糜配芥菜,十四結燈棚,十五上元暝。」 完整文章
文/鄭宗弦 古時候的女人出嫁之後,冠上夫姓成為夫家的人,平常不能隨便回娘家,深怕別人知道後在背後閒話,說是「查某囝賊」。 那是什麼意思?娘家的兄弟或許歡迎姊妹回家探望,但兄嫂和弟妹的態度就不一定了。大家庭的生計由公婆掌管,媳婦們若是看見公婆拿東西或錢財給大姑小姑,心裡面肯定會計較的。但是大姑小姑不會空手回娘家,禮尚往來,公婆又怎麼會讓她們空手而回呢?那也是要被她們的婆家取笑的啊。 完整文章
文/鄭宗弦 過年有什麼不一樣? 小孩有壓歲錢可以拿,可以大吃大喝,可以熬夜守歲,可以玩牌小賭一下,這些都是平常不能做的。 過年也有好多禁忌: 千萬不能說「死」字,也不要去打針、開刀、看病,免得整年都帶衰。 事情做完了,不能說「做了(ㄌㄧㄠˋ)啊!」,因為「了(ㄌㄧㄠˋ)」也是賠錢的意思,要說「做好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