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志雲 苦苦栽培兒子拿到博士的媽媽說:「我是個很開明的媽媽,我不是個控制慾的媽媽,很多人都跟我講,人生的功課就交給自己孩子處理,可是要是孩子字寫歪了,我能不扶著他的手重新寫嗎?」 已經三十歲、百萬年薪的兒子說:「就算我是同性戀,我還是可以很愛你啊。」 「你愛我的前提就是傷了我,你要是愛我就要改變!」媽媽說。 「我也嘗試過很多次,但沒辦法,我喜歡的就是男生。」 完整文章
文/何則文(天下雜誌《換日線》專欄作家、科技業主管) 我記得2009年大學放榜的時候,家中的遠房親戚打電話問情況,聽到我考上歷史系以後,第一個反應是:「歷史系?那以後能當什麼?老師嗎?那則文要去讀嗎?」 完整文章
文/江昇;人物攝影/增田捺冶 初見謝凱特時,溫州街細雨撲簌,巷口的另一端,遠遠能見他高瘦的身姿。轉進咖啡店,見他細心而輕巧地撫平傘面,一片片整齊折疊,令人想起他的寫作,溫柔內斂,熨貼著故事中的寸寸皺摺。 情感債務與大人的傷口 完整文章
文/喬恩.阿考夫;譯/謝儀霏 你有一些潛規則,讓你的完成之路走得非常艱辛。我也一樣。 還記得你那個和爛男朋友訂婚九年的朋友嗎?她深信不疑她不值得更好的人。家族中有人痛恨自己的工作、但覺得自己做其他事都不夠格嗎? 不管這叫做包袱、畫地自限,還是潛規則,名稱並不重要,結果才重要。如果你的潛規則每次都在終點線前一百五十公尺把你絆倒,那教你一千種方法朝終點邁進也沒有用。 完整文章
文/喬恩.阿考夫;譯/謝儀霏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這句話是我最愛的偽激勵名言之一。 我們總是過分強調開始的時刻。這麼一來,我們就不會注意到有那麼一天是比其他日子更能搞砸完成目標的計畫。一旦連續紀錄中斷,我就失去動力不想再繼續了。因為我的紀錄不再完美,所以我乾脆全盤放棄。這種面對犯錯的反應意外地常見。 如果你找人來問,為什麼他們會放棄目標,回答全都很類似。 完整文章
Netflix近年相當風光,擴大了影集與電影的可能性、創新了影視產業的商業模式,也重新建構了網路時代觀眾的收看習慣;不過,這個品牌二十年前剛創立的時候,只是美國一個小小的地區型DVD租片商──他們做了什麼,才能在同業盡皆凋零的新世紀逆勢成為線上影音平臺的霸主?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下村敦史的《生還者》時,俺本來以為會讀到大量專業知識。 小說情節裡有時會出現專業或冷門知識,有的小說裡這些知識有必要出現,因為它們可能與劇情推展有關、與橋段氛圍有關、與角色設定有關,或者與主題有關;有的小說裡,知識出現大約就只是作者在炫技。 完整文章
文/ 詹姆斯‧漢金斯 James Hankins 「我是凱特琳.桑莫斯。」儘管身邊無人,她還是對自己大聲說。 踽踽行走時,她的腳陣陣悸痛。雙腿疲憊。她不確定她為何在走路,但還是不由自主地繼續往前邁步。她酸痛的腳丫橫越皸裂處處的柏油路時不禁頻頻抗議。 完整文章
文/喬.希爾 Joe Hill 哈珀等到學生全都回家了,才離開學校。就算是這樣,她今天也比平日更早離校。多數的通常她必須為了父母還沒下班的學生留到五點,但今天大家三點就走光了。 她關了校護室的燈,站在窗邊,看向遊樂場。遊樂場上原本是攀爬架的地方,已經被消防隊搗毀、撲滅成一團黑塊。她預料自己不會再回到這間辦公室,所以又往窗外看了一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