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大部分的專業作家可能會告訴你,開始寫作與重大事件有關,例如有一次搭飛機、遇上意外,墜機之後從飛機的殘骸中站起來,在那個剎那決定開始寫作。」費迪南.馮.席拉赫淺淺笑著,「不過我之所以開始寫作,純粹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想找事做而已。這個說法沒那麼戲劇性,不過事實如此。」 完整文章
文/李開周 正月十五那天晚上,皇帝帶著太子、嬪妃和太監、宮女登上宣德樓,親自觀賞潘樓街的棘盆燈和御街的菩薩燈。 在宣德樓的下面,在潘樓街的北側,在棘盆燈的對面,臨街建有幾十座看臺,看臺上坐著宰相、副相、樞密使、六部尚書以及他們的家眷。皇帝在宣德樓上觀燈,這些大臣在樓下看臺上觀燈。 完整文章
文/謝子凡 想像出一種完美的樣子,然後拿起身邊的人,兩相疊合。拿起刀剪,將溢出於完美形象的部分,一刀一刀地剪去。缺少的部分,則試圖用被剪下的破碎血肉,黏合修補。朝他吹了口氣,他活了。然後你開始規定他走路的樣子、吃的東西、睡覺的時間……因為,他是「你的」。 我是在說對孩子情緒勒索或強加自己理想在孩子身上的那些父母嗎? 不,我說的是反過來的方向。 完整文章
文/費迪南.馮.席拉赫;譯/姬健梅 在他四十五歲生日那一天,他前妻發了一則簡訊祝賀,儲蓄銀行寄來一張制式的賀卡。在公司裡,他的女主管送了他一盒從超市買來的巧克力。她問他寂不寂寞,對他說:「邁爾貝克先生,老是一個人是不行的呀!」邁爾貝克沒有回答。 完整文章
文/蔡佳珊 他的名字叫李阿明,再平凡不過。印象中,到他這個年紀的攝影師,都已有了顯赫聲名。但李阿明卻像是橫空出世的新人,五十八歲的他最近推出一系列高雄漁港的外籍漁工攝影作品,瑰麗奇幻的色彩與張力極強的劇照感,迅速擄獲許多眼球。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1 當你吹滅我瞳孔中的幻影黑暗中我便失去了眼睛 2 像一段誤入歧途的早晨,灰塵裡停止生長的日光貝貝,我想和你說話但我忘記擁抱的文法已很久了 3 每個夜晚,我凝視螢幕上萬朵幻覺泅泳的海面燈塔暈光中,泡沫般的對話框裡你沉靜消逝又出現 當我身上每一雙眼晴都凝視著二十四分之一秒的你──貝貝,生命實在太漫長了啊我多麼害怕醒來時發現自己只是你所有顯像的殘影 ※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