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elish 第一眼看到書名馬上猜得到是關於復仇的故事,腦中瞬間浮現死了妻子的男人拿著散彈槍在路上徘徊的畫面,好像很恐怖,但旁邊在牽一隻狗突然就溫馨起來⋯⋯咳,好啦,有點錯棚,而且這個想像在開讀之後立刻煙消雲散。 因為開場是1930年代的英國鄉間,空氣整個就不一樣,更別提作者尼可拉斯.布雷克(Nicholas Blake)這名字,還是英國桂冠詩人塞西爾.戴—路易斯(Cecil 完整文章
文/約翰.格里芬;譯/林依瑩 我決定是時候要進到這個讓黑人極端懼怕的州了。 喬帶著花生回來。我告訴他們我要前進密西西比州的決定。 聽到這個消息,他們幾乎是氣急敗壞地說:「你去那裡幹嘛?」喬表示反對,「那邊容不下有色人種,尤其是現在正逢帕克案的爛攤子。」 「他們會像對待狗一樣對待每個黑人,」斯特林說,「你真的最好別去。」 「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生而為人,我們總有許多疑問,關於自己、人際關係、政經局勢、未來想望等。於是從古到今,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我們都希望研究出一番規律、有所依循,或者,能讓我們早早藉由各種徵象,預知未來的命運。 這些無窮盡的追尋,除了透過點點繁星,也能在字裡行間,藉由閱讀找到答案。 完整文章
文/李蓏昀;譯/曾晏詩 有一陣子我負責肝臟移植的病人,或許是因為說話對象只有病人的緣故,每次只要進了隔離房,都覺得自己好像也被隔離了。有一位肝臟移植的病人,看起來跟我爸爸的年紀差不多,平常很嚴肅,但只要看到女兒,神色就變得開朗,話也會變多,會問她很多「今天怎麼這麼快就放學?」、「吃飯了嗎?」這類的問題。但是當太太問他「你還好嗎?」的時候,他卻避而不答,只顧著和女兒說話。 完整文章
文/李蓏昀;譯/曾晏詩 「聽到『護理師的溫度』一詞,你有什麼想法?」 「冷靜。」 「沒錯,我們不能崩潰。」 這是某次我和朋友的對話。講到「護理師的溫度」,我最先想到的就是「冷靜」這個字,即使內心像滾燙的火山,也只能保持冷靜,腦袋清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