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11年曾因重讀三毛寫了一首短詩〈他走了以後〉。 他走了, 雲高高的,雲低低的。 他在一艘木舟裡, 手握著槳,不在海上,在樹梢。 他走了以後, 我沒醒過,我沒睡著。 我還留在他走了的地方。 近日再讀《撒哈拉歲月》,彷彿又見到三毛和荷西手拉著手。 一個與世界格格不入的小女孩,在1980年代,要鼓起多大的勇氣才能走向遠方? 完整文章
「如果我被殺了,那就是小松殺的──」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年僅二十一歲的女大學生豬野詩織,遭人於日本埼玉縣 JR 桶川站外刺殺身亡。 豬野詩織生前向朋友訴說,自己不斷遭到前男友小松的暴力恐嚇與跟蹤騷擾。不肯坐以待斃的詩織,決心前往埼玉縣警轄下的上尾署報案,卻被警方以不介入民事糾紛的藉口,給拒於門外。 完整文章
文/林煜軒 「酒杯舉高高,明年業績衝最高;酒杯拿低低,明年賺錢賺很多!」主持人高喊著俗又有力的台語順口溜開場。尾牙開始了,台下百分之九十五的員工們兩個月來的辛苦排練,也要結束了。 這一年來,少了〈江南Style〉、〈姐姐〉、〈小蘋果〉這些尾牙必跳的神曲,籌辦尾牙的同事們更需要絞盡腦汁選曲、編舞,不像幾年前只要跟著影片,還可以隨便敷衍過去。 完整文章
文/朴是炫;譯/劉小妮 二○一三年的冬天,我結婚了。 二○一四年的夏天,我生孩子了。 二○一七年的秋天,我休婚了。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和先生相處時,總感到不自在。每天我和孩子吃過晚餐、洗好碗筷後,是一天快要結束前最輕鬆的時間了。因為我可以在我最愛的空間,也就是寬二公尺、高一公尺的原木桌前寫作。對我那四歲的孩子來說,此時也是他最愉快的時光,因為他可以看他最喜歡的《小巴士 TAYO》。 完整文章
文/亞然 搬了家,新居在大屋的一樓。書桌就在窗邊,望出窗外是車來車往的馬路,就算到了晚上也一樣繁忙。窗邊傳來的是車輛駛在濕滑馬路上的聲音,看看街燈才見到外面正下著雨。倫敦的雨比香港的溫柔,很少聽到滴滴答答的雨聲。 這個時間這種天氣,放了一張唱片,是來自美國的吉他、低音大提琴組合 Bill Frisell 和 Thomas Morgan 的新唱片《Small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妳聽說過『蠋女』沒有?」泉田問我。 他是年過半百的日本作家,是我的前輩同行。昨晚他抵達香港,為的是蒐集報告文學的材料。今晨我專門跑來上海街,在他下榻的旅館附近,一起吃火腿通粉當早餐。 「你說什麼『女』?」我沒聽懂,反問了他。 「是『蠋女』,蝴蝶的幼蟲叫『蠋』,不是嗎?蠋女是把兩條腿、兩條胳膊給人砍掉,殘廢成蠋一般的樣子,然後在雜耍場或酒吧裡,淪落為展品的女人。」 完整文章
文/黛安娜.雷納、史蒂文.杜澤;譯/林金源 我被分等,故我在。 ——卡羅.史純格(Carlo Strenger),《渺小恐懼症》 就記憶所及,喬(化名)一直知道自己將來要當醫生。習醫不只是家族傳統的延續,也體現成功的一切樣貌。她在學校用功讀書,犧牲派對和交男朋友,熬夜準備考試。頂尖的成績確保她進入墨爾本的頂尖大學,開啟六年的大學之路,和接下來的八年麻醉專攻。 完整文章
文/宮路秀作;譯/周芷羽 常常聽到「印度因為信仰印度教,所以不吃牛肉」這句話吧? 印度教屬於多神教之一,近世的教義將三神視為一體。所謂三神,就是指梵天(創造神,Brahman)、毗濕奴(維持神,Visnu)、濕婆神(破壞神,Siva)。 濕婆神的坐騎是一頭名為南迪(Nandin)的乳白色乳牛。因此,牛在印度被視為神聖的動物,不得做為食用之途。 印度人有一成多信仰伊斯蘭教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