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范雲 每年到了鄭南榕紀念日,我就會想起,一九八九年四月,那個作為我人生震撼教育的一天。 我和鄭南榕並不相識,他離開的那一年──一九八九年,我只是個大三的學生。由於政治意識才剛萌芽,所以沒有「大膽」到踏出校園到黨外雜誌打工,多數時間是在參加讀書會、營隊,以及校園民主活動。鄭南榕的《自由時代》雜誌,離當時的我還有點距離。即使如此,我還是隱約從社團界朋友聽到,有個 完整文章
文/柔依.弗瑞德-布拉納、亞倫.M.葛雷澤;譯/許恬寧 幾乎每一個粉絲文化的核心,都有可以轉換成金錢的東西:一個商業產品。可能是一部電影、一本書、一場互動、一種體驗、接近特殊事物的管道,或是一包即時成像底片,不過說到底,著迷對象會問世,幾乎都是為了賣錢。著迷對象的所有人,一般會決定隱藏或遮掩自家活動的商業意涵──他們希望自己花了非常多力氣凝聚的好感,具備能幫他們賺錢的功能。 完整文章
文/朱耘廷;人物攝影/增田捺治 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 莊子     共同體必然發生在布朗肖所謂的無用(désœuvrement)之中。無用指的是,在作品的這或那兒,那種離開作品的東西,那種不再同生產或完成打交道,而是遭受到中斷、破碎和懸擱的東西。――尚–呂克.儂西 完整文章
文/葉語婷;人物攝影/Wu René 首先,去除所有雜質。 房間裡只有一面牆壁,牆壁前方,伸出一隻手,手臂冒著青筋,指頭用力地扣住板機,燈光從某側射入,手以及槍的影子,投射在牆上,你盯著他們,用力地盯著,在這裡,沒有聲音,也沒有多餘的裝飾。 完整文章
文/吳維寧 「負面情緒」有很多種,可能是大吼、大叫、大哭,也可能是無聲的抗拒和壓抑。無論是哪一種,都需要大人認真面對和協助。怎麼樣都別忘了:「負面情緒」是求救訊號!有一次我接到小雅導師的電話,希望我和雅爸可以找出個空檔到學校,她同諮商老師要和我們「談一談」。並且要求,一定要夫妻兩人共同出席。 完整文章
文/齋藤孝;譯/葉廷昭 過去曾經有本轟動一時的書籍《考上第一志願的筆記本:東大合格生筆記大公開》(東大合格生のノートはどうして美しいのか)。書中提到東大學生不只會抄黑板,他們還會用自己的方式轉化教授的語言,進行歸納與整理。我認為這是很基本的能力,這是「抄黑板」加「教授口述」的筆記形式,習慣抄下老師口頭敘述的學生,上大學後通常也很擅長寫筆記。 完整文章
諮詢/董國震(臺北當代工藝館志工組長) 採訪整理/林潔如 離開職場後,退不而休,成為志工回饋社會,是不少人的夢想, 但退休時已是中高階主管的樂齡族,面對退休後「沒有頭銜」的狀況, 又該如何調整心態,踏出舒適圈,順利地找到能發揮的舞台? 不妨看看過來人的經驗,或許能幫你更快找到平衡退休生活的方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