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打包行李、在不同地域間移動,傳統意義上的旅行因為疫情只能暫緩,但有些書籍,卻讓讀者在翻閱時彷彿置身書中場景,用想像力展開旅行。 《五月的花朵》(暫譯,原名為The Darling Buds of May) 赫伯特.歐內斯特.貝茨(Herbert Ernest Bates)的《五月的花朵》(The Darling Buds of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39年底,耶誕節之前,綽號「大忙人」、開漫畫公司的艾弗瑞特.阿諾(Everett M. “Busy” Arnold)找漫畫家威爾.埃斯納(Will Eisner)吃午飯;阿諾告訴埃斯納,報紙想在週日版刊載漫畫,屬意由埃斯納承接這個工作。 埃斯納有點猶豫,因為埃斯納幾年前與好友傑瑞.伊格(Jerry 完整文章
文/李屏瑤 日本岩手的海邊有座純白的電話亭,人們從或近或遠的地方跋涉而至,拿起老派的黑色轉盤電話,想說的話很難說出口,沉默或哭泣都是有的。與其他的電話亭不同,這具電話並沒有接線。興建者是日本三一一震災的倖存者,他將此命名為「風之電話亭」,無法輕易轉達的,就交給風吧。 完整文章
文/席爾凡.戴松;譯/梁若瑜 二月十八日 我想和時間算一筆舊帳。我發現走路是讓時間放慢的一個好方法。徒步旅行的化學作用,能把每一分每一秒拉長。在旅途中度過的時間,不像其他時候的時間消逝得那麼飛速。過去我整個人變得愈來愈急躁,總需要開拓不同的新視野。我開始迷上機場,機場裡的一切都在鼓勵人跳脫和出發。我嚮往去航廈,我的旅程以逃離作為開端,最後淪為分秒必爭的時間追逐賽。 完整文章
文/強納森.海德;譯/李靜瑤 之前我曾說過,人們對付忘恩負義的傢伙,會先打到他滿地找牙再說,但我漏掉了一個條件。一般而言,在開始修理這些忘恩負義的傢伙時,我們可能會先私底下講對方的壞話,把他的名聲搞臭。在別人背後說長道短,是人類得以建立超群居社會的另一關鍵因素,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我們會有一個這麼大的腦袋的原因吧。 完整文章
文/麥斯.貝澤曼、瑪格里特.妮爾;譯/葉妍伶 美國知名的喜劇演員格魯喬.馬克思(Groucho Marx)曾經說過,他不想加入任何會接受他當會員的俱樂部。為什麼?因為如果他的申請資格被某間俱樂部接受,就可以看出這間俱樂部的標準低到連他都進得去,那他才不想加入!多數人沒有馬克思的洞察力,經常在談判的過程中出價,卻不知道對方如果接受這個價格具有什麼涵義。想想以下情境: 完整文章
文/路邊攤 抱歉打擾了,我知道這樣做不符合規定,但我正在尋找一棟日據時期的醫院遺跡,如果你看過這棟建築物請告訴我,我可以用其他的廢墟點來交換情報。 浩偉輸入以上的文字訊息,並附上君涵所提供,那張拍攝於日據時期的醫院照片,一起發送出去。 但不管是在廢墟社團中認識的其他廢墟迷,或是涉足到遺跡維護後才認識的同好,都沒有人看過照片中的建築物。 完整文章
響應振興券預購活動開跑,Readmoo讀墨電子書也於今日(7/1)同步公開「三倍振興買mooInk 好禮加碼」活動:在振興券使用期間,讀者至與 Readmoo 讀墨合作之全臺 7 家獨立書店購買 mooInk 系列(不含單購配件),立即享有振興券 $3,000 ,折抵 NT$ 3,500 之加碼優惠! 與Readmoo讀墨合作的 7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