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德愉 過年前,在朋友的辦公室裡看到一個別緻的年節禮盒:小包裝兩公斤白米,上面還貼著可愛的插圖,一個戴著斗笠的農夫抱著愛心。 「這是鄭性澤種的,他現在在苗栗當農夫呢。」朋友說。 朋友要送我,我說,不用不用,我去看他吧!從二○一七年宣判無罪以後,好久沒有阿澤的消息了。 阿澤的老家在田中央,導航上沒有這個門牌號碼,所以我們約在附近的宮廟見面。 完整文章
文/BBC MAGAZINES LIMITED;譯/高英哲 有些大公司藉由減低工時但不減薪,試著提升生產力。這麼做有效嗎? 惠康基金會 2019 年初宣布,為了增進員工福祉與生產力,考慮讓倫敦總部 800 名職員每週只工作四天,而且薪水不變。倘若此事成真,惠康基金會就會成為全世界實施週休三日規模最大的公司。 【關鍵字】Four-day week (n.) 週休三日Work-life 完整文章
文/柯琳.霍克;譯/柯清心 叢林 卡車怎麼會不見了? 我衝到加油站,看著泥土路兩邊,什麼都沒有,沒有煙塵,沒有人,零! 也許司機把我忘了?也許他需要去拿點什麼,會再回來?也許卡車被偷了,司機還在附近?我知道這些可能性都不高,但至少讓我懷抱希望──就算只有一下子。 我走到加油站另一側,發現我的黑背包躺在塵土中,我衝過去撿起來查看,裡面所有東西似乎都還原封不動。 完整文章
有的創作者專攻某個領域、專寫某一種作品,寫著寫著寫出了他個人獨有的風格,讓自己成了個領域的大師級代表人物;然後他們會偶爾跨出去玩一下別的,讓讀者在驚嚇當中看清真相──可能是「原來這個作者除了那個類型之外寫什麼都很爛好吧就算不很爛總之也稱不不上好」,或者「哇哩咧原來這個人寫什麼都這麼強!」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陣子司馬遼太郎的《燃燒吧!劍》(燃えよ剣)讀到一半,接到替一本新書稿寫解說的邀約,於是暫停原來的閱讀進度,先讀新書稿;沒想到新書稿讀到中段,突然看見《燃燒吧!劍》裡某角色的名字──這兩個故事的時代背景有點距離,而且雖然讀得出新書稿當中會出現某個設計,但沒想到這個設計會牽連到那個角色,總之讀到時覺得相當驚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