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elish ※本文涉及《狂暴年代》部分情節 有時會發生這種事:頗受好評的小說一出就入手,想著馬上要看結果當然沒做到;還是掛在心上,但總是發生拿起來讀兩頁又因為其他突發因素放下、好一陣子沒再拿起來、下次只好再重看結果又來突發因素,也不是不好看但閱讀過程莫名的一波三折。 例如《狂暴年代》(The Violent Century)。 完整文章
文/戲雪 一、多事之年,不如多讀 對臺灣人來說,2020絕對是歷史上值得記錄的一年,網友們甚至笑稱以後學生若遇到填年份的考題,一律先猜2020就對了。對愛讀書的我們而言,有件一般人或許不會注意的大事:每年2月初的國際書展,因應防疫,有史以來第一次延期,最後甚至取消。 雖然如此,書還是要讀的,減少出門的書蟲如你我,想必讀得還比往年多。 完整文章
文/陳紫吟 南韓性教育專家孫京伊出版《兒子,你鎖房門在幹嘛?》這本談論兒子的性教育書籍之後,接著出版《世界很亂,你得和女兒談談性》,給予詢問「女兒是否就不需要性教育?」的人一個正面回答,這兩本書的中譯版也在去年和今年相繼問世。 完整文章
文/林芸懋 曾經,小時候在鄉下看到路邊電線杆上貼著的廣告,寫著「外籍新娘」與「二十萬」的那個板子,就是我對外籍新娘唯一的想像。稍大一點之後,則開始聽說其他人談起外籍新娘:買來的、娶不到老婆的男人買的、說話聲音很吵、不會說中文、不會教小孩、只是想要錢⋯⋯。如此輕易地,我們談論一群明明也未曾熟稔過的族群。 完整文章
文/溫暮 《上流社會》開篇便藉里奇蒙公爵所舉辦的盛大宴會點出:「從參與宴會賓客的姓氏,彷彿就能讀出一部活生生的英國史。」 作者朱利安.費羅斯是知名影集《唐頓莊園》的編劇,同時也是英國上議院的議員,根據英國的政府體制,上議院議員為舉薦,而非選舉產生,且擔任議員者多為貴族後裔、顯赫家世者或是高階神職人員。 完整文章
文/王婉育 兩年前,我剛到推廣食育的單位服務時,前往學校協助舉辦活動時,問卷中詢問小朋友希望學校午餐出現什麼家鄉的食物,其中一個同學的回答:「越南咖啡(不過那是不可能的)。」本來認為宜蘭的孩子會寫下三星蔥、鴨賞等物產時,卻出現令人感到意外的答案,而且自己加上否定的註解,讓我不禁想著:成為台灣第二大族群,並在此落地生根的新住民,他們的孩子就學時,是否有機會讓自己和同學們認識家鄉呢? 完整文章
文/末可 半年多來因為肺炎疫情全球肆虐,將台灣/中國的糾纏角力再次推上世界舞台。這樣的時刻,徐禎苓出版了個人的第二部散文集《時間不感症者》,內容所記是她在2014年博士班期間前往復旦大學交換時,踩著近現代作家們的腳步,走他們走所走過路,見他們所見過城鄉,所踏查的上海、山西、北京、雲南等地,將研究與生活進行疊合的紀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