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當初你是怎麼想到「亞提彌思」這個構想的? 安迪.威爾:我想要在月球上設計一座城市,不只是設計建築物、想著如何把它蓋出來,還包括整個城市如何運作、它的經濟基礎是什麼、住在那裡面的人平常怎麼生活等等。想像的過程很有趣,但是要把它寫出來的過程可就沒這麼好玩了。 問題:小說最後的呈現方式,和你一開始想的一樣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大約十年前,張曼娟剛滿四十歲,有本女性雜誌邀她寫專欄,提及「希望她以四十歲女性的觀點撰文」時向她道歉。「其實我並不在意,不覺得被冒犯,」張曼娟笑道,「我一向認為應該勇敢地面對年紀。我現在過五十歲了,要知道自己不再年輕,像我有些女性朋友不喜歡提及『更年期』的話題,就有一種不敢活在當下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那時我的確覺得不該貿然開放,但又覺得有些朋友的說法有點過頭,」張渝歌說,「我開始想:事情一定要非此即彼嗎?不能走一個只有台灣有的路線嗎?」 先前發表過《只剩一抹光的城市》及《詭辯》兩部長篇的張渝歌,一直被讀者視為推理作家,不過在2018發表的《荒聞》裡,他做了新的嘗試。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那個有自閉症的孩子,從一開始不信任到最後主動牽我的手,這件事是我選擇『早療』領域的契機之一。」洪仲清回憶。 臨床心理師洪仲清在是家族同輩當中的老大,從小就很習慣與比自己年幼的孩子相處;學生時代開始對早期療育產生興趣,求職的時候最快給予洪仲清回應的,也是這類專門機構──對洪仲清而言,投身早療領域工作,似乎冥冥中自有安排。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藉由書籍說明「心理諮商」到底在做什麼、花時間和諮商師談話究竟有什麼用處,甚至提供一些思考及觀察方式,讓讀者在日常生活當中可以察覺某些情緒問題,雖然沒去找諮商師也可以自己反思及處理⋯⋯身為心理諮商師,周慕姿這些想要經由出版達成的目的都容易理解、不難想像,但她2017年出版《情緒勒索》後,許多讀者可能吃了一驚。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剛出版時收到的回饋都蠻正面的,畢竟很多個案都是情緒上的『被勒索者』;」周慕姿說,「不過等書的銷量好了,負面的回饋也開始變多,其中有許多憤怒的父母,認為我的書在製造對立。」 2017年,從事心理諮商工作的心理師周慕姿出版了《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這本書名來自西方心理治療學家Susan Forward提出的「Emotional 完整文章
文/莊祖欣,整理/犁客 出國唸書之前,莊祖欣沒有自己下廚的習慣。當時她住在台北市中心,沒必要學做菜,況且父親從來不讓她和妹妹莊祖宜下廚──因為他老擔心兩個女兒不留神爐火,把房子燒了。出國之後,莊祖欣開始做菜的原因,也不是興趣,而是「餓」。 新書《我的森林廚房》前言,莊祖欣這麼寫: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真的覺得這個方法很不錯;」謝金魚的興緻很高,「我們有三百萬的退休人口,健康狀況都還不錯,不見得要全都去當什麼志工,也可以深入社區和老人聊天、討論,傳承記憶然後成為獨立學人,學院裡的人力也可以輸出,傳授相關技巧。獨立學人的數量增加,可以和學院裡的研究者相互刺激、交流發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