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凌淑芬、張容兒 您暌違三年的新作《遺落之子》突破浪漫愛情小說的主題,融合了奇幻、冒險、懸疑等多重元素,讀者們都相當期待。請問您是從何時開始構思這部作品的?是什麼樣的契機推動您嘗試這次的跨界創作?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喜歡幻想的小孩,走在路上腦子裡總是有故事在發生,而我看到的任何景象都有可能成為故事的一部份。只是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 完整文章
文/Orange、犁客 「《愛的自由式》是本超級熱門的作品,當時它的電子檔在網路上流竄,因為它『好好看』。」Orange說,「我看過的類似題目論述多半出現在學術論文,符合學院要求,但是離一般讀者有點距離。」 Orange關注LGBT議題,同時是個狂熱的觀影者,長期在部落格「Orange’s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曾獲2016台北國際書展大獎(TIBE Book Prize)非文學類獎的《老屋顏》作者辛永勝與楊朝景,一個曾從事室內設計,一個曾是工程師,兩人素昧平生,因為老房屋結緣。採訪前,本以為室內設計師辛永勝需要與客戶聯繫溝通,自然善於與人攀談,工程師楊朝景應該較內向木訥,結果完全相反──見了面椅子都還來不及坐下,楊朝景已開始侃侃而談,辛永勝則很有默契地在旁聆聽。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你可能沒聽過徐宏義與羅曼如,但一定聽過他們的兒子,《不只是天才》一書中的主角,徐安廬。早在十一年前,這對夫妻就在台灣教育界興起一波大浪。 儘管一直在美國居住,但他們仍心念故鄉台灣。徐羅二人深感擔心台灣經濟的停滯不前。 「你原本覺得台灣很強,但台灣原本的光環好像開始暗淡下去。」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周軼君替我們華文傳媒打開一扇了解伊斯蘭世界的窗子。 出生上海,周軼君不似一般的上海人,只想留在上海。「當年考大學時,我的志願全填了北京的學校,而後陰錯陽差的選了阿拉伯語專業,然後看了一本中東記者寫的書,就決定投身新聞界,想去中東。」簡簡單單的三兩句話,周軼君就豪爽地解釋完別人聽起來驚濤駭浪的選擇。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范毅舜的新書《普羅旺斯的聖誕夜》封面是一扇白窗襯著漸層的紅色窗簾,書腰與內頁重複寫下:「只要我真誠又良善的生活著,就當得起這世上的一切美好事物。」這個冬季少了低溫急凍,從聖誕夜到跨年,《普羅旺斯的聖誕夜》像是一份暖冬濃厚的祝福;但最初,范毅舜並未預期這本書會是這個樣子。 如果說,藝術家的創作是不斷挑戰、不斷創新,《普羅旺斯的聖誕夜》即是范毅舜意外產出的結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