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島耕作;筆訪/犁客 我們認識島耕作時,他剛升上公司的課長,他是一個剛從青年時代步入前中年期、任職日本大型商社、努力工作男子的典型,得面對家庭和職場的問題,得處理感情和人際的關係。島耕作幾乎是某段時期日本上班族的代表──當然,不是每個上班族都會面對與島耕作相同的際遇,但大家都很容易在島耕作的某段經歷裡找到共鳴。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對於『公共知識分子』這詞,我也覺得很困惑。」伊恩.布魯瑪笑著說。 擁有藝術學位、當過劇場演員、寫藝術評論(包括劇場、電影、各類書籍及各種音樂)也寫政治觀察、擔任知名雜誌編輯、出版多本著作、精通六國語言⋯⋯布魯瑪具有許多不同專長、不同身分,因為大學時選讀中國文學,他甚至能讀、能講中文。 完整文章
採訪/犁客;文字/伊格言 小說家、詩人,伊格言或許要為自己新增一個稱號:Youtuber。 有此一說,是因伊格言從2019年10月開始,開始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傳影音節目;但加了「或許」,是因這些影片並非常見的、有Youtuber對著鏡頭(無論是在畫面正中或一角)的那種型式,伊格言的「想法」的確出現在影片裡,但在視聽呈現上,他做了另一種處理。 完整文章
「做自己」、「愛自己」,這時代常聽見這樣的主張──然而這些高聲訴求反而反映出眾人內心的惶惶不安:為何我們需要學習如何善待自己,而心裏看似容不下自私時,卻又同時變得更加封閉、難以利他?有沒有人真的貫徹了「愛自己」的生存方式,讓我們瞧瞧會得到怎樣的人生? 彭雄渾,即是一個夠資格回答這問題的對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