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當年我剛分發到國中教書,一堂課都還沒上,校長光看到我的樣子就開罵了。」黃益中笑著說。老師理平頭有什麼好罵的?黃益中聳聳肩,「那時叛逆,留長頭髮啦!」 近幾年常在媒體上發聲、被冠上「熱血公民教師」稱號的黃益中,形象一直是結實的身材、清楚的邏輯,以及爽快的平頭;聽他爽直俐落的發言,常會讓人好奇:如此個性的人,為何當初會選擇成為大家刻板印象中比較安靜平實的公民老師?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覺得小說家有特殊的心智結構。」崔舜華吸了口菸,扭過脖子吐出煙箭。 出版過《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前陣子剛出版第三本詩集《婀薄神》的崔舜華,其實是個雜食的小說讀者。「我喜歡推理小說;」崔舜華說,「卜洛克、錢德勒、漢密特、克莉絲蒂──那是考研究所前,在圖書館讀完書,對自己的犒賞。我也喜歡村上春樹,啊對了,我很喜歡吳爾芙。」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約定的專訪日期在2017年4月19日的下午。在那之前,林奕含已經與我們藉著電子郵件討論了一陣子,從訪綱的內容到她想對讀者說的獨白,我們都先談到了。幾回郵件往返,會發現林奕含極有禮貌地詢問訪談進行時會有的狀況及訪綱,原因並不是想要左右訪問的方向或事先迴避某些問題,而是想要配合我們的計劃,做出最完足的準備。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次分享會後,一個讀者來找我,」林奕含回憶,「她說,她的朋友,就是房思琪。」 第一本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後,出版社替林奕含排的活動並不多,而她希望每場講的內容不要重複,每回上場前都精心準備。現場讀者的回饋及反應大多正面溫暖,聊到比較特別的經驗時,林奕含想起那個自稱是「房思琪朋友」的讀者,「她要我在書上寫一句給房思琪的話,我不知該寫什麼,最後寫了『祝你健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17年4月19日,我們在攝影棚採訪林奕含。 拍攝採訪前與林奕含往來討論細節的信件裡,最常看到的字辭,就是她說「抱歉」──為了自己對採訪所做的規劃抱歉、為了向我們詳細詢問流程道歉、為了約定的時間太趕或太遲抱歉,為了她根本沒有造成的任何困擾道歉。 完整文章
文/博識出版 楊詩韻 天氣多變的四月天,日本作家多利安助川來到台灣與讀者們相見歡。擁有搖滾樂團主唱、詩人、廣播節目主持人、演員及作家等多重身分的多利安助川,目前在台灣已經出版了《山羊島的藍色奇蹟》 、《戀戀銅鑼燒》 及《多摩川物語》 等三本書,其中《戀戀銅鑼燒》改編的電影更在去年在台上映。把握這次難得的機會,出版社也特地訪問了作家許多有趣的問題。 從多利安助川到明川哲也的身分轉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現在的學科越分越細,知識就越來越窄,所以『跨領域』是很重要的,」蔡增家的表情很認真,「科學、自然、人文學科之間相互對話,相互合作,對知識的傳播和思考的靈活都很有幫助。」 主修國際關係的蔡增家,將近十年前在政治大學開了一門通識課,叫「日本政治經濟之研究」,原來想像的課程內容是發揮通識課的特色,從各個不同角度切入談日本觀察,不過這課程名稱聽來就硬梆梆毫無趣味,修課學生人數很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