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衛.約翰;筆訪、整理/犁客 這個故事以一對在海灘度假的青年情侶遇到意外揭開序幕──那個意外不是有人失足墜海或者兩人發生爭執失手做了什麼等等,是個不只書中角色覺得意外,讀者也會很意外的意外,一下子把情侶度假的情節猛力拉進近乎荒謬、不可思議的轉折當中。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這轉折雖然近乎荒謬、不可思議,但卻是真實發生過的事件──與那個國家有關的一切,全都近乎荒謬、不可思議。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我是很甘願帶我姊姊出國旅行的,雖然有世代差異,但我很樂意啦。」前陣子剛從移居多年的柏林短暫返台,陳思宏身上還帶有旅行的姿態,目光永遠向外探尋著新鮮。 陳思宏一向崇尚步調緩慢的旅行,「走路如兔輕盈,心境如龜緩慢。」還得吃好睡好住好。他的姐姐們,則多是典型認真的觀光客,所有熱門打卡景點皆需到此一遊、知名美食不畏大排長龍,陳思宏曾帶著姐姐遊覽歐洲,一路上儼然是場修行。 完整文章
文/葉揚 跟大家分享一個老天爺聽到我的祈禱的實際案例,這件事可以列為今年令我最興奮的一件。 我在很多場合說過,最喜歡的作家之一是艾加.凱磊(Etgar Keret),他是大名鼎鼎以色列的短篇小說家,寫過《忽然一陣敲門聲》,《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等等暢銷書,最近新出版的《銀河系邊緣的小異常》,終於讓我等到了。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從有小說開始,探究的大抵離不開命運與自由意志的對抗,」賀景濱出版作品不多,卻總在書寫故事之外,探討更巨大、抽象的命題。出版上一本著作《去年在阿魯吧》已是近十年前的事,賀景濱的小說新作《我們幹過的蠢事》裡,探究的是撰寫前作時迴盪心中的提問。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我們兩個英文都不太好,比較可以溝通,」2007年,庫德人許善德(Zanst Othman)與太太家華相識,在網路交友還不算普及的年代,兩人因為都想學習英文,在茫茫網路大海上,相似的差勁程度意外對頻,用Skype一來一往地溝通、熟悉彼此,竟牽起千里姻緣──這場由網路牽線的戀情維繫辛苦,家華曾經歷五次轉機、在敘利亞為簽證苦等一個多月,兩人才在伊拉克的庫德自治區相見。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小男生都是這樣啦,」姜泰宇說,國小低年級的時候,他喜歡請爸爸開車載他上高速公路,指認出呼嘯而過的汽車廠牌、型號,是年幼時部分成就感的來源。這個在男孩童年稀鬆平常的興趣,卻讓他走向不太一樣的人生道路。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女人在整個產程其實是很孤單的,我想陪伴、幫助她們相信自己、成為母親,」萬美麗助產師畢業於德育護專,具備三十四年護理師年資,但長年在醫院工作的經驗,卻逐漸讓她感到偏離初衷,「在執業過程中,發現有很多待突破的瓶頸,太多醫療爭議、糾紛、抱怨,花掉大多數的時間,沒辦法和我『服務病人』的初衷有所連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