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女人在整個產程其實是很孤單的,我想陪伴、幫助她們相信自己、成為母親,」萬美麗助產師畢業於德育護專,具備三十四年護理師年資,但長年在醫院工作的經驗,卻逐漸讓她感到偏離初衷,「在執業過程中,發現有很多待突破的瓶頸,太多醫療爭議、糾紛、抱怨,花掉大多數的時間,沒辦法和我『服務病人』的初衷有所連結。」 完整文章
文字/趙恩潔;筆訪/愛麗絲 曾有人說過,所有的社會學都是南方社會學,因為社會學必然論及不平等,而關照了不平等,就形同關照了南方。如果這種說法成立,追求一個「南方的」社會學,將只會是畫蛇添足。但果真如此嗎?——《南方的社會,學》 完整文章
文字/安德魯.所羅門;譯/大家出版編輯、Readmoo編輯團隊;筆訪/愛麗絲 我以「正午惡魔」為本書命名,因為這個詞精確描繪出憂鬱時的感受,這幅意象喚起憂鬱困境中那股恐怖的入侵感。 憂鬱症有一種明目張膽的特質。惡魔(或各種痛苦的形式)泰半以夜色為掩護,唯有擊敗他們,才能逼他們現出原形。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我那時候就是想要逃,一天到晚想離家出走、離開近距離的空間,」鄭陸霖是大稻埕長大的老台北人「像日本時代的江戶子一樣,」但家庭衝突讓他老想往外跑、擺脫坐困台北的束縛,高中便迫不及待地離家,「我搬到木柵,舅舅醫院閣樓的倉庫間,把自己塞在那裡。」 除了長大後搬家,從小想逃的鄭陸霖,也早早躲進屬於自己的閱讀世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