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寫小說痛苦啊,那十個月,明天要寫的今天還沒想到,」唐福睿說,「在我寫最後一個字之前,我都不確定我能不能寫得完。」 唐福睿口中的小說,是拿下「鏡文學百萬影視小說大獎」的首獎作品《八尺門的辯護人》──「因為想拍成影視作品,所以本來寫的是劇本大綱,後來才改寫成長篇,」唐福睿說,「我先前沒寫過長篇小說,只練習寫過一些短篇故事而已。」 完整文章
筆答/王立 無論是政治氣氛肅殺的戒嚴時期,還是百家爭鳴的解嚴初期,是中國開始藉著市場開放發展經濟的20世紀末,還是中國成為世界強權之一的21世紀初,中國從沒放棄武力犯台的宣稱,生活在台灣的大家也都明白中國解放軍可能會打過來。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符號與意義對上的時刻,」憶及寫作的起點,田品回想自己還不識字時,隨手在紙上畫了兩個正方形,阿公一看,驚訝地告訴她那正是「回」字。童年初識文字承載意義,田品回一直都斷斷續續書寫著,只是在出版詩集《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前,她不曾如此認真看待自己的寫作。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長輩說我小時候曾自己跑到鐵道上,幸好發現得早,」何致和童年住在萬華鐵路附近,自承也算是個半個鐵道迷,「一般鐵道迷喜歡的是列車本體,我卻是對鐵道周邊的故事著迷不已。」睽違九年,何致和新作《地鐵站》以虛構時空下的地鐵站為背景,書寫列車往返、人來人往間的故事。 天上的星星,為何像人群一般地擁擠呢?地上的人們,為何又像星星一樣地疏遠?——〈答案〉 完整文章
文字/伊麗莎白・斯特勞特;譯/柯松韻;筆訪/愛麗絲 在《不良品》裡,主角露西.巴頓住在紐約,是位作家,十多年來從未見過家人。 回首童年,露西一家曾被鎮上其他人們視為「長壞的不良品」,他們的生活曾千瘡百孔、充滿瑕疵。 在《一切皆有可能》裡,作者伊麗莎白・斯特勞特以露西.巴頓的家鄉為主軸,書寫鎮上其他人的生活。事實上,每個人的日常都有著破裂與修復的痕跡,曾看似脫軌,卻仍回到正軌運行著。 完整文章
記錄整理/鄭博元 「混亂世代中的文學對話」系列講座,邀請到清大中文系副教授楊佳嫻,在學術身份之外,她也是詩人、散文家、評論者。講座前夕,楊佳嫻於「文房.文化閱讀空間」暢談她少女時代的閱讀。 被書本哺育長大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大學搬完宿舍第一天,我去景美夜市吃晚餐,吃第一口炒麵就覺得:『好鹹』。」吳曉樂的味覺由台中養成,從小習慣「東泉辣椒醬」的鹹甜口味,「對我而言,那是台中的味覺紀念,是我習以為常的吃法。」黏稠的東泉辣椒醬多搭配如水煎包等澱粉類食物,吳曉樂笑稱「就是個熱量爆表的組合啊」。在新作品《致命登入》中,吳曉樂出其不意地,將台中限定的會心一笑埋入故事,「我是在有意識地業配啊!」 完整文章
筆答/葉美瑤 從文學性格強烈的法蘭岑到「龐克教母」佩蒂.史密斯,從激情四射的「謎情柯洛斯」系列到溫暖人心的「深夜食堂」,「新經典文化」出版的樣貌多變,而這與經手過村上春樹及丹.布朗的總編輯葉美瑤有關。 趁著邀請葉美瑤擔任店長的機會,我們請她談了自己的閱讀與選書,以及短期內最想完成(但完全不確定什麼時候能完成)的那本書⋯⋯ 完整文章
筆訪/愛麗絲 Instagram 百萬人次追蹤、影片瀏覽次數超越一億三千萬,一個人、一台腳踏車,加上迷人的小貓咪──娜拉,迪恩.尼可森帶著娜拉環遊世界,也從娜拉眼中學會用不同方式享受旅行與生命。這些旅行故事如今出版成書《Nala’s World,最幸福的旅程》,以下是我們與仍在旅途中的作者的越洋訪問: 問:這本書最初是怎麼開始的呢?合著作者蓋瑞.詹金斯(Garr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