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韓國作家的作品出現在國內書市其實已經好多年了,不過近幾年才比較明顯受到國內讀者重視;有些作品是很議題性的,例如真實事件改變、與校內集體性侵案件有關的《熔爐》、一樣由真實事件改編、與世越號沉船事件有關的《謊言》,或者在譯成英文、進入西方書市後大放異彩的《素食者》。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的腳被桌子壓到,好痛,」賴奕菁問,「你應該先止痛,還是先移開桌子?」 賴奕菁認為,發現自己的精神狀況不佳、可能影響生活其他層面時,找精神科醫師是比較好的選擇,「最重要的是,精神科醫師可以判斷患者的症狀是不是病癥,確定該怎麼處理。」賴奕菁解釋,「有些情緒反應只是一時的,但有些可能與生理的病痛有關,精神科醫師可以在這方面提供專業的解讀。」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某些作者讀的書數量又多、涉獵的範圍又廣,加上記性又好,講一件事可以跳躍牽扯出其他八百多件事,最後居然還能讓人目瞪口呆地把話題繞回來。 不過這種知識儲量很大的作者,寫作的筆調不見得都一板一眼。他們之中有的敘述語氣相當溫厚,有的簡直像詩,有的讀起來是很理所當然的學者調調,有的根本就是酸民。 嗯,也有的像是講話有學者調調的酸民。 讀這種作者的書,會讓人出現奇妙複雜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人生實難。很多時候,讀書是個尋求協助的好方法。 《從歷史的終結到民主的崩壞:法蘭西斯.福山講座》談目前世界政經局勢,切入角度特殊而且準確,分析方式獨到而且清楚。法蘭西斯.福山當年預言民主制度是人類社會的最終選擇,近年提出民主制度召喚出強人政治的麻煩;讀福山的論述,你彷彿就站在世界外面觀察世界,許多混沌,剎時清晰。 但也有可能不想讀太大部頭的著作。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很多人問我:接下來要寫什麼?」林立青說,「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寫什麼。」 2017年出版《做工的人》之後,林立青從一個在臉書上寫文章描述工人日常實況的工地監工,變成暢銷作家,有些狀況沒變,但他看開了;有些狀況變了,而他認為自己眼界開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中秋連假,為了不讓高速公路塞車,所以有關單位規劃了減價或免費時段──大多是深夜,也就是本來的道路使用離峰時間。 這個意思是:如果駕駛人願意付出自己的睡眠時間、在車不多的時段使用高速公路,就會減少在其他時間使用高速公路的車輛數目、減低塞車發生的可能,所以有關單位提供減價或免費的獎勵。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對人生和寫作都沒什麼規劃;」陳昭如說,「不過就是會遇上很好的採訪主題。」 陳昭如大學時在學校編校刊,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文學少女,「我主修人類學,田野調查做的是泰雅族的宗教變遷,但對政治和社會議題不算敏感,」陳昭如回憶,「直到『520事件』。」 完整文章
有些書是很多人都覺得自己讀過,但其實沒有真正讀過的經典。 例如《西遊記》。可能是被改編的版本太多、被引用的次數太多,所以不用真的讀書,也會知道要到西天取經的四人一馬(呃,其實是一人四妖,甚至連那個人都不是很單純的人⋯⋯)是什麼組成有什麼特徵等等,覺得好像不用真的讀也都已經知道全書情節。 但這當然是錯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親手拿過戰國時代留下來的文物,」胡煒權說,「織田信長寫的信、歷史人物把玩過的小物,拿在手裡,會覺得直接在和歷史對話。」 許多人對日本戰國的認識,來自大河劇或者動漫遊戲,這類改編作品一直是日本文化當中的強項,也是對外輸出的利器;不過生在香港的胡煒權,並不是因為看劇或玩遊戲而栽進戰國世界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