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如果你到法國巴黎旅行,除了熱門景點之外,或許可以到蒙馬特第十八區走走。你會在一處街角發現一座古怪的塑像,塑像的頭、手及一條腿伸出牆外,其他部分隱在牆中,看來像是這人正要同手同腳地穿牆而出,但被卡在半途。 這座塑像的長相用了法國作家馬歇爾.埃梅的臉,半陷於牆中的姿態則取自埃梅最有名的短篇《穿牆人》。 完整文章
文字/權汝宣;筆訪/犁客 《黃檸檬》乍看之下輕巧,但讀完會發現後勁很強,留有奇妙的酸澀後勁。故事的各個篇章由幾個不同角色在人生的不同時點敘述,從中可以拼湊出一棒發生在過去的少女謀殺案件(主述角色當中有一名是受害少女的妹妹),有受害者、有其他當事人,也有嫌犯。但從這些角色的觀點來看,又會發現,該起事件的真相非但不甚明確,嫌犯或許另有他人,連帶地還會指向另一樁後來發生的案件內裡。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你們可能不相信,像一般人很早就讀金庸的時候,我都沒讀過,那時我面對文學的態度真的是有一點太嚴肅,只看所謂文學性的小說。」紀蔚然說,「後來才越看越通俗,因為發現對我來說,越通俗的小說越容易入睡,我是看書來幫助睡眠啦。」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世紀從六零年代進入七零年代的那個時候,有個加拿大的八歲男孩看著鏡子,覺得自己超會做表情。各式各樣的表情。一個孩子發現自己很會扮鬼臉,大約就會變成團體裡的開心果,不過這男孩想得更遠一點,他練習了兩年,十歲時寫信給當時著名電視喜劇節目《卡羅伯內特秀》的主持人伯內特,說自己根本已經是個表情大師,伯內特應該慎重考慮讓他成為固定班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