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譯預告的時候,常常會譯得更簡潔、更重口味一點;」陳家倩說,「那時大部分都還不知道整部電影會是怎樣,等到本片來了,會視整個狀況重新譯,所以預告出現的字幕,到了本片時就可能改過、變得不一樣。預告和本片大多會由同一個譯者負責,不過偶爾也有例外。」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利用現實生活形塑小說的手法需要負很大的責任,」川特.戴爾頓說,「這些責任讓我輾轉難眠,這本小說出版之後,直到今天我都還感覺得到這些責任。」 透過現實寫作,或者,直接描述現實,對戴爾頓而言並不陌生──他是澳洲的得獎記者,這種形式的工作原來就是他的職業;不過,戴爾頓小時候鍾愛的,是虛構故事。 「大約三年級時候,我被E. B.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約莫二十年前、新舊世紀交替之際,譯自國外的奇幻作品正在國內出版市場爆發熱力。 並不是說先前沒有翻譯的奇幻作品出版,只是沒有同樣的熱度──這兩部作品引發關注的原因,除了吸引人的內容之外,還與改編電影有關,它們一新一舊,正好代表兩種奇幻常見類型;新的作品是那時還沒完結的《哈利波特》,它是「從現實進入異世界」的奇幻類型,舊的作品是經典《魔戒》,它是「完全發生在架空世界」的奇幻類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從小學就一直接觸動漫、日劇、日綜;」神奇裘莉說,「每天大概花八小時看電視吧,標準電視兒童。」 忙的時候當然不成,但空下來的話就可以在三天內連看一百多集《海賊王》動畫,神奇裘莉對日本流行文化的興趣一直沒有減少,因此早早就想學日文。 「國中、高中和大學,我都上過日文課,也就是分三次學五十音;」神奇裘莉說,「結果都是,你可以說『功敗垂成』吧,因為根本就沒有真的記住。」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看小說看影集的時候,會看到很聰明的犯人,他們的布局縝密、心思細膩,不但可以用堪稱藝術的手法殺害他們的目標,想的還永遠比警方或偵探多好幾步,他們犯了罪之後悠哉漫步,大家氣喘噓噓地苦苦追趕但就是望塵莫及。 不過那是小說影集裡的犯罪狀況。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就算你沒看過動畫,大概也聽過日本自成一個宇宙觀的機器人動畫系列叫「機動戰士鋼彈」;其中的「機動戰士」指的是那個世界裡搭載人、由人控制作戰的人型兵器,英文用的是「Mobile Suit」,所以有時你會看到這系列動畫裡的機器人被稱為「MS」。「MS」其實不是動畫新創的,而是來自美國一本科幻小說裡出現的「機動步兵」(Mobile Infantry)和「動力戰服」(Powere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