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男孩和女孩相同年紀,兩家就住彼此隔壁,兩人從小認識,讀同一所學校,一起長大,所謂的「青梅竹馬」──但這不是那種戀愛故事。不用把他們想成俊秀美麗的王子公主,女孩的長相平平,功課倒是不錯,男孩進入青春期後變得高壯,參加運動社團,常被人形容成「熊」;他們只是好朋友,小時候如此,青少年時期也沒相互出現異性間的好感。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一個故事被冠上「青春」之名,似乎就框限了某種想像。 主角大約是中學到初出社會那十年之前的年紀,故事內容多半與校園與人際關係有關,可能是甜蜜或苦澀的戀情,可能是殘酷又黑暗的霸凌。當然這些不算太侷促的框架,創作者依舊能在其中發展出無限可能,只是印象深刻的幾部似乎就決定了名為「青春」的故事該有哪種主要樣貌,讓其他的可能都退到次要位置。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世紀的八零年代相當神奇。 那個時候,距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切辛苦的復興作業終於開始帶來某種穩定的感覺。雖然沒有「世界和平」,冷戰還在持續,但主要國家大致分邊站好,大規模的軍事衝突減少;民生漸趨穩定、基礎建設大多有了個樣子,經濟復甦的腳步越來越快(有時其實是衝太快)。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神話與民間傳說當中有幾個類型,在不同民族的故事裡都會出現;在這些類型中,有一種可以簡單說是「神奇老公」。 「神奇老公」的故事主幹大抵是一個老先生因故遇上一名可怕的、有非人力量的男子,被迫要將自己的一個女兒嫁給這名男子,但這名男子卻意外是個相當不錯的丈夫;後續發展可能會是這段婚姻受到考驗,也可能會牽扯到真愛破除了男子身上的魔咒之類情節。 完整文章
文字/大衛.約翰;筆訪、整理/犁客 這個故事以一對在海灘度假的青年情侶遇到意外揭開序幕──那個意外不是有人失足墜海或者兩人發生爭執失手做了什麼等等,是個不只書中角色覺得意外,讀者也會很意外的意外,一下子把情侶度假的情節猛力拉進近乎荒謬、不可思議的轉折當中。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這轉折雖然近乎荒謬、不可思議,但卻是真實發生過的事件──與那個國家有關的一切,全都近乎荒謬、不可思議。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一段時間,在台灣出版「青少年小說」相當尷尬。 內容沒什麼好尷尬的,都是好看有趣的小說,尷尬的是怎麼包裝都不大對──說是童書,字太多了,可能沒插圖,內容也太過沉重;說是給成年讀者讀的,感覺似乎又輕淺了點。而且主要角色常是中學生左右年紀,成年人不見得有興趣──那個年紀發生的事,對他們來說已經是過去式了,那個年紀會有的徬徨和必須經歷的成長,成年人都知道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