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喜歡美食的人,不見得喜歡讀廚師寫美食的書;喜歡旅遊的人,不見得喜歡讀旅人寫遊歷的書。會烹調菜餚和會規劃行程,不見得就會知道怎麼用文字敘事,更別提吃食和移動,真正進行的感覺相當私己、相當個人,作者的文字描述再好、搭配再多修飾過的照片,都無法替代「親身體驗」這件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你的閱聽經驗裡,或許看過一種作品,把「奇幻」和「科幻」元素放在一起講述故事。 不,不是那種用新科技在畫面上做出炫麗奇幻效果的作品──那種作品現今的確不少,只要大老闆出得起錢就能有還算可以的畫面,但大多數故事內容連「還算可以」的邊兒都搆不著。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哲學家其實不住在地球上啦;」奧斯卡.柏尼菲笑著說,「所以他們只能彼此對話。」 柏尼菲是哲學博士,不過談到哲學學者時常常語帶揶揄,直說學院讓哲學只屬於哲學家,而哲學家不懂如何對其他人說話。柏尼菲會這麼說,並不是看不起哲學,相反的,柏尼菲不但是哲學博士、寫作哲學書籍,200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告兒童哲學在學校教育中的重要性時,柏尼菲就是教科文組織的顧問。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沒有什麼生涯規劃啦;」凌宗魁腼腆地笑,「覺得和文資古蹟相關的工作,我都可以做。」 已經出版《紙上明治村》、《紙上明治村2丁目》的凌宗魁是台灣博物館的規劃師,熟悉台灣各地古早建築及古蹟,致力於文化資產保存工作,尤其是台北城裡的各處情況。「高中唸美術班,但我不擅長畫人物,所以決定畫建築,」凌宗魁說,「我發現老房子的外觀細節很有趣,就在台北市區到跑、看到就拍。」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不敢看恐怖片。」笭菁講得很直接。 當然,寫恐怖小說的作家不一定要熱愛恐怖片,不過完全不敢看未免有點誇張;笭菁解釋,「恐怖片不是都會用聲音故意嚇你嗎,我最怕那個了。」 音效的確是許多恐怖片的重點之一,擺置得宜,效果會好得令人意外。 話說回來,笭菁會成為暢銷小說家,也是意外。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仔細留意新聞報導,你可能會有種感覺:最近恐怖的凶殺案件很多。   媒體或許會同時告訴你其他新聞:例如我們剛度過歷史上最熱的五月,例如凶嫌會從媒體新聞裡模倣做案手法。看完新聞,我們覺得台灣實在太恐怖了,應該亂世用重典。 五月很熱是事實,凶嫌會被媒體影響,也是事實。但台灣的犯罪率其實連年下降,包括今年在內。 媒體可能只是把事實擺在一起,沒有直接告訴我們那樣的結論。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你對歷史不見得有興趣,但很可能在不經意間接觸過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關的書。 這些書有的是好讀也好看(但可能讀完會覺得心痛)的虛構故事,例如《偷書賊》、《穿條紋衣的男孩》(或者你也讀過牽連更遠一點的《希特勒回來了》,這已經超越心痛,到「惡搞」那邊去了),有的是戲劇張力十足的真實故事,例如被諾蘭拍成電影的《敦克爾克大撤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