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從銷售數據來看,國內讀者不大喜歡科幻小說。 愛看什麼類型不看什麼類型沒什麼對錯,大多數讀者這麼選擇的原因有幾個,例如,一、刻板印象:覺得科幻小說會有很多無聊難懂的專有名詞;或者,二、刻板印象:科幻小說就是充滿各種科技設定的小說;以及,三、刻板印象:科學等於無聊。 這串關於刻板印象的名單還可以繼續列下去。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2016年11月,美國書市出現了一本看起來怪裡怪氣的繪本,封面上有個蒸氣火車頭,駕駛笑著揮手,後頭拖行的車廂裡滿是開心的孩子。就連火車頭也笑得很開心──只是那個表情有點令人不寒而慄。 這本繪本叫《噗噗查理》(Charlie the Choo-Choo)──這也是書中蒸氣火車頭的名字。 笑得讓人發毛的噗噗查理不是英國兒童電影節目《湯瑪士小火車》(Thomas and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隊長經過,看見一名士兵帶著一隻企鵝站在路旁。 「帶牠去動物園。」他下令。 幾天後,隊長開車經過,又看見那名士兵帶著企鵝在路邊。 「你是怎麼搞的?」他說:「我不是叫你帶他去動物園了?」 「報告隊長,我們去過動物園了,」士兵回答:「還去了馬戲團,現在要去看電影。」 《企鵝的憂鬱》這部奇妙的小說,與這個笑話有點關係。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曾有人提過,村上春樹是個連精準形容特定物事都做不好的小說作者,憑什麼每年諾貝爾獎頒獎前都被抬出來說嘴? 村上春樹大約也不樂見自己的名字每年都被拿出來炒作一次,這話公開講過、文章裡寫過,好事者反正沒理會。不過暫且不論這事,村上春樹真的是個沒有辦法以文字精準形容特定物事的作者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其實我很害羞,也害怕不確定的事;」許悔之笑著說,「我不擅長眼神接觸,是總在尋求某種內、外平衡的高敏感族群。」 許悔之從有鹿出版創社時就擔任總編輯,一做十年。在這之前,許悔之不但在副刊、雜誌及出版社當過主編和總編輯,也拍過飲料廣告、主持過電視節目──身為詩人,當編輯比較好想像,在螢光幕前亮相就比較少見了,更何況那是沒法子可以隨手自拍自錄完成影像就上傳到網路的時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很多故事裡,科學家大致上以幾種形象出現: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瘋痲而且不大理會社會標準、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痴呆不大能夠處理人際關係、因為太聰明所以自找麻煩地想要毀滅世界(或者保衛世界),或者,在好萊塢比較常見的,因為太聰明所以變成動作片主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