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851年,英國為展現工業革命的成果,舉辦了倫敦世界博覽會。 1889年,法國急起直追,也舉辦了巴黎世博會,其最佳的國力展現就是艾菲爾鐵塔高聳入雲的景象,而在這次會場上美國的展場「如一盤散沙、不堪入目」。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本文標題出自作者蔡素芬1994年出版《鹽田兒女》的原序。 完整的段落是: 「寫法傳統,無非是對人物有了真誠的感悟,寧以切合他們感情的方式,平實表達俗世生活。大千世界,驚濤與靜浪原可並容,此處無意故做詭異瑰奇。故事是大眾裡的,自然也要歸屬於大眾。」 完整文章
文/尹仲敏 從紙本書、電子書到現在的有聲書,人們究竟還可以用什麼形式來學習與閱聽?科技改變了人們的習慣,也帶領知識、文學傳播走向未來的新一章⋯⋯ 完整文章
文/A 斜槓人生,近年已成熱搜。彷彿「斜槓」一詞有着魔力,輕輕一點便能點石成金,把我們從營役苦悶的職涯拯救,從此繽紛璀璨。然而,成功的路從來不是一朝一夕。《知識變現》清晰教導我們要創建多彩斜槓人生,首先須踏實耕耘。 以下分享書中小點子及個人感悟: 第一步:找到價值興趣 完整文章
文/A 閱讀,悠悠眾生,與作者神交,結下一個緣;在紛擾的歲月裡,安定一顆躁動的心。於是,我執書。 讀的是作者的靈魂,紙本還是電子,只是靈魂的載具。能促進閱讀頻率而不傷眼的,便是好載具。因此,我首選電子閱讀器,輕便帶上千本良書,在荒涼的一角,亦不孤寂。 電子書平台眾多,電子閱讀器五花八門。我用了多天時間比較推出自家電子書閱讀器的平台,最後訂購讀墨的mooinkplus。原因如下: 1.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久未休假,前陣子硬排一週到京都放空。 從前遠行之前總得花點時間想要帶什麼書:讀到一半的那本要不要帶著繼續讀、旅程當中可能會想讀什麼──為了減少行李重量、分配箱內空間,這可是相當需要仔細考慮的議題。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對我這樣一個非常晚到的(年老的)奇幻文學讀者而言,這句尼爾.蓋曼用在短篇小說集《煙與鏡》卷頭語的文字——「然而有怪獸的地方就有奇蹟」,不啻是再適當不過的感想了。 與勒瑰恩極度不同的男性觀點,充斥著大量的雄性力量,在暗黑處、情色處、暴力處,令人有遭到巨礮轟擊的震撼,神奇的是,其中卻又隱含著某種揮之不去的絕望與憂傷。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972年,美國演化生物學家賈德.戴蒙在新幾內亞從事鳥類演化研究田野調查時,與當地的政治領袖亞力有過一番談話。 其時亞力問了一個問題: 在過去幾萬年中,他的祖先是怎麼在新幾內亞落地生根的?另外,近兩百年來,歐洲白人是怎樣使得新幾內亞淪為他們的殖民地?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李維耶負責管理一個軍用郵務機的單位,這一夜,有三名飛行員將分別從巴塔哥尼亞、智利和巴拉圭運送郵件飛回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午夜‬前,必須將這些郵件送上飛往歐洲的班機。 可是,暴風雨正是某處逐漸形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