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白色豆腐蛋糕 2017年上映的泰國電影《模犯生》徹底展現「小題大作」的精彩典範,將4個主角的考試作弊體驗,拉抬成有如諜報鬥智電影的刺激體驗,看著小琳、阿班、葛瑞絲以及阿派等人一次又一次合作完成任務,身為年輕學生的他們,要提前迎戰整個不公平的世界,展現許多神乎其技的作弊招數。 完整文章
文/厭世國文老師 按照教育部線上國語辭典對「厭世」一詞的解釋,現在我們常提到的意義,偏向指稱為「厭惡俗世,脫離塵囂」,若根據此定義看待屈原、陶淵明、蘇軾、李白,以及杜甫,以上五位高中國文課本裡常出現的作家,那麼誰最想逃離這個庸俗的世界?他們的「厭世」又有何不同? 一、屈原:厭世能量MAX–邊緣人的自言自語 完整文章
文/陳豐偉 在文學圈成名多年的女作家成英姝,前些日子在《鏡週刊》的專訪裡說她有「亞斯伯格症」。專訪裡提到的「不善融入群體、不太跟同學往來、一般婚喪喜慶一概不參加」、「對家人感情淡漠,但頗有責任感」,很有亞斯特質的既視感。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葛雷易克(James Gleick)的《我們都是時間旅人》(Time Travel : A History)書中,提及「創作」與「閱聽」之間的「時光旅行」──創作者的思索,「現在」創作之後就會成為「過去」,而閱聽者在「未來」閱讀的時候,又會回到創作者創作的「現在」,或者依著字句當中的指引身處「過去」。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陣子司馬遼太郎的《燃燒吧!劍》(燃えよ剣)讀到一半,接到替一本新書稿寫解說的邀約,於是暫停原來的閱讀進度,先讀新書稿;沒想到新書稿讀到中段,突然看見《燃燒吧!劍》裡某角色的名字──這兩個故事的時代背景有點距離,而且雖然讀得出新書稿當中會出現某個設計,但沒想到這個設計會牽連到那個角色,總之讀到時覺得相當驚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