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標題取自張惠菁最新散文集《比霧更深的地方》作者簽名版的題詞。 年假這幾天,「致善良」、「致勇氣」這兩句話一直縈繞腦際,在複雜的群體關係、多變的時代樣貎裡,更顯出堅持的必要和難度。 要說《清秀佳人》中的安妮會成為某些特質的女孩在青少年期心靈的好朋友,定然是這個故事裡,安妮身邊有養父母馬修和瑪莉拉,以及好友黛安娜、吉伯特。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陰翳來自於微光,並非絕對的黑。 燭火搖曳,不論寬敞的、逼仄的和室,將靜靜的角落,以及人的移動所帶起的風,畫出線條,這線條也是暈染的。 光是想像輝龍形容的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黑(灰),腦中就有無數畫面。 灰暗中,女人的面孔、塗黑的牙齒、剃去的眉,讓時隱時現的白皙顏臉,映現得更為鮮明。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首先這個標題的靈感完全來自於楊佳嫻老師為此書所寫的導讀,若再延伸,便是死神隨時可能降臨的幽閉青春期。 這其中又有有幾個層次可展開。 這本近乎完整的版本著實令我大吃一驚,在我腦中留存幼時所讀刪節兒童版的印象中,安妮是住在黑暗、密不通風、窄仄的閣樓,安妮是個正向、懂事,受迫害仍不屈服的孩子。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時被問到自己寫的故事裡某個角色是怎麼設計出來的,俺會不大確定該怎麼回答。 會被問到的大多是主角或重要配角,他/她們的出場時間長、戲份多,也比較容易因為面對不同衝突而讓讀者看到他們個性的不同面向;俺大多也在擬大綱之前就寫好這些角色的簡要設定,如此才好確認他/她們在某些情節裡是否可以負擔推動劇情前進或轉折的任務、不至於出現生硬的彆扭姿態。 完整文章
文/Claire Yuan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看過吉莉安.弗林的處女作《利器》,坦白說,我並不認為那是一部好小說,所以考慮了好久才決定閱讀這部《控制》。 我老婆喜歡玩遊戲,遊戲大多費人思量。不但如此,她還喜歡把生活融入遊戲之中。每年結婚紀念日,她總是精心設計一套尋寶遊戲。每則線索引向下一個埋藏線索之處。直到我抵達終點,收到禮物──page.29 完整文章
文/Sophie 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閱讀喜好是很主觀的,這只是我自己的感覺以及評論。 《梅岡城故事》並不是新書了,本書在1960年代就已出版,而且也獲得了普立茲文學獎。 這故事是藉由一個六歲小女生的眼睛來看事情,雖然一開始並沒有想像中的精彩,但是在平凡的生活中,我們也看到了在梅岡城的形形色色、每個人的隱私及他們的喜怒哀樂。 完整文章
文/松柔的長工 心要有多大的傷口才能有多大的力量去建造一座橋? 又或者應該說,這個家帶給克雷多少愛,讓他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去試著找出口進而治癒了這個家每個人心裡的傷? 在書中讓我感覺最強大的是,潘妮與麥可給予孩子們的愛與包容,也因為這樣,才能讓五個未成年的孩子在面母親的死亡及離家出走的父親還能堅強面對。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22(!)年之後,消防員的工作不是滅火,而是「打火」,收到通報,引火燒掉窩藏書籍的住家,逮捕私藏犯。 然而,一天打火員蒙塔格在一起任務中目睹了一位「殉書」的老婦人,於熊熊大火中焚身的景象,她堅定不移的神態震撼了他。 同時蒙塔格的心因一個在街上偶遇的鄰居女孩,而開了一道縫隙。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聽到惠菁點出三島由紀夫組織「楯之會」,他與眾學生會員一身戎裝,那身筆挺的制服,以及師生前往富士山集訓、在市谷自衛隊發動政變、演講和自戕的始末,「不就像是一場Cospaly嗎?」 我不禁有種醍醐灌頂、迷霧盡散的恍然之感,繼之而來的是一股難以言喻的哀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