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惠菁 ※ 原載於【Facebook】,經作者同意轉載 ※ 今天收到八旗的新書——《像我一樣黑》。這是我最近很喜歡的一本書,也為它寫了推薦序。這本書來自一個人以身涉險,進入危險的田野。 1959年,本是白人的格里芬借藥物與紫外線之助把自己的外表變成黑人,去種族隔離的南方親身經歷黑人的日常,感黑人之所感。 完整文章
文/陳紫吟 女性主義先鋒吉爾曼(Charlotte Perkins Gilman)在距今一百多年前寫下哲學著作《男性建構的世界:我們的雄性本位文化》,藉由家庭、宗教、政治和經濟等多個領域的實際情況來說明我們的世界是如何被男性所建構,吉爾曼試圖說服讀者們:我們的社會有以男性為標準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同時也是使得人類社會無法健全發展並停滯不前的原因。 打破男性建構的世界:為了平等 完整文章
文/臥斧 《1661國姓來襲》令俺十分驚豔。 先前就聽聞漫畫家李隆杰打算創作一部漫畫,以清末的台灣為舞臺,描述鄭成功與荷蘭人之間的戰役──但不以鄭成功或漢人的角度描述,而以荷蘭人的角度講述故事。俺覺得這個切入點十分有趣,自然十分期待;得知「國姓來襲」這四個字時很樂──「國姓」指的自然是「國姓爺」鄭成功,這四個字十分鮮活地點出了故事的切入角度。 完整文章
文/眼睛 星夜不只是星夜,向日葵也有別樣的意義。當你閤上這本書,你看待梵谷的每幅作品,都有與過往不同的理解。 在此之前,我對梵谷作品的印象非常粗淺,向日葵、星夜、咖啡店,還有失去耳朶的自畫像,他的畫有濃烈的筆觸,鮮明的色彩,是印象派的大家。但我不明白他的畫為何有種躁動感,和他之前的荷蘭大師都不太一樣。 完整文章
文/高澄天 談《鬼地方》之前,我想先談談這個世代文青可能不曾聽聞的故事── 暢銷長銷的程度空前,但不必那麼悲觀認定是絕後的,七、八零世代文青共同記憶朱少麟《傷心咖啡店之歌》,作者曾經四處投稿,遭到七、八家出版社拒絕,直到稿件輾轉到了九歌,當時九歌創辦人蔡文甫先生先讀完原稿,一句:「這小說好看,不必刪。」,締造了一個出版傳奇。 完整文章
文/KURUMA 兩人坐在老人床邊,一時沉默了下來,林邑帆邊喝著奶茶邊觀察著急診室裡的人們,雨禾則握著鐵罐看著床上的爺爺。這一連串折騰下來,時間已經是深夜將近兩點,早前哄鬧的急診也安靜了下來,門外的雨聲原本稍停後,又變大了起來。 林邑帆想叫雨禾睡一下,又明白第一次經歷這些的少年必定睡不著,想了想,還是開口問,「你爸爸……常那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