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米雪兒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在書中,艾美和莎拉就如同一虛一實,對照出破輪鎮的過去與未來。死去的艾美藉由信件,讓讀者看到破輪鎮過往的歷史和生活故事,活著的莎拉則透過書本,讓破輪鎮注入一股新的活水,開啟鎮民內心緊閉的那扇窗,重新改變了破輪鎮幾乎衰亡的命運,也繼續延續了艾美溫暖人心的精神力量。 完整文章
文/王思雁 「要怎麼做,她才願意原諒我?」           ──說對不起前,要先搞懂的五種道歉語言 你也有過這樣的狀況嗎? 與另一半在爭吵過後,好不容易拉下面子說出:「對不起。」 沒想到對方的回應卻是:「知道對不起就好,然後勒?沒有別的要說嗎?」 「我就已經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然後一波未平,另一波戰火又起…… 他似乎等不到你的道歉;而你卻認為你已經道歉了。 完整文章
文/blattus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非常好看的一本小說。封面也設計得很棒,但是某兩本根本比不上本書的書名卻成了封面設計的最大敗筆。此外,也有太多應該印在腰帶上就好的東西卻印在封面上了。 牢騷發完,切入正題。 《丈量世界》的主角是這兩個了不起的傢伙:高斯與洪堡,或許因為我本身是學科學的吧,這個題材的確很有吸引力。 完整文章
文/張安柏(實驗教育工作者),經作者同意轉載 《絕望者之歌》一書的出現,佔盡天時,地利與人和的優勢要件。挾帶全球對川普當選的集體焦慮,挫敗的菁英資本主義者亟需找到答案的出口;在媒體的強力包裝及推波助瀾下,讓這本書在今年化身為理解川普支持者的最佳解答書。 作者J. 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