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讀《關蒂的按鈕盒》(Gwendy’s Button Box)時,想起自己早年讀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作品時的感覺。 俺讀的第一個老金故事是《圖書館警察》(The Library Policeman)。這個故事原來是老金1990年中篇合集《Four Past Midnight》的第三篇,《Four Past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960年代,人類學家奧斯卡‧路易士多次前往拉丁美洲,以田野調查的方式,記錄一個國家和家庭的貧窮現狀,試圖找尋為何貧窮會成為一種代代相傳,無法擺脫的原因。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精明富有的愛米莉亞小姐愛上來歷不明且身有殘疾的駝子表哥,不但讓他登堂入室,而且把愛米莉亞小姐原本經營的雜貨鋪,變成一處鎮民每日歡聚的熟鬧咖啡館。 一天,變故降臨,愛米莉亞小姐的丈夫刑滿即將歸來,一場惡鬥一觸即發。 愛為何物?愛有否終點?輸贏怎算? 可憐的愛米莉亞小姐如何面對這場決鬥? 咖啡館的燈火黯淡之後,主人公的結局如何?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七彩蝴蝶髮箍〉。大意是:夏志翔的大阿姨為了幫舅舅分攤外公替人作保,所留下的龐大債務,犧牲自己的幸福,終身未婚,而舅舅也是理想的犧牲者,他因此放棄他的遊唱詩人的夢。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刊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1996年,電影《驚悚》(Primal Fear)上映。 《驚悚》掛名的主角是李察.吉爾(Richard Gere),雖然彼時他已經不是1980年演出《美國舞男》(American Gigolo)時的奶油小生,但1990年的《麻雀變鳳凰》(Pertty Woman)及1995年的《第一武士》(First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油桐花咖啡杯〉。大意是:某縣的縣長因為強制徵收民地,再與建商勾結,牟取暴利,中飽私囊,以致地主憂憤自殺。 被徵收的民地後來開了家咖啡店,而那位地主的外孫女雅婷在那裡打工。為了替外公討回一口氣,當縣長來光顧時,她「用雙倍的咖啡粉泡濃縮咖啡,用高濃度的咖啡因誘發縣長心律不整」,最後喪命。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理髮手推剪〉。大意是:玉蘭與阿娥在一家理髮廳當學徒。玉蘭資質平庸,個性老實,阿娥則聰明伶俐,八面玲瓏。阿娥長期偷竊櫃台抽屜的銅板,但因為她善於逢迎拍馬屁,使得老闆娘不疑是她,而懷疑是玉蘭。有回老闆娘在她們的通鋪上撿到六個十元銅板,那些銅板正落在玉蘭左腰邊,從此玉蘭更沒有好日子可過,一再被老闆娘與阿娥奚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