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11年曾因重讀三毛寫了一首短詩〈他走了以後〉。 他走了, 雲高高的,雲低低的。 他在一艘木舟裡, 手握著槳,不在海上,在樹梢。 他走了以後, 我沒醒過,我沒睡著。 我還留在他走了的地方。 近日再讀《撒哈拉歲月》,彷彿又見到三毛和荷西手拉著手。 一個與世界格格不入的小女孩,在1980年代,要鼓起多大的勇氣才能走向遠方? 完整文章
文/銀色快手 別搞錯了!這裡不是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 所以不會有什麼把學生送進來,結業完畢就會成為魔法師這種事,絕對沒有。恭心學園是一所管教相當嚴格的住宿學校,創始人是有超乎尋常熱忱的教育評論家松田美昭,學校讓家長把難以管教的孩子送進來,協助培育出優良品格的乖學生並考上理想的學校。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為什麼他會被殺死?為什麼會死得那麼慘?他做了什麼遭來橫禍?他有預感自己會死嗎?當時是什麼狀況?有人知道這樁計謀嗎?怎麼會沒有人出來阻止慘案發生? 以《百年孤寂》征服千萬讀者的馬奎斯說《預知死亡紀事》才是他比較滿意的作品。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其實你不懂我》(You Will Know Me)的時候,俺不大明白這個故事「懸疑」在哪裡,也搞不懂為啥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會在他的推特上吶喊,「這本小說實在太了不起,讓我冒出一身美好的冷汗。」(What an excellent novel. Gave me the creeps in the best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傷疤是無盡的勞動。清潔女工、急診室護士、家務及其他藍領工作留下的。 傷疤也是32歲三段婚姻、四個孩子、為戒除酒癮痛苦掙扎,美、墨兩地四處遷徙飄流,一道道刻畫下的。 露西亞·柏林一直要到2015年,她逝世11年後出版了《清潔女工手記》選集才真正聲名大躁,與約翰·齊佛、理查.葉慈並列短篇小說名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黃色電影》是21度與諾貝爾文學獎錯身的文學大家葛雷安.格林的短篇小說集,共收錄兩個部分:「二十一個故事」21篇,和「現實感」4篇,共25篇作品。 領讀人浩偉特別提出來談的第一篇是用做書名的〈黃色電影〉,描述一對在婚姻生活長期的磨損後,愛意蕩然無存的夫妻到遠方旅行,因想體會刺激的經驗,兩人結伴去一破敗隱蔽處看了一場黃色電影。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下定決心仔細重讀《雨月物語》始於2008年左右開始籌劃出版森見登美彥的作品《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 京都出身的森見多次自承深受《雨月物語》影響,幾乎可説奉為創作原點。 而且一查之下,這部江戶後期1776年出版的怪談,亦深深影響了後世的泉鏡花、黑澤明、平野啓一郎等人,何況溝口健二改編、因高度藝術成就而贏得威尼斯影展銀獅獎的同名電影。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意外遇見一個人,意外成了家,意外很快地懷了一個新生命。 一切似乎措手不及,但一切又彷彿塵埃落定,靠了岸。 新的起點伴隨著舊的來路,是女性自身的回顧,也是同時代類似心路歷程女子的面容爬梳,作者以她老練的文字寫出細膩的心思轉折、期盼、忐忑與某種興高采烈、某種獲得之後的迷茫。 這是女人獨一的遭遇與命運,女人才懂的失落、飽滿、雀躍與謙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