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羅》播得很熱鬧,前幾集觀眾們的鬥嘴也很熱鬧,有人認為影集拍得不好,有人認為可以再現某個時期的台灣就相當值得肯定。這些看似相互攻擊的意見其實並不彼此砥觸,因為它們聚焦的其實是同一部作品的不同部分,而戲劇的確也讓更多人開始關注那段自己不熟悉的台灣歷史,無論是好奇、質疑、糾錯或嘗試理解,都不是壞事。 完整文章
被疫情從2020年推遲到20201年的東京奧運,讓很多人對在日本奮戰的「台灣之光」留下深刻印象,不過,同樣在2001年8月,台灣人李琴峰以日語寫作,在日本拿下重要的文學獎項「芥川賞」,而這個相對靜態的台灣之光,背後的辛苦奮鬥並沒有比較少。李琴峰的得獎作品雖然還沒中譯,但她在台灣出版的前兩部作品,馬上衝進熱門榜──國家、文化、語言、性別,李琴峰的作品淡然自處,但有廣泛的議題關注。 完整文章
「你以為我說故事是要你得到教訓嗎?怪物說。你以為我穿越時空徒步至此,是為了要教你友善的一課嗎?」《怪物來敲門》裡的怪物對男孩主角這麼說。故事不總是甜美溫暖,它們可能會讓我們害怕、受傷,但真正的好故事,會替我們未雨綢繆,替後續的人生挑戰預做準備。 完整文章
有些人從小立志賺大錢,有些人看起來只喜歡做夢;有些人會利用組織獲利有些人會因為組織受苦,而有些人只希望夜半之際,能有個地方提供溫暖肚腹的食物,讓心也覺得偎得上一些溫度。 閱讀的好處,就是可以選擇協助自己達成目標的工具書、完備自身概念的理論書、提供各式不同人生以供內省或參照的小說,或者在疫病肆虐期間不好直接外出吃食的暖胃感受。 完整文章
讀書一直是個私己的活動。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尤其是小說)就像自己進入另一個世界,但看電影聽音樂也是呀(不是夢的世界哦);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的時候大家都很安靜不會彼此對話,但那只是因為你運氣好(有些人讀書的反應可大了,再說,看電影時也不該彼此對話啊)。其實,真正就算是一群人在同一個房間裡讀同一本書,每個人看的速度也不會一樣──這和看電影、聽音樂會等等同屬閱聽經驗的狀況不同。 完整文章
以《正義》一書聞名世界的哈佛教授桑德爾,每次出版的作品都很奇妙。首先,桑德爾的作品很易讀,沒有艱澀的名詞,沒有賣弄的做作,讀起來都比書名有趣(呃);再者,他總會提出一些日常裡就看得到或想得到的實例,但引導大家進行從沒仔細想過的深入思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