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創作者專攻某個領域、專寫某一種作品,寫著寫著寫出了他個人獨有的風格,讓自己成了個領域的大師級代表人物;然後他們會偶爾跨出去玩一下別的,讓讀者在驚嚇當中看清真相──可能是「原來這個作者除了那個類型之外寫什麼都很爛好吧就算不很爛總之也稱不不上好」,或者「哇哩咧原來這個人寫什麼都這麼強!」 完整文章
路上總有廣告。走路時會看到貼在牆上的海報,開車時會經過高高豎起的看板,有的好看,有的無聊,有的獵奇,大部分你大概過眼即忘。 但,事實上,路上並非「總」有廣告,能不能在公眾場合貼廣告,在某些國家還曾經引發爭議──先不管內容好不好看,重點是我又不想看、這也不是政府要公告周知的東西,你憑什麼把資訊貼在公眾場合逼我看呢? 完整文章
因為接連有馬拉松上場,所以漫畫、輕小說及推理作品大量湧進閱讀榜,比拚狀況相當激烈,有以《屍人莊殺人事件》技驚四座的今村昌弘新作,有又要上法庭辯論又要面對黑幫威脅的騙子律師,有「不是要推理出真相,而是要『虛構』出一個『令人相信』的假相來取代真相才能解決事件」的《虛構推理》系列作品,有被小讀者大讚「比《哈利波特》更好看!」的陳浩基短篇連作《氣球人》。 完整文章
故事的主角面對衝突、做出對應行動解決衝突,就會開始發展出情節──很多教人寫小說的書都會提到這個概念。而主角要解決衝突,大概有兩種方向,一是從自己原有的知識技能裡找出對策,一是學習或體悟新的知識技能;當然你可能認為「逃走雖然可恥但是有用」,但這個選項其實也是衝突的解決方式之一,選了這個之後還是要靠原有技能或新學知識繼續──啊不然是要逃去哪裡? 完整文章
是首善之區,也就是殺戮之地;是文化之城,也就是鬼魅之域。臥斧老師一開始講的絕對不是你馬上想到的那個都城,但你馬上想到的那個都城絕對符合這些條件──而那個讓一切都變成幢幢鬼影的政府,不僅不只國內人民講鬼故事,甚至不想讓國外的全世界知道他們的鬼故事。 完整文章
當主管之後的人生到底有多崩潰?超速的學習方法到底有多會超?每回暢銷榜,都可以看到Readmoo的讀者都用行動告訴其他讀者:有些書真的很厲害,它們能修正你從前的誤解、提供你把事情做得更快更順的好方法,或者至少提供某種你以為不可能但事實上有可能達成的新想像。 當然,真要辦到什麼,得真去做;但我們也不該否認,知道從哪裡開始、怎麼進行、朝哪個方向走去,會讓我們省下許多蒙頭瞎撞的時間。 完整文章
或許因為武漢肺炎疫情之故,這回暢銷榜中,小說數量很多,畢竟小說最大最明顯的功能,就可以解悶。 有趣的是,這些進榜小說樣貌各異,並未集中在某種特定類型,有講職場的,有講犯罪的,有顯出創作者不同創作年代心境及思緒流轉的,有顯示創作在超過三十年前就已洞燭機先預言未來的,有被一堆文學大師視為老師的經典作品,就算是以同樣議題統整、舉辦閱讀馬拉松的各式作品,也有各自不同的動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