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黃彥霖 美籍作家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在以《追風箏的孩子》(The Kite Runner)大獲成功後,十多年來始終關注著故鄉阿富汗以及中東鄰近國家的戰爭情勢,更於2006年獲選為聯合國難民署(United Nation’s Refugee Agency,UNHCR)的親善大使,積極投身協助難民的人道工作。他所執筆的最新短片作品《海禱》(Sea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公眾人物身處世界巔峰,站在群眾目光中心。成為焦點,除了眾人欽慕的關注與財富外,隨之而來的是不容忽視的發言權與非同小可的影響力。好萊塢有眾多名人在享受成就的同時也不忘社會責任,善用自身魅力與影響力,試圖使世界成為更好的地方。他們創立基金會、捐款、為弱勢演講,而另一種可能,則是推廣閱讀與投身出版業。 艾美獎得主,莎拉.潔西卡.帕克(Sarah Jessica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也許你喜歡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小說,也許你看過由史蒂芬.金小說改編的、品質良莠不一但數量驚人的電影和影集,也許你喜歡恐怖故事,也許上述種種,你都不喜歡──這不打緊。 因為,你一定會喜歡我要告訴你的這個故事。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我們都知道一本書不能用封面來判斷,但是一個人的個性可以從他讀的書來判斷嗎?《Bustle》的編輯群們會告訴你:可以的。 《Bustle》曾經編寫過一系列「以書取人」的文章,在最新一篇〈你最愛的書怎麼透露出你的性格〉(What Your Favorite Book Says About Your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記憶時常參雜五感的各種交織組合,以及矛盾的情感,例如母親在家中廚房不假掩飾的指令,「把雞的皮剝掉,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訴我,把大蒜搗碎!」美食作家菈奧(Tejal Rao)如此形容:「祈使語氣(imperative mood)的粗魯可以是親密的。」 菈奧是《紐約時報》的專欄美食作家與評論家,近日在專欄發表的文章〈閱讀食譜的樂趣〉(The Joy of Reading About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1997年初夏,6月26日,英國出版社Bloomsbury發行了一本童書,初版五百本精裝書當中,有三百本捐贈給圖書館。這是一系列作品的第一冊,長度是誰都不敢想的九萬餘字——說真的,有哪個小孩會願意自己乖乖讀完長達九萬字的小說呢?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愛因斯坦說:「時間是相對的。」 移動的速度越快,經歷的時間就相對緩慢。當一個人的速度接近光速時,他的時間會慢到彷彿靜止一樣,而當他超越光速,他的時間就會開始往後倒退。 那麼,翻開一本書或進入一篇故事時,移動的速度有多快?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歷史開始之前,人類便在學習。人類觀察、觸碰與記憶所處的世界,將所見所聞轉化為知識,並以各種方式記錄傳承。最初只有話語,然後話語被編織成故事,故事再傳唱成歌謠,音節與意義而後被賦予形體,形體成為文字,文字落腳在金石、獸骨上,泥板、竹簡、布帛接著出現,最後有了紙,紙集結成書。知識的形體不會停止變換,就如人類學習的方式也不會停止改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