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基因》作者,英國演化生物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另一身分是鐵桿無神論者。某次演講的QA時間,一位聽眾挑釁的提問:「你不相信上帝存在,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搞錯了,那怎麼辦?」,結果沒想到道金斯的回應更嗆,當時的問答影片在網路上到處流傳,我出於興趣譯了一個版本,你可以參考: 如果我搞錯了怎麼辦? 完整文章
以將來小孩的福祉為考量,我們該生小孩嗎? 對這問題,大家在生命每個階段的判斷都可能不同,然而我們的判斷方式大概不會差太多:首先,列出這小孩出生後可能得到的快樂和幸福,再來,列出這小孩出生後可能遭遇的痛苦,最後比較這兩者。 完整文章
大概十年前開始,我逐漸相信自己是個自由主義者(liberal),舉例幾個跡象: 除非妨礙他人,否則我支持個體的權利。例如,我反對國高中因為學生不穿制服或「髮型怪異」而處罰他們。 除非會造成不公平的傷害,否則我支持交易的自由。例如考慮到大麻對身體的傷害甚至不如菸酒,我支持大麻的栽種和交易合法化。 我相信社會應該協助人活出自我。例如,我支持多元開放的國民教育,也支持國家提供低廉的高等教育。 完整文章
常常不是,其實我們是在討論其他東西。 幾天前,我跟家人一起開始看《怪奇物語》第四季。這季的開頭從一個陌生中年男子的早晨開始:他泡茶、打開報紙解拼字遊戲(總共61題),接著修剪盆栽。我脫口而出:他好閒喔。 「好閒」字面意義是「時間很多」,這名中年男子的時間很多嗎?若跟著往下看影集,你會發現答案應該是否定的。頂多只能合理推論:他設法安排了餘裕,在那個早晨做他喜歡的事情。 完整文章
變形機器人玩具有時候用「替代零件」輔助變形。例如機器人的腳要變成車子,但是技術或成本無法支持讓腳掌直接轉換角度成為駕駛艙,所以用另一個零件代替。 我猜測多數人都跟我一樣,如果可以的話寧願選擇「真正的變形」,而不是這種「替代零件變形」。如果我可以直接扭轉腳掌的角度,讓它變成駕駛艙,豈不是更讚? 問題是,我們為什麼有這種偏好? 完整文章
人類社會往往對於生育有很正面的看法,認為生小孩是好事該鼓勵。如果你明明懷孕了卻不打算懷孕到底,則不負責任。延續〈身為胚胎,我寧願出生在一個能自由墮胎的社會〉的非主流看法,以下我將說明這種觀念並不公平,高估了「生命存在」這件事情本身的價值,並讓人類更容易陷入不好的處境。 一致性的論證 完整文章
許多人覺得被騙很丟臉,這是為什麼詐騙受害者往往不願意求援和報案,也是為什麼有些人會容忍自己受到「感情欺騙」。對一些人來說,受騙就跟被欺負一樣,展現出自己的弱點和不足,然而真是如此嗎? 被騙代表你笨嗎? 當你被騙,通常代表你受誘導搞錯實情,並可能因此蒙受損失。若我們把「掌握實情」當成一種認知成就,顯示人的認知表現卓越,那搞錯實情似乎顯示相反評價。 完整文章
「你怎麼知道植物不會痛?」 ⁡ 很難判斷是不是開玩笑,不過這個問題常用來挑戰動物權支持者: ⁡ 「你支持動物權,所以你盡量吃素,但你怎麼知道菜不會痛?」 ⁡ 青菜沒有感覺是一般人的常識,這個問題直接違反常識,但這也是它的奸巧之處。就像劈頭問你「你怎麼知道自己存在?」一樣,這問題把人強迫拉進哲學脈絡,提高知識的門檻,讓人感覺自己似乎真的必須證明植物不會痛,才能安心吃地瓜葉和蘋果。 ⁡ 完整文章
很多時候知道事情怎麼做不代表你辦得到,因為你想要自己想要做,不代表你想要做。 比利時作家 Nathan Uyttendael 的書《優雅反駁的技術》羅列人回應不同意見的技巧,當中主要內容來自工程師格雷厄姆(Paul Graham)的「反駁金字塔」。格雷厄姆在2008年左右寫了《How t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