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篇文章〈思想實驗與《維根斯坦的甲蟲》〉我初步介紹了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並提醒大家如何了解個別思想實驗的「初衷」,來讓思想實驗能順利達成它們的功能,例如協助推論、釐清概念等等。在這篇文章裡,我們要來談一些比較進階的東西:哲學家處理思想實驗的技術。 思想實驗在道德哲學上的常見用法 完整文章
不管是寫哲學文章還是演講,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大概是我最常用來說明哲學的方式。思想實驗透過明確的假想情況,來引誘出人的直覺(在這種意義下,也被稱為「直覺幫浦」(intuition pump),或者推論出有意義的結果。 由《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的作者桑德爾(Michael 完整文章
春節連假,當然要讓平常被壓榨著寫稿的專欄作家們喘口氣,在雞年咕咕幾聲,同讀者們聊聊舊年心得新年展望,除了寫專欄之外好好交心一下。是故專欄作家們在新年開始之前被逼著交出了【專欄咕咕叫】系列專文,在線上陪大家一起過年~ (編按:想喘口氣?那是我騙你的啦咈咈咈~) 一、過去一年裡讀過最推薦的書 完整文章
哲學家花費許多時間企圖找出各種概念的定義。如果你有注意到的話,那些典型的哲學問題,都是關於抽象概念的定義: 什麼是「正義」? 什麼是「心靈」? 什麼是「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同樣格式的問題,若把主角換成具體的東西,就會看起來好像比較好回答,但其實不然。例如: 什麼是「蜥蜴」? 完整文章
每次哲學演講,只要有討論到社會議題,QA時間就會被問「跟不同立場的人如何有效溝通?」這兩天當然也被問了。 在現場,我還是依照理想上的說法,建議大家把階段性目標設為「讓自己理解對方背後的顧慮和理由」而非「說服對方」。我相信這樣不但有助於討論氣氛,也有助於溝通效果。 完整文章
如果政治是戰鬥,民主政體的好處就是盡量用理由的戰鬥取代血肉的戰鬥:面對公共爭議,雙方或多方各自舉出理由,說服其他剛好有在聽的公民。 或許價值觀很難有對錯,但理由可以有好壞,所以,這種溝通方式在理想的情況下,即便不動用多數決,還是有機會解決一些爭端。然而,在公共討論中,有些理由註定無法出席戰鬥:來自教義的理由,或者說,宗教理由。 宗教理由與公共理由 完整文章
上週,在一場討論同志婚姻的演講裡,有位先生在會後找我問問題,說自己陷入一個矛盾。他說,他支持同性婚姻,但是不喜歡同志。 「你是說你支持同性伴侶有結婚的權利,但是你不喜歡……例如說看到男男親吻會覺得很噁心這樣嗎?」他說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