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疑論(skepticism)是哲學領域的一種挑戰,懷疑論者抬高知識門檻,來測試我們對認知的理解,並考驗理論的根基和人類的創意,像是: 你以為存在的世界其實不存在,你只是一粒泡在培養皿裡的大腦,你感知的一切,包括這篇文章,都是邪惡科學家透過神經電子訊號為你營造的幻象。 問題:我們怎麼知道自己是處於上述處境,還是生活在真實的世界? 完整文章
「女生不要穿太露,以免被性騷擾/性侵」,對於這種「善意提醒」,我一直抱持懷疑。批評者認為這種建議是譴責受害者,並試圖說明這種建議的效果沒有證據支持。支持者則強調自己出於善意,並主張說,就算沒證據支持衣著覆蓋率和受侵害率成反比,最合理的選擇依然是「寧可信其有」。 大家應該聽過一個笑話,A和B討論要一起去露營: A:那如果遇到熊,我們可以怎麼辦? B:逃跑? A:你又跑不贏熊 完整文章
台灣越來越重視思辨和論說。2018年開始學測國文寫作一反過去抒情散文的傳統,改成「知性」和「情意」兩大題,其中「知性」大致上就是寫論說文,考驗學生理解資料、建立論證、說明理由的能力。現在的高中生,除了散文、小說、新詩的文學獎,也有論述型的獎項可以參加,如師大持續舉辦的「人文經典會考」、Mplus和文化部舉辦的「青少年評論文學獎」,以及過去這個專欄介紹過的Phedo哲學獎。 完整文章
本屆金鐘獎「兒童少年節目主持人獎」由原住民族電視台節目《kakudan時光機》奪得,主持人Buya(陳宇)和Pangoyod(鍾家駿)穿族服上台領獎。若以主流服裝分類來描述,Buya的泰雅族服接近長袖裙,而Pangoyod的達悟族服則接近背心和丁字褲。隨後,媒體以「大露屁股蛋」等措辭下標報導Pangoyod的衣著,受到輿論批評,認為這樣做歧視原住民族、不尊重多元文化。 完整文章
幾百年來,科幻故事和哲學互相提供靈感和好用的點子。不同世代的哲學課堂上,老師有時會發現《駭客任務》是讓學生理解桶中腦(brain in a vat)的捷徑,而《銀翼殺手》裡的仿生人則有機會協助說明心靈哲學上的行為主義(behaviorism)或多重可實現性(multiple 完整文章
朱宥勳《作家生存攻略》介紹作家如何存活,書裡開宗明義只談庸俗的事。不講文學的深度和技術,而是講投稿、參賽、出版和演講,因為就是這些事情,讓有深度和技術的文學人能在當前世界活下來,繼續創作好作品。這個切點有意義,照朱宥勳的看法,它能把文學人從浪漫拉回現實,在我看來,它也讓這本書除了適用於文學人,能進一步適用於其他靠文字創作過活的人,真正廣義上的「作家」。 台灣能有「大眾哲學圈」嗎? 完整文章
我決定趁年輕寫下這篇文章,以免老的時候反悔。 「一代不如一代」這種指責很常見,以臺灣來說,「現在的年輕人⋯⋯」起手,搭配對比句型「我們以前⋯⋯」補刀,是耳熟能詳的批評句型。把這些批評集合起來,不免讓人擔憂,八零或九零後的臺灣小孩到底出了什麼事。 完整文章
「你不覺得這些哲學問題都很無聊嗎?」有一次我的哲學老師這樣說:「比如自由意志好了。不管怎麼討論,最後要嘛人有自由意志,要嘛沒有。兩個結局你早就知道,不管哪個發生,你都不意外」 「所以呢?」 「所以,魔鬼藏在細節裡」 結局的吸引力 柯文哲出席北市教育局閱讀推廣活動,說《老人與海》很無聊,他都跳過中間看結局就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