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讀川端康成《古都》,一對孿生姊妹,一個在原生家庭成長,一個遭親生父母棄養而被養父母收容。兩人在不同環境下成長,遭棄養的嬰孩被有錢人家收養,成為富家女,反而是留在親生父母身旁的孩子,因為父母早逝,寄人籬下,只能打雜幫傭。 造化弄人,命運難測。可是為什麼其中一個小孩會被棄養呢?雖然經濟條件是一個考量,但小說寫道,另一個可能原因:她的父母覺得生雙胞胎無臉見人。 完整文章
楊斯棓的棓,不好念,但是很好記。棓,念成棒,記憶口訣是:楊斯棓很棒。 還可以比照007電影的經典台詞: Bond, James Bond,設計對白:棓,楊斯棓。 為什麼捧得這麼高?不單單《人生路引:我從閱讀中練就的28個基本功》上市七個月,近二十刷;也不只是他獲選為金石堂2020年星勢力作家;或者前幾年免費反核演講達222場。最重要的是 完整文章
吳明益說話沒有在客氣的。作家的偉大作品/偉大的作家寫出的偉大作品/偉大的作家以偉大的心靈寫出的偉大作品,這幾句之間的關係,一般說法,偉大的作家能夠寫出偉大的作品,因為他們擁有偉大的心靈。 作品=心靈,兩者是畫上等號的。 完整文章
很多年了,每週同樣的時段,同樣一家按摩院,同一位師傅。久推成良師,自己也學會了。後來也會去別家多按幾次,去的都是盲人按摩院,師傅或弱視或全盲。有時候與師傅閒聊,有時候聽師傅與其他客人對話,對盲人的生活模式、心境,算是有了基本認識,所以讀畢飛宇的《推拿》,備感親切。 完整文章
《鬼地方》之後,陳思宏寫了另一部夏日系列的長篇小說《佛羅里達變形記》。 《鬼地方》寫空間,以空間帶出時間;《佛羅里達變形記》寫時間,用時間拉開空間。但兩者都在描述生命的崩壞、混亂等狀態,藉由朝陽、暴雨、陰霾等成長經歷中的多變氣候,呈現束縛與自由、沉淪與脫逃、夢想與失落等對比。 完整文章
長篇小說開頭太重要,有的開不好,悶,讀幾頁便放棄了,有的吸引你一路讀下去,欲罷不能。恒川光太郎《金色大人》,一開始便讓我好奇,想知道然後呢?然後,一部厚厚的小說便讀完了。 喜歡《金色大人》的開頭,是因為牽涉到安樂死的話題。不是現在我們提到的安樂死,而是真正的安樂的死亡──既安且樂,在祥和夢境般的情境中離開世間。若真能如此好死,死亡或許不會那麼令人生畏恐懼吧。 完整文章
保羅.科爾賀以《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崛起文壇,名滿天下。記者採訪說到這部小說已銷三千萬冊,保羅玩笑糾正:「是超過三千五百萬冊,⋯⋯這還不包括盜版的數量。」更不用說他的所有作品被譯成八十一種語言,銷量冊數破億。 保羅.科爾賀能牢記暢銷數量,是有道理的,這份成就得之不易,怎不好好珍惜,羅縷記存? 完整文章
《正常人》從小說紅到影視,原著迭獲大獎肯定。好奇者若想知道主題內容,採用谷阿莫說電影的方式,大概一兩句話就講完了。 真的一兩句話就講完了。故事很簡單,說的是一對青年男女,四年來分分合合的過程,主軸就是他們兩人合、分、合、分、合、分、合、分⋯⋯不斷循環。 分合,不是因為時代動亂,或家族反對等外力介入,純為兩人性格形成的糾結,分分合合,情路曲折。 完整文章
理查.費納根的長篇小說《歲月之門》,像是慢動作鏡頭組合起來的電影。戲劇性不強——從讀者一端的閱讀感受來說,雖有情節,但轉折之處不夠曲折,偶有風起,不夠雲湧。但對書中人物來說,衝擊力強大無比,生命暴雨把他們的人生路基給沖毀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