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書房開店十年了, 十年辛苦不尋常,為此特別募資,出版紀念三書,《馴字的人——寒冬未盡的紙本書出版紀事》便是出版成果。 《馴字的人》選定十年來在小小書房的前十名暢銷書,訪問相關的出版人,談這些書的生產過程,以及他們的出版理念、生涯回顧與展望。 完整文章
教過一年書,私立高職工商科,一週二十七堂國文課,二、三年級,五個班。 沒有道具,不會創意教學 ,只靠一張嘴,以及剛退伍的年輕憨膽。有點困擾的,不是備課,不是如何以白話譯解文言文,而是如何讓同學不要睡著,如何撐到下課。 完整文章
吳敏顯在短篇小說集《坐罐仔的人》裡塑造了幾個人物,形象浮現紙上,讓人印象深刻。以這些主角為主的幾篇,大概也是小說集裡最好的作品。這些人物,行為古怪,經村民臆測談論謠傳後,更顯得神秘莫解。所以致此,主要是因為這些怪咖對自己的行為舉止或想法,不解釋,不說明,甚至故意誤導。從他們與村民的應對不難想見,儘管表面互動良好,仍難掩內心的孤獨,他們最深沈的一面不願輕易示人。 完整文章
十幾天前某日,我的臉書頁面不斷傳來通知:「某某某評論了小小書房」,也有許多臉友在小小書房粉絲頁留言。此事不尋常,在「有河book」宣布結束後,不免讓人忐忑,莫非⋯⋯。 沒事。原來是有一臉友在書店裡,感覺甚不愉快,因而滿腹牢騷,在粉絲頁給予一顆星負評,並留言批評。此舉令小小之友不滿,於是留言反制,為書店打氣。 完整文章
五年前,我曾在副刊以〈書海無邊,網路是岸〉為題,發表文章,宣稱「現在正是閱讀的美好時代」。五年之後,我仍然持此論點,且認為如今閱讀環境更好過當時。 日前在台中新手書店演講,我列出十個理由說明為什麼「現在是閱讀最好的時代」。或許有人會問,現在不是生意難做,出版社哀哀叫,實體書店一家家關門嗎?不管是不是,那是另一件事,對閱讀者而言,現在卻是閱讀的好時光。 完整文章
喜歡讀走路的書。有的書整本在走路,像蔡逸君《跟我一起走》,如卜洛克套用其小說書名而來的《八百萬種走法》,當然也包括經典的《浪遊之歌:走路的歷史》。或者在書裡有人走來走去,如房慧真的幾本散文,或張大春短篇小說〈走路人〉,讀來皆興趣盎然。 完整文章
▶▶上一篇:〈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上)〉 在小說中,李國華是反派角色,是推動情節最主要的人物,沒有他的情色狩獵活動,天下便太平無事矣。可惜林奕含刻畫這個角色並未成功。為凸顯他的罪孽深重,作者把他妖魔化到極大值,對其生理的描繪大於心理的剖析,這位文學底子深厚,年過中年,有羅麗泰情結,色膽包天的國文老師,其複雜的心境,深沈的心思,已非作者細緻的文筆所能駕馭。 完整文章
他是小鎮最好的理髮師,多年來為客人理髮、刮鬍子,不曾失手讓顧客淌一滴血。 但這一天,他內心掙扎,要不要對客人下手?只要刮鬍子時輕輕一刀,就可以割破他的咽喉。 客人是一名上尉,來到小鎮,討伐據守當地的反抗軍。這天,上尉深入叢林,逮捕了十四人。俘虜將在當晚六點,於學校操場公開處死。 行刑時間還沒到,上尉先到理髮店刮鬍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