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讀起來,心那麼酸,又那麼暖。 心怎麼可能不酸?四歲母離,避居美國,母女隔海卅餘載不相見,父親風流黑狗兄般,風流雲飄,經常失蹤。姊妹相依為命。 但何以不怨無恨?田威寧第一本《寧視》線索微露,有些成長中感受到的人情暖意,讓生命之樹潤澤露濕,不致枯竭。但顯然還有其他因子,也不是「我擁有召喚善意的眼睛,不知什麼叫痛與恨。」「我活出陽光普照,被認為幾乎可成為勵志書的人生。」這麼簡單的解釋。 完整文章
一樣的情境設定:位於偏遠車站內的小書店,有座廢棄的地下月台改造的超大書庫,傳聞中,「告訴店長你在找的書吧,他一定會幫你找到。」一樣說的是人與書的連結,是人與人,人與書店,書與書,書與書店的故事。《星期五的書店:夏天與汽水》作為《星期五的書店》的續集,夏天是副題,也是主要意象。夏天象徵青春洋溢,是熱情,是光亮。 《星期五的書店:夏天與汽水》是充滿青春氣息的小說,但青春是什麼呢? 完整文章
這個冠狀肺炎病毒,不論命名為新冠或武漢,不論人類決定與之共存或清零,這幾年它與世人長相左右,真是受夠了,疫苗一劑一劑追打,沒完沒了,目前還看不到邊,人類史上從未有一種疫苗需要每隔幾個月就追打的。如今大家忙著對抗病毒,它是怎麼來的?愈來愈難追索。病毒來源成謎——謎,或許應該說是祕密,不可說的祕密。許多專家學者欲言又止,許多資料被刪除,許多事實被隱匿。但廖亦武不放過這個題目。 完整文章
吳妮民的散文著作《私房藥》《小毛病》,讀來扣人心弦。她從醫師的角度,以文字逼視衰頽老病的殘酷與無奈,不論寫的是靜態如頹然臥病,或者動態如病患血崩膿噴,或千鈞一髮的急救措施,均寫得令人怵目驚心。即使只是平實寫下日常見聞,如暗夜救護車鳴響的警笛,老年人空洞眼神下的漫漫寂寞,也能讓人感同身受而勾起驚心感應。 完整文章
詩人蔡宛璇自稱不擅長抽象思維(訪談見《運字的人》),這可能不是自謙之詞。蔡宛璇是詩人,也是視覺藝術家,感官敏銳,反映在詩作裡,感官經驗的描寫既多且好,抽象思維的表現相對較少,但她強在懂得把強項放大,蓋過不足之處,她長於以感官經驗表達抽象思維,對於生命、生活與生態的省思,不出之以哲理推想,而是透過自然景物和環境生態的表相與現象,來傳達一些概念或主張。如〈因緣〉。 完整文章
1981年春節,畫家張大千籌設家宴,準備親自下廚,邀請張學良夫婦吃飯。為此,張大千寫下菜單。然而好事多磨,這場飯局從大年初一直拖到十六。 為什麼拖延?張學良長期被軟禁監控,而彼時中共推動改革,加強三通統戰,情治人員擔心張學良投共,遲不放行,並且加強監控,弄得神經兮兮,疑神疑鬼。 張國立就憑這張菜單,這場飯局,發想出小說《張大千與張學良的晚宴》。 完整文章
林道乾是明朝時期的海盜,也是臺灣史上留名的人物。有此一說:林道乾是最早登陸臺灣、有名有姓可考的第一人。 我特別留意林道乾,因為他留下一些傳說,與高雄壽山(柴山)有關。講到柴山,很多人想到山上凶悍搶奪遊客手中食物的臺灣獼猴,而我更早的記憶是數十年前當兵時期,從步兵學校受訓完成分發,幸或不幸,抽中金馬獎,農曆新年後就要搭船去金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