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會空過,即使只是一朵小花,也可以自在開花!──黃明堅 1. 和黃明堅相識經過,可用「偶然」形容之。 有一天,在《新書月刊》辦公室,接到一通電話。 「周總編嗎?」聲音很年輕、很有精神。 「是呀。」我應道。 「我是黃明堅,準備辦一本跟企管相關的新雜誌。」 黃明堅?我讀過她翻譯的暢銷名著《第三波》,但不熟悉她。 「想找你聊聊雜誌的事,有時間嗎?」她在電話那端問道。 完整文章
►►【周浩正的編輯畢旅】人生畢旅四之一:狂熱分子蔡志忠 3. 蔡志忠瑰麗、傳奇的人生,燃燒著我的心。 我和蔡志忠會面多次,他的故事即使相隔三十多年了,最精彩的部份,始終留存腦海。 譬如說,關於他的聰穎。 完整文章
狂熱比努力更重要,努力需要毅力來支撐,但是狂熱能讓人樂此不疲。 ——蔡志忠 1. 「誰不認識蔡志忠?」 此生最怕沾上知名人物,可這回,想不沾蔡志忠的光,也難。 都怪蔡志忠最近出版了自傳《天才與巨匠》,他在2016年9月4日的《深圳晚報》上的專訪中,提及那本《蔡子說:蔡志忠的半生傳奇》和我結緣的往事。 訪問稿中,詳細記錄這段經過: 記者李福瑩問蔡志忠:「為何會產生寫一部自傳的念頭?」 完整文章
►►【周浩正的編輯畢旅】人生畢旅三之一:郭泰──「實戰智慧」書系的幕後推手 3. 他是自創一格的魅力型作家。 「郭兄,在寫作圈子裡,你太特別了。」我刻意找個話題。 文學掛帥的年代,他的「非傳統」,與眾不同。 「是嗎?倒想聽聽在你眼裡,我有什麼『特別』。」勾起他好奇心,事就好辦了。 完整文章
終於,逮到郭泰。 他遠在太平洋彼端,經由神奇的科技,瞬間出現於筆電的屏幕上。 「嗨!別來無恙?」老朋友見面,我熱情招呼。 「哈哈――,」猶如從前,他的笑聲宏亮而豪邁:「這樣會面太難得了,多聊聊吧!」 1. 純屬偶然因緣,拼出一道風景。 在我的編輯生涯裡,郭泰的幫助太大了。 是他,成全了遠流「實戰智慧叢書」的誕生。 這話得繞個大圈子來說,才能周延。 完整文章
1. 曾經有一種「互為磨刀石」的討論模式。 鄭林鐘和我之間,擁有一段濃郁的革命感情,他給予我的幫助,可能早被他丟在九霄雲外,不復記憶了。我記不得兩人是怎麼認識的,頭一個印象停留在我主編《新書月刊》期間(1983─1985),我們有時候會聚在一起,探討這本雜誌的內容走向。 完整文章
緣起 醞釀多年,終於踏出「人生畢旅」(人生的畢業之旅)的第一步。 事情的起念,極其單純:「老」了。 相對於高壽時代的老人而言,常見他們八、九十歲了,毋需枴杖,到處行走,令人好生羨慕。因此,年方七十六歲的我,哪敢言老?每次外出坐車,有人善意讓座時,心想:我真那麼顯老? 不服老,固然好,但歲月從不「騙」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