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周浩正

周浩正

at 周浩正的編輯畢旅
拜訪老朋友,聊聊編輯事──走過臺灣出版卅年,資深出版人周浩正的畢業之旅。

►►【周浩正的編輯畢旅】人生畢旅三之一:郭泰──「實戰智慧」書系的幕後推手

3.

他是自創一格的魅力型作家。

「郭兄,在寫作圈子裡,你太特別了。」我刻意找個話題。

文學掛帥的年代,他的「非傳統」,與眾不同。

「是嗎?倒想聽聽在你眼裡,我有什麼『特別』。」勾起他好奇心,事就好辦了。

「你不寫小說、不寫詩、不寫散文,四十歲時才立志書寫,作品積累至今,已有三十五部,不但再三得到『金鼎獎』與『金書獎』肯定,更是暢銷書和長銷書的代表人物。如此另類,只能用『奇』而『異』形容。從我個人多年旁觀,覺得你應當打從開始就有一個自我指導的寫作策略,能透露嗎?」我旁敲側擊。

「談不上什麼策略,純粹是我的『人生覺悟』,我從《本草綱目》的作者李時珍身上得到啓發的。他科舉落第之後,覺得有更重要的事等著他去完成。他看透人間哀樂與苦難,救世不一定非做官不同,學醫更可直接救人。在學醫這條路上,他看到一個空白──關於藥草居然沒有一本全索引式百科條列彙整的集子。做這事,鐵定是苦功夫,必須忍得住長期的寂寞和辛苦。李時珍從三十五歲起,整整花了二十七年,完成了兩百萬字、中國醫學經典的《本草綱目》。我希望將來自己每一本書,能跟《本草綱目》一樣,填補一段知識與經驗的空白(困窘、不足及需要)。」郭泰說。

「李時珍他看出空白,用一生的時間填補了它。你以他為師,這種襟懷,已不多見了。」我輕聲附和。

「我立志以『書寫維生』那年,都四十歲了。歷經記者、推銷員、麵店老闆、企管顧問公司副總……,所面對的都是實務,而這片人人需要的『實務經驗與知識』,卻空曠在那裡,乏人經營。你不認為該有人捉住這個機會嗎?」郭泰回答得很誠懇。

「的確,在應用知識領域,你是少數能滿足讀者需求的先驅者,當年我就被你那本《鼓舞:推銷之神原一平奮鬥史》感動莫名,那股激勵人心的力量,世上少有。你能如此貼近讀者的內心,用了什麼魔法嗎?」我問,想多擠些東西。

「你真愛說笑,天底下哪有魔法,我只是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用心寫出感動自己的作品;因為只有先感動自己,才有可能感動編輯與讀者。『遠流博識網』曾訪問我……,寫滿多的,你自己上網看吧。」

電腦的好處,就是能夠立刻打開網頁,找到他提到的那段文字:

郭泰說,寫作是他跟社會的一種溝通。當他發現社會極需某種知識卻
又缺乏相關書籍時,就會動手蒐集資料,為讀者介紹更新、更詳細的資訊。
他認為,不僅要寫自己專長的東西,更要寫內心衝動的東西。只有這樣,
才能感動自己,也才會感動讀者。

我喜歡閱讀,也喜歡用簡單的概念總結吸收的知識,方便牢記。我以為郭泰作品充滿了我們最欠缺的「實用價值」,他把彼得‧杜拉克(Peter Ferdinand Drucker)標榜的「知識是拿來用的」精神,發揮到極致。

我把這些意思,告訴郭泰。

他同意我的觀點。我不由得想起書系初期盛況,我說:

「所以啊,像你的《悟》、《鼓舞》、《霸氣》這類提昇企業競爭力的書,始終能長銷不墜。我記得有些公司常常一買就是幾十、幾百本,當成培訓教本,真了不起。」

最令人佩服的,是他寫的理財書。如《股市實戰100問》、《如何從台股賺一億》……等。寫這些書是緣於他曾聽信朋友建議,結果在股市中慘賠。他痛定思痛,徹底研究,終而反敗為勝,把賠的錢,連本帶利,加倍賺回來。他不敢藏私,如實吐述,寫下讓庶民也能看懂的理財入門。

他白話譯註的《識人學:《人物志》白話版》,則是我心目中的經典之作。

當他長期觀察台灣政、經各界的領導人物,得出的結論只有一句:「得人者,昌;失人者,亡。」既然「人」如此重要,「識人」這門功課便是重中之重。他發現三國魏人劉邵的《人物志》居然已經「建立了客觀標準,將識人之學系統化,理論化」。他耗了很多年光陰,一字、一句、一段、一篇解讀,完成心願。最近,又增補內容,重加檢視,把長銷二十多年的《識人學》賦予新貌。

他長期專研王永慶,是台灣首屈一指的(不作第二人想的)研究王永慶的專家。寫成多本有關王永慶的專著,是書市少數屬於「永不落架的書」,代表作是《王永慶經營理念研究》。

他是「獵智者」,替廣大讀者獵取智慧,像春蠶吐絲般,毫不保留地奉獻自己,結出一個接一個智慧之繭。

4.

在三十九歲那年,他就寫下自己的人生規劃。

郭泰寫於1985年的〈生涯規劃企劃案〉,包括對生命的態度、人生目標、人生導師、工作的選擇、居住的地方、婚姻的選擇、死亡的安排等七項。

關於「死亡的安排」,他寫道:

對於死亡,我有下列的期望與交代:

  1. 我希望能夠死在書桌上,意思是死亡那一天,我仍在寫作。
  2. 簽署預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意願書。
  3. 簽署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
  4. 簽妥器官捐贈同意書。
  5. 死後不印訃文,不發喪,把捐贈後無用的器官火化,把骨灰灑在南太平洋的大海裡。

我對著Skype畫面上的他說:

「郭兄,關於死亡,我們的看法太一致了,你的郭五條,除了最後一條處理骨灰的部份,其它的幾乎毋需更動一字,可全借用。前幾年,我們夫妻倆簽署了〈遺體捐贈志願書〉以及放棄所有不必要的最後救援手段。」

「難得你們也一樣開朗,不避諱生死大事。」

「沒什麼放不開的。年輕時,讀過日本作家深澤七郎的短篇小說《楢山節考》,也看過改編的電影,對生老病死別有體會。如今也到『參拜楢山』的歲數了,本來就應該坦然以對。」

「哈哈,無愧乎此生瀟灑走一回。」郭泰用朗爽的笑聲回應。

5.

假如「出版」是提供某種服務,那麼「作品」呢?

元智大學講座教授許士軍說:「所有產業,最後都是服務業。」那麼「出版」算不算是「產業」?如果答案是肯定句,出版能等同服務業嗎?作家和作品呢?

這個問題放在心裡困惑我很久了,我認為他是最適合解惑的人。

他聽完提問,皺了皺眉,笑說:

「親愛的老先生,『您』都七十六歲啦!如此傷人腦筋的『探索』,讓網路世代的年輕人去苦惱吧。」
他移動滑鼠,關上Skype,週遭突然一片寂靜。

耳邊,彷若只有郭泰豪氣的笑聲,在迴盪,迴盪。

(成稿於2016/9/18,郭泰七十歲生日)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各世代編輯這麼說:

  1. 老貓出版偵查課
  2. 康文炳的編輯檯上,和檯下
  3. 陳夏民用功讀世界

延伸閱讀:

  1. 編輯檯上的小確幸
  2. 企劃之翼
  3. 編輯力初探1.0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