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想寫奇幻小說,有人想寫推理小說,也有人想寫浪漫愛情,或者當編劇看俊男美女把自己寫的故事實際演出。有人用文字觀察自己的內裡,有人用文字記路自己的生活,也有人比較關心怎麼在必須使用文字時拿到好的分數──畢竟,不為考試作文,到底有誰沒事想要練習寫作? 但臥斧老師卻說寫作可以當成協助生活的工具,或者有趣的消遣?這未免太不切實際了吧!看看說要寫書的里長伯到現在都還(消音處理──)啊! 完整文章
在分工細緻的現代社會裡,每個人都依賴著無數的別人才能生活,其中有大多數人互不相識──生活用具都得有人設計製造,沒有這些別人,個人很難生存──每個人都是組成「社會」這個大群體的一部分,一方面將自己的部分技能提供給社會,一方面從社會獲得其他人的付出。 從這個角度來說,理解別人,是在現代社會生活的第一等要緊事。 完整文章
大學聯考前夕,因為教科書讀得太悶,女孩躲進咖啡店透氣,意外讀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自此結下與昆德拉的緣分。 女孩進了出版業當編輯,才發現「邊喝咖啡邊讀書」這種對工作的想像就只是想像。編輯的工作當中,「閱讀」這部分鮮少出現悠閒優雅,而更多忙亂懊喪,來自編輯是一個處於作者、設計、印刷流程當中的廠商及通路當中的溝通角色。 完整文章
有一個世代的文藝青年幾乎都是如此養成的:從村上春樹明白用什麼記號標示「文青」身分,從卡爾維諾明白小說有多少變化可能,有段時間非常聚焦於技術層面,有段時間會慢慢體理出創作與讀者、以及與創作者自己的關係。 這回mooTube請到的來賓,就是一個代表人物。 完整文章
這幾年SDGs是全球的熱門話題之一。這十七項由聯合國提出的「永續發展目標」聽起來好像都屬於國家決策等級的東西,和我們這些市井小民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但事實上每個永續發展目標都有些個人層面的建議,如果你知道這些可以在日常裡隨手做到的目標,就會發現自己其實也沒自以為的那麼沒要沒緊。 其實很多事都是這樣的。 把自己照顧好,才能把世界照顧好。所有成長與學習的經驗,都會將我們導向這個方向。 完整文章
生長於台東池上的卑南族男孩,小時候在《漢聲小百科》裡看到被畫得很美的台北市敦化南路,長大之後,果真到了台北,在敦化南路附近的巷子裡租屋居住,還參與了「台北文學季」的工作。這當中不僅是地理/空間位置的變化,也是年月/時間位置的變化,某方面來說,這還是現實與想像、閱聽與工作⋯⋯等種種觀察位置的變化。 完整文章
從星座到塔羅牌,從紫微斗數到咖啡渣茶葉梗,無論你相信或不相信哪一種占卜方式,無論你把占卜當成安定心神、解決疑惑、預示未來還是朋友聚會時的團康活動,無論占卜是否協助你度過人生低潮或預示你會中下期的大樂透,你大概都會同意:不管是哪種占卜,不管從占卜中獲得什麼建議,真正的重點,都還在你如何調整自己的狀態去面對你問的那件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