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打包行李、在不同地域間移動,傳統意義上的旅行因為疫情只能暫緩,但有些書籍,卻讓讀者在翻閱時彷彿置身書中場景,用想像力展開旅行。 《五月的花朵》(暫譯,原名為The Darling Buds of May) 赫伯特.歐內斯特.貝茨(Herbert Ernest Bates)的《五月的花朵》(The Darling Buds of 完整文章
自己遇上法律糾紛,有超過半數的人不相信法官會做正確判決;遇上死刑爭議,有超過半數的人覺得嫌犯喊冤一定是在騙人;聽到新法修訂,覺得自己不違法都不用擔心;看到判決不符預期,馬上想到的就是法官外號肯定叫恐龍──而事實上,這一切又矛又盾又讓自己氣噗噗的事雖然與法律有關,但自己是不是好好搞懂法律、讀過一份判決書?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完整文章
對很多讀者而言,台北國際書展就是去逛攤位買書跑活動,但對一部分出版從業人員而言,那不只是擺攤賣書辦活動,還是與國外書探、經紀人、版權代理及編輯見面討論的時間;而在法蘭克福及倫敦等幾個以業內交流商談為主的國外大型書展裡,更可能讓參加者有許多奇妙遭遇。 天下雜誌的編輯許湘就有這樣的經驗。這類經驗有時會讓人結識特別的人,有機會製作特別的書,甚至可能改變人生。 完整文章
每家出版社的作業方式不同,編輯得面對的書籍也不同,有的時候編輯會自己參與版權選購、談判議價、編輯自己選定的書,有的時候編輯要編的書是公司分派的──編輯百百款,要編的書萬萬種,編輯的文字底子越好,越能保證編好的內容品質,興趣越廣,越能找到合適的包裝方式。 畢竟,雖說每本書的「生身父母」或許該算是作者,但真正把一份文字檔案變成「書」的,其實是編輯;在芸芸書海裡像尋找情人一樣尋找「The 完整文章
很多早早就讀奇幻小說的台灣讀者,可能從沒想過,「魔戒」和「哈利波特」系列電影會紅到讓「奇幻」成為國內讀者熟悉的類型之一;一個從小接觸大量日本推理小說、主修日文、喜歡日本近現代文學家的女生,可能也從沒想過,自己後來會進一家以「奇幻」為名的出版社當編輯。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每個月的14號都是情人節。除了2月14號是不需要解釋的情人節、3月14是名氣相對響亮的白色情人節,除此以外還有「黑色情人節」、「銀色情人節」、「親吻情人節」等十多種不同情人節四散在不同的月份。每年這麼多情人節,大概讓有對象的人和沒對象的人都有些困擾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