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可能很難想像台灣日本時代的日常生活,即使我們看到很多日本時代的文物與文獻,這些資訊卻很難被體驗化。 漫畫與文字創作不同,它幫助各種故事與題材,用視覺化的方式,構成一部作品。 所以日本時代的資料要被漫畫化時,它要經歷的困難並不比重新創作一本現代人的漫畫容易。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當我整理出書單,赫然發現以夏日假期閱讀來說,這些書籍是不是太沉重了點呢?」每年夏日,比爾.蓋茲都會公佈自己的推薦書單,今年度的五本選書涵蓋議題廣泛,包括性別平等、政治極化、氣候變遷與人生或許總跟想像背道而馳的艱難。聽來沉重,但比爾.蓋茲指出,在這五位作家——三位小說家、一位記者與一位科學家筆下,不需犧牲這些議題的複雜性,就能讓豐富多面向的議題變得引人入勝。 完整文章
對很多人來說,看見植物時,高的就叫「樹」,矮的就叫「草」,有開花的就叫「花」──這當然大抵沒錯,不過多少有點可惜。倒不是說你非得要認識所有植物的品種或特性,而是植物們其實與我們生活在一起,在家裡的特意裝飾、在前往捷運的路邊、在得抽空才能去的山林野地,或者在陽台棄置容器裡,你根本不刻意栽種,它們也會出現。 完整文章
你印象中的台灣漫畫是什麼?是《老夫子》與《諸葛四郎》?是《烏龍院》與《東周英雄傳》? 除了這些前輩的作品,這幾年主流商業市場中最受矚目的台灣漫畫,名單裡一定有常勝老師的《閻鐵花》。 從CCC連載到單行本,從漫畫到電影、影集版權的售出。到底《閻鐵花》的魅力有多驚人? 完整文章
什麼是文史轉譯漫畫?文史轉譯和歷史的關係是什麼?當我們選擇用漫畫的形式說一個歷史相關的故事時,漫畫的媒介形式會對故事產生什麼效果? 以上的思考,不是什麼學術論文或學術研討會的主題,它是一群人,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用生命思索出來的實踐成功。 完整文章
1947年,臺灣發生了二二八事件,整座島掀起了驚滔巨浪。接著,長達三十八年 戒嚴統治降臨,白色恐怖籠罩,雖在八零年代後逐步實現民主化,遭受白恐、 戒嚴迫害的受難人數、事件真相,仍難以清晰。面對民主國家的建立,隨即 而來的咎責、補償,也就是所謂的「轉型正義」該如何實踐? 完整文章
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你的呼吸需要想像的幫忙,才能順利進行,應該是對人類來說最自然簡單的動作──呼吸? 《呼吸鞦韆》是2009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獎作品,內容撰寫1945到1949年蘇聯勞役營裡一群德裔羅馬尼亞人的故事。對這些人而言,白色恐怖意味著酷刑、飢餓與謀殺。 完整文章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說,職場女性最大的難題是「能力太強會被討厭,能力不足更討人厭」──事實上,女性或許不只在職場上得面對這樣的難題,因為在父權宰制的社會結構裡,女性被期待或被要求的角色,常是某種「稱職的附屬」。「稱職」的標準因人而異,有的要求的是能力有的要求的是外貌,「附屬」的位置則相當明顯,不能成為真正的權力中心,甚至不被視為獨立個體,就算大家沒有明白說出這事,女性也該要有自知之明。 完整文章
舞鶴有一篇小說叫做〈逃兵二哥〉,小說裡透過主角的逃兵生活,探問了一個非常深刻,卻難以回覆的問題:「為什麼人一出生便要隸屬某個國家?為什麼國家從來就不必請問一聲你願不願意當它的國民?」 多數人一出生便會被賦予來自國家的身分,我們多半無從選擇。然而,國家體制可以是保護,也可以是迫害,臺灣戒嚴、白色恐怖時期的極權統治,就是後者的血淋淋例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