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得選,你希望機器人替你做哪些事?在戲劇作品《恐怖谷》裡,作家Thomas Melle的選擇是:演講。 Thomas Melle有躁鬱症,德國里米尼紀錄劇團在《恐怖谷》裡替他造了一個機器人(以下簡稱Melle🤖),整個表演,就是這個機器人翹著二郎腿在台上演講,以Thomas Melle的身份討論躁鬱症、圖靈和機器人取代人類的事情。 完整文章
很多朋友可能都有這樣的經驗,同樣症狀的小病找不同診所或不同醫師,拿到的處方箋常是不同的藥品組合;同樣的案件,同一批檢方、辯方人馬,從初級法院一路上訴到高等法院,判決翻轉再翻轉,也不算罕見;奧運等運動賽事的一些項目需要評審評分,偶爾分數差距甚大而引起爭議,也常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 完整文章
文字/伊格言;筆訪/犁客 近年出版詩集、在影音平臺分析文本及電影的小說家伊格言,以《零度分離》重回小說創作領域。從「形式」上來說,本書收錄的篇章幾乎都是「訪談/對談」──無論是虛構世界裡,伊格言筆下主角在各個短篇中的訪談,或者是現實世界當中,伊格言與其他作家及評論家的對談;但細究內裡,非但短篇裡的是小說,就連現實當中的對談,似乎都有了種小說的氛圍。 完整文章
大概在五年多前,我買了一台二手中古車,要去汽車百貨安裝eTag和瘋狂血拚,用了Google Map的導航。它先帶我開進一條超窄小巷,買不到幾天的車身就被刮出長長的刮痕。更驚心動魄的是,接著開進田間小路,左右輪胎離水稻田不到一寸,戰戰競競地經過一台已經掉進田裡的汽車⋯⋯從此,我決定不要盲目相信GPS導航了!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在好萊塢,若是沒有一定程度的名氣,那麼你嘔心瀝血寫下的劇本,可能從來都沒有被交到有實際決定權的人手上過。 情況是這樣的。在你寫完劇本,並寄到電影或製片公司後,劇本通常會被交給他們內部的專業審閱員,而這些審閱員會在閱讀劇本的過程中,製作出一份摘要報告,內容包括故事大意、角色分析、作者簡介,甚至是以幾句話道出電影賣點的短句摘要等內容。 完整文章
文/劉維公 位於德州西部的Sierra Diablo山脈中,有一座「萬年鐘」(10,000 year clock)正在興建中。這座鐘的時間計算單位很不一樣,每過一年它才會發出滴答一聲,每過一百年鐘面上的世紀針才會移動一次,每過一千年布穀鳥才會出來報時。「萬年鐘」是以一萬年做為一個文明發展的時間刻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