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海的聯合國中浮盪著大約兩百個「部首國」,較為知名的有「心字國」、「水字國」、「口字國」、「魚字國」、「鳥字國」……等等。 有些國家地大物博,人口眾多,有些是小國寡民,字民寥寥可數。不管如何,大家彼此承認,地位相當,沒有所謂否決權,哪一國可以排擠哪一國,哪一國想統一哪一國之類的事。 然而,看似正義和平的辭海聯合國中,卻有一個國度──女人國──讓人詬病。 完整文章
我觀察過很多家雞排攤開幕促銷的活動,只要是開幕期間折價(定價五十,打八折變四十,甚至打五折變成二十五)優惠的,通常能吸引非常多人排隊,迅速打開知名度。但是這樣的攤子撐不久,當優惠其過後,恢復原價便都門可羅雀,很快就不支倒地了。 有人解釋說:「那是這種店的雞排品質不好,一下子吸引大眾來吃,不好的口碑瞬間傳遍鄉里,所以很快滅亡。這樣也好,劣幣早晚要被清除,早死早超生。」真的是這個原因嗎? 完整文章
同學會見證了什麼? 當年的音樂神童,放棄了音樂。 當年的天才畫家,放棄了繪畫。 當年的文藝青年,放棄了創作。 只因大家都得面對生活的現實,顧飽肚子──真是感傷的社會。 完整文章
終於,我要揭曉三十多年前那場國中的「軍歌比賽」,害全班輸到脫褲的祕辛。 那時我就讀一所同時附設高中部與國中部的私立中學,國二,我記得,教官意氣風發,隆重的辦了這場盛大的比賽(應該是在黨國時期,幫校長在黨部裡建功,我後來想)。 完整文章
一看見「兩顆子彈」,很多人會聯想到多年前總統選舉的槍擊案,那兩顆拖陷台灣於藍綠鬥爭泥淖的子彈。不過我的〈兩顆子彈〉完全與此無關,講的是一位「命運的反叛者」小小的故事。 話說身旁有不少朋友曾經更改姓名,有些人覺得名字太「菜市仔名」,想換個獨一無二的,強調自己與眾不同。但更多改名的人相信姓名關乎命運吉凶,信服「姓名學」的命名原理,改名的目的是為了改變命運。 完整文章
有一傳言,法國人舉辦世界麵包大賽的目的,是為了讓亞洲國家選手奪得金牌,以方便將他們公司的麵粉產品外銷到亞洲,開發那覬覦已久卻撬不開門的亞洲市場。 由於亞洲人喜歡吃重油的軟式甜麵包,對於作為主食而低油脂、低糖、堅硬的法國麵包興趣缺缺,以致於法國生產以適於硬麵包製作的高價麵粉,在亞洲一直滯銷。 完整文章
趨附者,趨炎附勢者也。 台灣俗諺說:「西瓜偎大邊。」趨吉避凶,人之常情,利之所誘,凡人難拒。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加之資本主義金權名利最大化的追求,凡圍繞在當權者身邊抱腿拍屁,撒嬌討賞者,如過江之鯽。 只是這些人眼中只有主子,不只忘了自己,也萬萬不能當自己。從這個角度看,趨附者是悲哀的。 完整文章
蠻悲哀的,這一刻鐘要說的是一個愛的故事,我卻必須先從「恨」談起。 首先,看看「癌」的文字結構:疒部是病、痛、傷的部首;三個口,表示致癌的管道主要「病從口入」;一個山,代表癌症的病況不動如山,難以撼動。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Nick Piggott 一直以來我都想掰出有趣的故事跟人分享,於是我細心觀察社會、周遭親友、臉書媒體,腦中因而不斷集結出許多瘋狂的人物、情節,動人的哲理和啟示,自己常常都給逗得癡笑或流淚半天。然而忙碌的社會中,誰有空閒又慈悲,願意停下來聽我嘮叨十五分鐘? 是的,一個有趣的故事,只花你十五分鐘。換算成文字,大約是閱讀六千多字的時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