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Nick Piggott

一直以來我都想掰出有趣的故事跟人分享,於是我細心觀察社會、周遭親友、臉書媒體,腦中因而不斷集結出許多瘋狂的人物、情節,動人的哲理和啟示,自己常常都給逗得癡笑或流淚半天。然而忙碌的社會中,誰有空閒又慈悲,願意停下來聽我嘮叨十五分鐘?

是的,一個有趣的故事,只花你十五分鐘。換算成文字,大約是閱讀六千多字的時間。

我興致勃勃想把它們出版成書籍,不費唇舌的用油墨和紙張擴大接觸面,想說願者上鉤,有緣人自然會來翻閱。可是當我踏上台北捷運時,發現男女老少都在低頭滑手機、摸平版,除了捧著教科書猛背的高中生,沒有人在看書,我不禁遲疑又憂慮。

這年頭,還有人在閱讀嗎?

還好,答案是有的。那些「低頭族」裡頭,許許多多便是在「閱讀」,不管是看臉書、新聞、通訊、影片、電子書、電子漫畫,他們都在閱讀。而閱讀目的似乎已經大大改變,以前是為了學習、進修或排遣無聊而閱讀,現在已經進化到「閱讀即休閒」的小確幸目標。

根據Readmoo2013年數位閱讀統計報告顯示,閱讀電子書的人平均一次持續在閱讀上的時間,最多比例是十五分鐘。

這我很能理解,就像我專心寫作一小時後,總會去開冰箱找東西吃吃喝喝(彷彿怕人偷走我的零食),網路上有更多吸引人的東西,等著人們滑過去光顧,臉書和Line不時也叮咚叮咚的來敲門,搞得人心癢難耐。我瞭解這十五分鐘,是大部分的人在一次數位閱讀當中,願意奉獻給一本電子書的最大極限了,即使那是一本很迷人的作品。

那麼,那麼,不正剛剛好符合我。我的故事恰恰是那十五分鐘呀!

十五分鐘也就是一刻鐘,我立志掰個好玩的故事——放心,就在那一刻鐘裡。然後每次一刻鐘,一次又一次,掰個不停。

有緣的朋友不需急,下午茶時間、搭公車捷運的路程中、睡覺之前(或者上廁所時間,哈!),一天讀一本也好,幾天才讀它一本也行。這裡頭沒有大部頭的複雜情節,也沒有記不清的長串人名,讀起來簡單明快,輕鬆美麗無負擔。

由於臉書的經驗,我對電子書發行過程中,作者和讀者的新關係非常期待。你知道的,寫作需要安靜才能專注,因此孤獨難免,作者若想與讀者的交流,只能寄望在演講簽書場合。然而那樣的場面勞師動眾,也是場面話多多,彼此隱密的交流是不可能,遑論交心,活動結束時關係便嘎然而止。

而今電子書將使我不再寂寞,藉由網路社群可以結交到更多書迷朋友,豐富我的創作生涯,這該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這一系列書系的名稱為「瞎掰舊貨攤」,諸多故事主體都已成形,就等先後順序,陸續瓜熟落地。其中包含:

體貼失業者的悲哀,上班族不願同流合污,女性因情傷而報復,黑心廚師死有餘辜,愛心女老師的心碎與復原,悲慘夫妻相扶持,互相激勵求進步的兩師兄弟,積極奉獻的瓦斯爐,族群認同錯誤者的悲哀……

就像第四本「大蝦圓盤」,控訴黑心廚師給客人吃爛貨爛菜,雖然逍遙法外,但最終仍逃不過天眼,得到慘死的惡報。這故事正反映了接二連三的黑心食品事件,面對黑心的廠商和無能又包庇的政府,痛快的幫大家出一口惡氣。

這些全都是在地的台灣故事,描繪你我的生活與情感,訴說共同的祈願和煩惱,相信你讀完之後,會發現我懂你,而你也懂我。

我將會極盡所能,在螢幕上掰得有熱鬧有門道,掰得理直氣壯,掰得悲天憫人,掰得無怨無悔,不停的掰下去;就等你——在想約的那一刻鐘,現身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