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人》從小說紅到影視,原著迭獲大獎肯定。好奇者若想知道主題內容,採用谷阿莫說電影的方式,大概一兩句話就講完了。 真的一兩句話就講完了。故事很簡單,說的是一對青年男女,四年來分分合合的過程,主軸就是他們兩人合、分、合、分、合、分、合、分⋯⋯不斷循環。 分合,不是因為時代動亂,或家族反對等外力介入,純為兩人性格形成的糾結,分分合合,情路曲折。 完整文章
《偵探在菜市場裡迷了路》是第18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決審入圍作品集。不過,這五則短篇雖說均為推理小說,卻在風格上各有不同,創作者也來自台灣、香港、中國與馬來西亞等地,因此相當程度地展現出了華文推理創作的不同可能性。 完整文章
幾百年來,科幻故事和哲學互相提供靈感和好用的點子。不同世代的哲學課堂上,老師有時會發現《駭客任務》是讓學生理解桶中腦(brain in a vat)的捷徑,而《銀翼殺手》裡的仿生人則有機會協助說明心靈哲學上的行為主義(behaviorism)或多重可實現性(multiple 完整文章
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俗稱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這個百年一遇的疫情在許多國家把人民搞得人仰馬翻,生活和工作突然有了諸多限制,不僅無法便利地國際旅行,許多會議和課程改為線上進行,連過去家常便飯的看電影、演唱、轟趴會等等娛樂都變成奢望,還有保持社交距離和戴上口罩等等要求。 完整文章
朱宥勳《作家生存攻略》介紹作家如何存活,書裡開宗明義只談庸俗的事。不講文學的深度和技術,而是講投稿、參賽、出版和演講,因為就是這些事情,讓有深度和技術的文學人能在當前世界活下來,繼續創作好作品。這個切點有意義,照朱宥勳的看法,它能把文學人從浪漫拉回現實,在我看來,它也讓這本書除了適用於文學人,能進一步適用於其他靠文字創作過活的人,真正廣義上的「作家」。 台灣能有「大眾哲學圈」嗎? 完整文章
文/劉維公 位於德州西部的Sierra Diablo山脈中,有一座「萬年鐘」(10,000 year clock)正在興建中。這座鐘的時間計算單位很不一樣,每過一年它才會發出滴答一聲,每過一百年鐘面上的世紀針才會移動一次,每過一千年布穀鳥才會出來報時。「萬年鐘」是以一萬年做為一個文明發展的時間刻度。 完整文章
由望月諒子撰寫的《人蟻之家》(蟻の棲み家),是一本讓人打從開始便難以釋卷的小說,透過一名母親是性工作者的孩子的故事,讓人看見社經階級的難以跨越,以及他一次次眼見平凡的夢想即將成真,卻又一次次破滅的痛苦循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