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顧若鵬《拉麵的驚奇之旅》,突然想起小時候看的《豪勇七蛟龍》,尤.伯連納等主演,改編自黑澤明《七武士》的好萊塢西部電影。內容記不全了,大致是為了對付盜匪,村民四處搜羅人才,招兵買馬,最後湊齊七個鏢客,肅清群盜。 七名鏢客,原本不識,因緣際會,相互合作,同生共死。這是相遇的故事。我喜歡相遇的故事。人與人,物與物,人與物。 完整文章
這年頭,「名嘴」縱使不是髒字,也甚少光彩,說者嘴角微微揚起,總是如此藏不住內心的訕笑。這種心理狀態是複雜的,但其中比較明確的指涉至少是:「哈,他真的什麼都能講!」 其實,只要獲悉足夠的訊息,知情者什麼都能講並不是問題,但若什麼都想評論,則難免有曝露自己無知的極大危險。 完整文章
文/蘇民 日本設計師盧沢啟治的新書《On Honest Design》提到創建具有誠實的設計,他於2011年在日本開啟的「石卷工坊」,從原是一間沿海地區的商店街,轉型成為致力於活用DIY技巧的家具工作室,設計師與志工們從開放經濟的角度,與設計的相互交集下,融合產出文化的新面貌。 完整文章
位於臺大師大周邊溫羅汀(溫州街、羅斯福路、汀州路)的眾多獨立書店,對於喜歡逛書店的朋友肯定不陌生,但是,大家或許不曉得在熟悉的巷弄店家之外,原來還有許多被遺忘的歷史遺跡與在地傳說。 完整文章
好的文章如同一隻刺蝟,每個讀者也都能從自己的個人視角,看到銳利而明確的一面,而最柔軟、深情的部位,只有作者心知肚明。 從編輯人的角度來看,董成瑜《華麗的告解》與房慧真《像我這樣的一個記者》先後出版,提供新聞業界許多值得討論的課題。 其中,「採訪力」應該是第一課吧,因為她們不只展示高超的採訪技法,更無私地分享這些技法,這種近似地質學上的露天礦,不採集就太可惜了。 完整文章
或許並非總是這樣,但在我看來,哲學討論的特色之一,在於哲學家對於概念定義的執著,這些執著有時候會引起別人不耐煩,例如: 「我們怎麼知道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是同一個人?」 「這什麼鬼問題?同一個身體就是同一個人啊!」 「那如果昨天午夜時我的記憶和阿福互換,那今天我身體裡的是阿福還是我?」 「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 對哲學家來說,如果要了解「同一個人」(又稱「人格同一性」、「persona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