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比野塔 記得小時候放學回到家,還沒放下書包就先趕緊打開電視,為的就是那每天半小時的《哆拉A夢》。再大一點,發現別的頻道也會播出一樣的卡通,但有時候欺負大雄的人改叫「技安」,大雄求救的對象叫「小叮噹」,而被偷看洗澡的人也成了「宜靜」。 完整文章
要當作家,何不先來當記者? 這不是媒體業的徵人廣告,這是給寫作者的真心建議。 寫作很容易開始,臉書時代人人都在寫作;吃喝玩樂、春櫻秋楓、童年往事、時局跌宕,無不是題材。 但寫作卻也往往走不遠,很快,我們就陷入瓶頸。困難之處不是「怎麼寫?」而是「寫什麼?」 所有的「寫作」都涵蓋兩個基本面向:形式與內容。前者是關於「怎麼寫?」後者是關於「寫什麼?」 完整文章
臉書上看到臉友發了一則他國小女兒的「智慧存款簿」(也就是閱讀紀錄表)照片,他提到幾個女兒填寫時的困難,最後發了一句感嘆: 我總覺得表格化的清單紀錄,不免隱藏某種「重數量不重質」的態度。 看到這則短文我忽然明白這幾年來,儘管教育部花費龐大的力氣、資源,在全國小學推動深根閱讀計畫,每年勞師動眾,但台灣的國民閱讀率卻始終每況愈下的原因了。 完整文章
雖然我由衷地一再強調,但真的沒有朋友相信我是個內向害羞的人。 其實我一直隱藏自己的社交焦慮,談笑風生的同時,心裡卻在皮皮剉,這種矛盾讓我有時候會開始考慮要不要去看心理醫生。一直到讀了蘇珊.坎恩(Susan Cain)的《安靜,就是力量:內向者如何發揮積極的力量!》(Quiet: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t Stop 完整文章
大學考試結束的這陣子,《國語日報》上天天都有關於考試的新聞。平常很喜歡寫東寫西的小狗哥哥其實很不喜歡看到關於考試的新聞,他覺得一直討論考試方式的事情實在很無聊,他寧可多跟福爾摩斯相處一下,比較開心。但是某天放學後他一看到我就問:「為什麼我有好多同學在補習寫作文?要怎麼教啊?不會很奇怪嗎?我覺得我的同學好可憐,什麼都要補⋯⋯為什麼?」 完整文章
現代讀者流行在網路書店買書,許多人直接下單,這意味著購書前不用翻頁試閱,不用知道裝幀、字體、封面、厚度,不用感覺書的溫度。 固然常有人譏諷某些人在實體書店看書,在網路買書,但這類情形實際不多,否則以博客來的營業額來換算,實體書店應該門庭若市,擠滿試閱者。很多人,或說大部分的人,都是對著網頁直接勾選,就消費完成了。 完整文章
遇到不會唸的字、不懂意思的外文單字,很多人的反應就是查詢電子或紙本辭典。然而,辭典的編輯過程有多艱辛?其實我們很難想像。三浦紫苑的小說《啟航吧!編舟計畫》,以精采的說故事技巧,將她訪問辭典編輯業界人士得到的各種寶貴經驗,呈現在讀者的面前。 完整文章
這幾年為了學習報導寫作的相關知識,陸續買了一些劇本寫作指南回家參考,結果一路讀來,總覺收穫有限。畢竟,劇本寫作立基虛構,人物盡可典型完美、情節盡可曲折離奇、場景盡可生動多變;然而,報導寫作若要借用這些手法,必然立即動搖新聞基於本真的命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