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記/shiuo mi;攝影/謝定宇 九零年代的台灣在政治、經濟、文化上有不少的變化,包括社會改變的衝擊與文化爆炸,但也因為如此方能獲得更多嘗試的機會與勇氣。九零年代是不安的年代;亦是讓青春發光的年代。 同樣經歷過如此動盪時代的陳陸寬說:「我很慶幸成長在九零年代裡,人因當時的資訊匱乏而激盪出許多自己的想法,因為你有感受到整個社會的爆炸,那是在我的成長過中一項很特別的體驗。」 完整文章
幾天前,一個連署支持者跟我分享在眾多公投當中,平權公投的弱勢:東奧正名公投有民族歸屬感號召,勞權公投攸關多數人生活,而婚姻平權╱性平教育公投,很容易讓一般人覺得「那只是同性戀的事情,跟我無關」。 當然,這並不是在說平權公投特別難做,其他公投都很輕鬆。我相信每個公投都有自己獨特的困難。不過我覺得這個問題值得回答:如果你不是同性戀,為什麼你要支持同性婚姻╱性平教育? 1. 完整文章
側記/尤騰輝;攝影/謝定宇 陳德政在他今年的新書《我們告別的時刻》回顧了青春期的九零記憶,邁入四十不惑的階段,他形容人生並非電影,走到生命中場自然想回頭望,如同他鍾愛的導演王家衛所言:「前進的唯一方式是記得自己的過去。」 完整文章
側記/Mitty Wu 「這個社會文不文明,要看這個社會如何對待他的古代。」 羅智成《諸子之書》的構想來自他學生時代面對各式穿統典籍的感觸,希望賦予這些久遠的心靈現代化的體悟,不過度依賴真實的歷史或是文化,只要是感到興趣的精采古人,他都會加以虛構的想像與個人的解讀,進而編織成有趣的篇章。 完整文章
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是近年新聞的大熱門,人工智慧打敗人類圍棋高手已周所皆知,據說未來還可能搶走許多人類的工作,甚至像科幻電影中那樣造成更大危脅。 人工智慧只會下圍棋嗎?表現正常人類所有智能行為的「通用人工智慧」(Artificial General 完整文章
「人相信人就是該努力工作,這種想法為現代社會帶來大筆傷害。」 ——羅素 這個社會鼓勵工作,很努力的工作。假設你甘願沒工作,如果鄰居知道了,可能會因此對你有各種不好的想像。假設你有工作,或正在爭取工作,有人會鼓勵你做各種白工來向合作單位或長官展示你的認真。 工作的矛盾 在二十一世紀,我們知道自動化和人工智慧的崛起會讓生產變多、人可以做的工作變少,面對這樣的未來,當思想家如哈拉瑞(Yuval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與藍鈞天碰上面,才坐定而已,他就熱切地告訴我們:「我很喜歡談小孩!」 他初為人父後的好爸爸形象深植粉絲心中,不過,我們暫時要他先把人父的喜悅擱置一旁,回到「人子」的角色來談談父子關係,藍鈞天的喜悅頓時切換成若有所思並略帶嚴肅的神情。 嚴父背後的慈愛 完整文章
近年愈來愈多報導指出禪修有益身心健康,禪修活動在西方國家也愈來愈盛行。有次我去參加禪修活動,盛況空前,據說許多人讀了《賈伯斯傳》(Steve Jobs),見識到禪修對這位改變了世界的偉人一生的重要影響,就立馬報名了。 泰國近日轟動國際的泰國野豬少年足球隊洞穴救援事件中,曾經出家的足球隊助理教練(Ekapol 完整文章
李娟新作《遙遠的向日葵地》,寫出深沉的一面,雖然內容依然趣事橫生。李娟的媽媽,延續《記一忘三二》的形象,仍是天兵天將,完全敗給她,給她拜。書裡仍然六畜興旺,動物們很能搶戲。但是李娟在新書裡顯得不快樂,對環境,對人的處境,對人與自然的關係,有所質疑,有所反省。筆下多了一些省思,一些傷逝。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