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在的,《山海經》並不好看,我不會為之背書,說這書超好看。儘管很多神話源自此書,但在閱讀到神話之前,得攀山涉水,遇到很多奇形怪狀的草木鳥獸與礦物,這些記載,支離破碎,不成系統,偶有刺激,看過即忘。即使神話,也是零零散散,敘述簡略,若以它為小說題材,並不好表現。倒是頗適合線上遊戲與圖鑑。網上看到諸多《山海經》的角色圖,色彩斑斕,造型奪目,視覺效果強烈。 完整文章
這幾年書市衰頹,出版業萎縮,除了寫作者憂心忡忡、出版人寡歡鬱鬱之外,有個老哏貌似也好幾年沒人講了。以前出書或作者自謙,或師友相謔,有時會冒出來一句說「等你出書,記得送我一本蓋泡麵」。如今汗牛充棟,疊床架屋,二手書市場活絡不消說,不少書更斷然走向非實體電子化,泡麵固然還是要吃,但可以蓋泡麵的東西太多了,這才發覺發現書也沒有那麼實用,此正鄉民說的,無心插柳柳橙汁,書到用時真沒用。 完整文章
台灣中學就文理分家了,文科生和理科生上的課程內容差異頗大;但美國在高中教育,大多是文理不分家的,只是依個人興趣而有不同的課程選修。 儘管台灣,或者說所有亞洲國家的高等教育,基本上都複製歐美、尤其是美國的大學制度,然而,很多美國頂尖大學,文科和理科基本上是在同一個學院,而非分屬不同學院,很多自然科學的學系,大學生可以選擇拿文學士,而非一定拿理學士學位。 完整文章
《星期五的書店》是足以吸引愛書人閱讀之書,因為設定的書店太過迷人,迷人之處並非美美的裝潢或濃濃的藝文氣息,也不是選書精準獨特,(「很普通的書店,毫無特別之處。」主述者倉井史彌初見書店時如此說。)而是地點與形態太特殊了。 書店位於火車站月台的天橋下,再加上這個傳說,在網路上流傳:「聽說去北關某間小車站的書店,就能找到想看的書。」更增添書店的神秘與神奇色彩。 完整文章
人人都該有投票權,過去黑人和女人不能投票,那是因為過去我們錯了。在現代,全民民主理所當然到你不會意識到它的存在。然而,在《反民主》裡,哲學家布倫南(Jason Brennan)主張這種看法才是錯的,而且它會讓民主更糟。你有理由看看布倫南的說法,因為如果他是對的,我們麻煩就大了。 完整文章
世人對作家的刻板印象,除了熬夜、浪漫、具備戀愛體質、不善理財等等,另外便是作家擁有藏書萬卷的書房,一個寬大的書桌。 書房、書桌,何者重要?依據日本學者西山昭彥的論點,書桌比書房更重要。他在《勉強桌,造就千萬年收》一書中說:「嚴格說來,客廳與書房本來就該有所區分,不過,就算是單一房間,只要擺上一張專用書桌,這裡就是書房,一個得以不受他人與其他事物干擾的空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