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十月是流感疫苗接種季,過去我甚少理會,因為要自費去打疫苗,一來嫌麻煩,二來要花小朋友。不過去年十月開始,我就乖乖去打流感疫苗了,一整年都不必擔心在上課或開會時,身邊的人很虛弱地告知得了流感,再也不需要活在恐懼當中,還能老神在在,一整年都沒得流感,所以現在都勸朋友也要去打流感疫苗。 完整文章
上官鼎的《阿飄》不是鬼怪小說,因為阿飄是外星人,不是鬼魂。雖然外星人串連全場,並且成為書名,但《阿飄》也不盡為科幻小說,科幻只有陪襯的功能,不是小說的重點。小說以兩千多年前,漢武帝、司馬遷所處的時代開場,倏地來到二十一世紀,場景從過去到現在,卻不是穿越小說,主要故事都發生在現代。 完整文章
十幾年來,更多人從事知識普及工作,他們介紹學術或產業的專業內容給一般大眾,並以此賺外快甚至謀生。在過去,這只有出版社、電台、電視台能做到,網路的興起,讓個人成為可行的普及單位:只要有能上網的電腦,你就可以寫文章,如果你想用影片呈現,也總是有買得起的軟硬體。 完整文章
之前風災時吵到媒體鬧哄哄,鄉民奧嘟嘟的事件,莫過於咱們鬼島蔡英文總統坐在雲豹裝甲車上去淹水災區勘災,隨後即被災民嗆說下來走的新聞。其實政治人物是否有需要勘災,以及是否淪為作秀等等,這些都還有再討論的空間,但我最近聽了一場哈佛大學田曉菲教授的演講,倒是對蔡總統端坐裝甲車上微笑揮手,以及攝影官隨伺身旁、由上而下居高俯瞰的場景,有了新一層的體會。 完整文章
當你生活遇上問題,是找本相關領域的書來研讀,還是用谷歌大神搜尋?是想要問專家,還是去PTT裡看看鄉民怎麼說? 我們不是不知道所謂的專家學者會怎麼說──每當有重大爭議事件,媒體就會去訪問那些所謂的專家學者,然後在即時新聞更新的時候抄一抄所謂的網友看法。媒體常常抄或訪問的所謂專家學者,通常原來是資訊科學家、神經科學家、氣象學家⋯⋯對社會議題的意見不是老生常談,就是讓真正的專家跳腳。 完整文章
《上流兒童》的頭尾設計,特別值得一提。小說開場引用孟德斯鳩的話:「假如一個人只是希望幸福,這很容易達到,然而我們總是希望比別人幸福,這就是困難所在,因為我們總把別人想得過於幸福。」 小說並未解釋這段話,卻是全書主旨。 完整文章
我應該是個夜貓子,除了必修課或不方便,我排的課全部都在下午甚至晚上。我不相信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而是相信早起的蟲兒被鳥吃。基本上,我晚上做事的效率比白天還高,我也不知道這是因為夜貓子天性,還是晚上比較不受打擾。 完整文章
這兩天新聞喧騰媒體瘋轉的話題,莫過於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副主委錄音檔被爆料外流,一句讓促轉會升格成東廠的發言,讓國人聞之色變,小地精老地精都嚇到吃手手。話說工廠、車廠、機廠那麼多廠可以當不當,偏偏要跑去升格當東廠,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呢? 完整文章
上週我跟我伴侶老王去萬華龍山寺,她先前生活變動來求過籤,現在大致底定,來跟神明報告進度,順便請教新問題。 傳統求籤的方式是提問題、擲筊跟神明確認問題、抽籤、擲茭跟神明確認籤,後面這次擲筊連續三個聖筊才算數,否則表示神不認同你抽到的籤,要重抽重擲。老王問了問題,抽了籤,擲了三個聖筊。於是照著籤上號碼去領籤詩。 結果籤詩不是很吉利。 完整文章
出國期間決定,回來後消滅藏書。每塊地板,每一角落,每個櫃子、箱子、桌子、椅子,任一區域的書,只要清出一塊空白,都好。 立志容易,實踐難,至今依然故態。光是此刻所坐的電腦桌,桌下腳邊幾道書砌矮牆,看到就頭暈,蹲著看,趴著瞧,宛如萬里長城,巨大礙眼。 知道愚公移不了山,還是希望一土一石,搬離移動,清多少算多少。 清書,以主題書系為單位,比較容易下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