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那麼喜歡日本怪談小說,看來看去大致有個公式可循,讀過便罷,但蘆澤央《神樂坂怪談》讀個兩遍之後,卻覺得頗有意思,想在這裡說一說。 《神樂坂怪談》有後設小說的趣味,小說裡的敘述者,一位女性作家,寫了一本小說,也就是《神樂坂怪談》。書中有五則怪談故事,以及一篇總結。她除了講述各篇的靈感發想與題材由來,並不時質疑怪談這種文類,且在小說中談到撰寫怪談與恐怖小說等類型作品的心境。 完整文章
每逢端午節咱們愛國詩人屈原的事蹟就會被拿出來談一次。這兩年我看有些公知覺青,認為屈原其實是「楚獨主義份子」,反對強秦的和平協定與兼併。當然啦,這個說法有點似是而非,想要以古喻今,還是端看我們如何看待當前國際形勢與國家定位。 但我覺得有個更微妙的問題——歷史課學了那麼多愛國詩人或詞人,他們到底想統一還是想獨立呢? 完整文章
在迪卡看到一篇文章,女友買41公分衛生棉,男生嘲笑他大屁股,最後分手了。 🙅‍♀️:衛生棉不是看size的⋯⋯ 🙎‍♂️:啊不然咧?屁股就大用的就大啊! 只看開頭和結局,有些人可能覺得很突然。不過看內文說明,當事人在意的不只是被笑不爽,而是對方對女性生理期的相關事情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卻認為自己懂得夠多能下判斷。 我能接受他對女生生理期的不了解 但我覺得在完全沒接觸也不了解的情況下 完整文章
這三個詞有類似命運,它們都不斷被別人提醒「不要只想到你自己」,像是: 「女人也會說教,為什麼只針對男性?」 「女性主義的目的是性別平等,既然平等,為什麼是『女性』主義?」 「『黑人的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其他人的命就不重要嗎?為什麼不改成『All Lives Matter』?」 己願他力問題 完整文章
只要上過網,就會遇到網路酸民。有時候自己是苦主,被酸民酸,有時只是旁觀,旁觀他人的痛苦,看他人遭罵挨批。網路酸民盤據的地方,大部分在留言區,從社群貼文、各則新聞到論壇,下方的讀者回應區塊,都是網路酸民肆虐的場域,就像老鼠活動於下水道、倉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