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確」這概念在台灣廣泛使用的時間約十幾年,它出現的時候,通常都是被倒著用:「你這樣這樣政治不正確」、「你要那樣那樣才算政治正確」。政治正確通常涉及公共生活裡的弱勢和少數。粗略來說,當你的發言和舉措有一定公共性,並且對弱勢族群不利,就有政治不正確的危險。 完整文章
《名為我之物》是麻煩的人寫的麻煩的書。麻煩原因一如〈代跋〉所說,他是一個無法停止懷疑自己的人。 對凡事懷疑,以致想東想西想太多,總是自問: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為什麼要,為什麼不要?他自認這是很糟糕的個性,事情做完,在乎評價,聽到批評,懷疑自己真的那麼差嗎?若聞稱讚,懷疑自己真有這麼好嗎?若是不批評不稱讚,又懷疑做這件事情的意義何在。 完整文章
為何很多國家花錢做科學研究?科學家窮盡一生進行科學研究有何意義?科學研究的成果能換成錢嗎? 常常有學生問我這些問題。有次,我反問他們,買一台保時捷超跑的意義是啥?有天傍晚垃圾車悠揚的樂聲響起、我蓄勢待發準備追垃圾車時,樓下剛好停了輛超酷炫跑車,歐吉桑鄰居們圍著我,問當時在中研院工作的我一輛要多少?我不假思索就回答大概一百五十萬左右吧。 完整文章
文/張鈞昀、朱思穎 色中有情,情而有色,兩者是融而唯一的現狀,人們會被色所吸引,被情所感動。 當晚台北下著小雨,但不影響青鳥書店這場閱讀分享會的舉辦,座無虛席,稍微晚一點來的聽者排站在青鳥入口,興致勃勃的期待著鄭治桂分享西洋美術史的故事,想窺探西洋美術史中情與慾的心情,不言而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