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很多國家花錢做科學研究?科學家窮盡一生進行科學研究有何意義?科學研究的成果能換成錢嗎? 常常有學生問我這些問題。有次,我反問他們,買一台保時捷超跑的意義是啥?有天傍晚垃圾車悠揚的樂聲響起、我蓄勢待發準備追垃圾車時,樓下剛好停了輛超酷炫跑車,歐吉桑鄰居們圍著我,問當時在中研院工作的我一輛要多少?我不假思索就回答大概一百五十萬左右吧。 完整文章
未來的智慧手機可能會人機合體,依許多人無時無刻都離不開手機的狀況來說,這搞不好才是最符合人性的需求,沒有之一。 有長輩批評年輕人現在都不跟周遭的人互動,成天只盯著手機螢幕看,愈來愈沒人性,說完掏起手機,傳了不要成天盯著手機的長輩圖⋯⋯ 完整文章
章魚哥保羅(die Krake Paul,2008-2010)是德國奧伯豪森一個水族館(Sea Life Centre in Oberhausen)的一隻普通章魚(Octopus vulgaris)。據稱這隻章魚能準確預測德國國家足球隊的比賽結果,在2010年南非世界盃足球賽成功預測八場,因而有「德國神算子」、「章魚哥」、「保羅哥」、「章魚帝」、「預測帝」之稱。 完整文章
我有個壞習慣,心中一直感到很慚愧,就是我很不愛收拾整理。 從前在國外唸書時,很多朋友因為我這習慣「慕名」到我宿舍參觀,現在則是爭先恐後到我辦公室打卡,然後上傳到臉書──因為它們真不是普通的亂。除了要忍受各種冷嘲熱諷,我也懷疑這算不算心理疾病:究竟是我沒有組織整理的能力?還是懶成了一種「亂癖」? 但當我讀了《不整理的人生魔法:亂有道理的!》(Messy: The Power of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