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奇普.希思、丹.希思;譯/王敏雯 一九六○年二月十三日,由約翰.路易斯(John Lewis)、安琪拉.巴特勒(Angela Butler)與黛安.奈許(Diane Nash)帶頭的一群黑人學生,魚貫走進位於田納西州、納許維爾市區的幾間商店,在只准白人用餐的小餐館裡找位子坐下。這是納許維爾市頭一遭出現靜坐活動,目的是為了抗議種族隔離。 完整文章
文/哈金 有些錯誤如果繼續堅持就會變成罪行不要以為受害人要求平反時間就在你手中你就可以按自己的需要安排改判的日程 大部分失去的東西找不回來:童年的夢糟蹋的年華中斷的生命碾碎的家園背叛了的信任 不要以為利益和金錢可以贖買一切歷史不認得鈔票是什麼你必須有錯認錯有罪認罪,不要讓時間加重你根本躲不掉的判決 二○一四‧六‧二 ※ 本文摘自《另一個空間:哈金詩集》,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
文/彼得凱夫;譯/丁宥榆 數百萬人信奉傳統唯一真神,例如猶太教或基督教的上帝、伊斯蘭教的真主,而這些人都想上天堂。很多人相信,遵守神的旨意是通往天堂的道路。或許這麼說是曲解了經文的意思,且不論該信念是否屬實,現在因為很多宗教信仰者所相信的事,出現了我們要討論的問題。神的其中一個旨意關乎道德:我們應該幫助別人,且助人是為了別人好,而非藉此謀得好處,例如上天堂。 完整文章
文/萊諾拉.朱;譯/陳玫妏 第二天放學回家,雷尼重複說一個故事,四次!他的嘴巴裡有雞蛋,但他不是自己吃的;他最討厭的食物被陳老師放進他的嘴裡。 「她把雞蛋放在這裡。」雷尼嘴巴張大,用手指著裡面。然後呢?我問。 「我哭了,把它吐出來。」 然後呢? 完整文章
文/ 楊寧茵 2017 年 6 月初夏,在日本東京都市區,一群人正排隊等著進餐廳吃飯。餐廳的裝潢相當高檔,外面還有一個美麗的花園,來吃飯的人都正裝打扮,有週末出遊約會的年輕情侶、食遍各種美食餐廳的姊妹淘、一派優雅輕鬆的熟齡夫妻……這樣的排隊盛況在美食之都東京雖不少見,但如果你知道他們是為什麼排隊,肯定會嚇一跳! 他們在排的這家餐廳,有著可愛的招牌,logo 完整文章
文/ 神奇裘莉 和其他國家的紀念品店裡面多賣著鑰匙圈、小磁鐵或是各種有趣小物的情況相比,日本的紀念品店裡,總是陳列著比他國紀念品店更多種類的當地土產。不論是小餅乾、日式甜饅頭,還是小羊羹,或是以當地特色農產品製成的糖果,都是日本人在紀念品店裡必買的項目。到了北海道,一定會買幾盒夕張哈密瓜糖或白色戀人巧克力;到了沖繩國際通,不買一盒紅薯餅,就覺得哪裡怪怪的。 完整文章
文/ 楊寧茵 「在我邁入 50 歲的那一年,我反覆思索著這些問題。孔子說:『五十而知天命』真的很有道理,這天命就是『生而為人的使命感』。那時候很深切地感受到自己想要有新的追尋。到底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使命感是什麼?該如何實現?」 說話的人是鄭恩成,來自南韓,現年 58 歲。「我開始更加關注社會議題,注意到南韓社會有三大問題:性別歧視、年齡歧視和教育機會不平等導致的社會不公。 完整文章
文/陳柔縉 這個國家的人不喜歡孔雀,千萬不要去那裡開工廠、做生意,設計個有孔雀的商標。 這個國家的人民多信仰佛教,所以,他們不喜歡大聲講話,爽朗的哈哈大笑到那裡會變得有點不太禮貌。 入了這個國境,看見無邪的可愛兒童,也別想摸他們的頭,否則就犯禁忌了。 這個國家有世界遺產,十二世紀留下的吳哥窟,巨大的岩石完美堆積,沒有一根釘子,任何人站在那裡,都要為七、八百年前王朝的能力和鼎盛,發出讚嘆。 完整文章
文/伊娃.邁爾;譯/林敏雅 當危險威脅出現,我們會對其他人發出警報呼叫。火災發生我們會大叫「失火了!」看到路上即將發生車禍,我們會大叫「啊!」或者「小心!」如果有事情快發生了,我們會描述是什麼事或來自何處。其他的動物同樣也會互相警告,發出一聲或幾聲警報呼叫,對很多動物而言,呼叫警告的重要性攸關性命。 完整文章
文/陳雅惠 依據瑞士統計局的資料,二○一三年高達百分之六十三.五的居民為房屋承租者[1]。我永遠記得剛移居瑞士時,先生給我鑰匙的情景。他說:「拿去。這把鑰匙可以開啟公寓大門、儲藏室門和我們家門。」我聽了大為震驚,對這樣神奇小物的功能感到難以置信,還向他再三確認:「確定鄰居的鑰匙開不了我們家的門?」想當然爾,鄰居的鑰匙可以打開公共大門和「他們家」的門,但不能開啟我們家的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