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米果 過往只要想出國就立刻上網訂機票訂房,拉著行李箱就能出發的日常,進入二○二○年之後,好像變成遠古神話一樣,不只思念,還有許多悵然。尤其身體已然內建了前往機場的按鍵,陡然被畫下休止線,或像電燈突然被關掉,曾經那麼容易且理所當然的事情,變得困難重重。 完整文章
文/阪口裕樹;譯/葉廷昭 罹患憂鬱症後,我才發現真的會害怕跟別人接觸。像我這樣連續幾個月脫離社會生活,沒跟外人談話的人,很容易會忘記怎麼跟社會重新接軌。這不是有心就能跨越的障礙,也不是努力就有辦法解決的問題。尤其像我這種有家人保護的患者,很有可能會直接惡化成繭居族。 不過我也很清楚,自己還是需要一個轉機,讓別人來拉我一把,也可以說是替自己的腦袋,注入一些從未體驗過的刺激。 完整文章
文/楊右任 九月,她們三個女孩一起拜訪肯亞偏鄉女孩的實際生活,雖然出發前就已做過功課,但實際看見當地的情形,還是讓她們驚訝。怡庭說:「對我來說,衛生棉就是一件平凡無奇的日常用品,直到走進肯亞偏鄉,看見許多女孩用髒布、地毯、盒子、破舊海綿,或是乾脆穿三件內褲應付經血,我心中真的太震撼了。」 完整文章
文/迦森.奧托爾;譯/洪世民 “History does not repeat itself, but it rhymes.” 「歷史不會重演,但會押韻。」 ──馬克吐溫 名言調查員在《新詩》(Neo Poems)選集、加拿大藝術家約翰.羅伯特.可倫坡(John Robert Colombo)所寫的一首詩裡發現了這句話。含有此句的實驗性作品標題為〈名言詩〉(A Said 完整文章
文/安保雅博、中山恭秀;譯/李俊德 我們的身體總是在對抗「重力」。 身體會衰弱其實就是「輸給了重力」。年輕的時候常常蹦蹦跳跳,年紀大了就做不到,就是因為沒有肌力可以對抗重力。 舉起手腳、保持背部挺直等都是反重力的行為。最不反重力的動作就是躺著的狀態,所以睡覺時當然最輕鬆。 血液循環不好也是因為無法對抗重力的關係。 完整文章
文/安保雅博、中山恭秀;譯/李俊德 有人說,「為了健康要走一萬步」。 為什麼是一萬步? 大家常用的計步器,在日本通稱為「萬步器」。這個名稱其實來自一九六五年YAMASA公司發售的「萬步器」。該產品能計測的步數似乎就是一萬步。 本來是根據美國學者提出的研究為基礎,能增進健康的步數是一週走六萬九千步,為了方便計算,才使用一萬步的標語進行促進健康的活動。 完整文章
文/布莉琪.柯林斯;譯/張家綺 我瞪著天鵝絨上精緻小巧的人形,直到視線變得模糊。最後我伸出手,把布蓋了回去,然後低頭望著那塊褐色的粗麻布。麻布有些地方織得不夠密,所以我仍能從縫隙看見邊緣平滑的腿骨、有珍珠母光澤的弧形頭顱、精巧完美的指骨。我想像著她製作這副人骨、以珍珠母拼出小巧人形的畫面。我閉上眼,聆聽血液奔騰的聲音,以及在這聲音之外,牆壁和泥土的死寂。 完整文章
文/喬.莫蘭;譯/呂玉嬋 我小學高年級時最愛看的書,是數十本冠冕出版社出版的廉價平裝書,紙張跟吸墨紙一樣粗糙,翻來翻去,頁角都變得破破爛爛了。而我到現在才發現,它們就是在描述中西部上區這種堅忍精神的精髓。那套書是舒茲(Charles Schulz)的《花生》(Peanuts)連環漫畫。我也愛看查理.布朗卡通,學校放長假期間,白天電視都會播放,背景音樂是葛若迪(Vinc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