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東尼.波登;譯/洪慧芳 嚮往當主廚的人、不分老幼的夢想家、受到慢慢融化的青蔥和蜜汁叉燒誘惑的人,或是被美食頻道的名廚所迷惑的人經常問我,他們該不該去唸廚藝學校,我常給他們一個經過深思熟慮的詳細回答。 不過,簡而言之都是「不需要」。 完整文章
文/吉兒 你應該聽過這個理論:對貓來說,每個人都是他的室友。好吧!也許你會覺得:「我的貓把我當媽媽啊~」我也這麼覺得。但老實說,我從來不覺得我的貓有過「你是我媽媽,所以我要把這個位子讓給你」的想法。因為在貓的世界裡,人人平等,或者應該說眾生平等。所有在同一個屋簷下一起生活的動物,都是共享資源的。 完整文章
口述/吳敏求;文/楊倩蓉 投資研發就不怕中國威脅 吳敏求感慨,台灣的問題在於經濟發展過程裡,最大的苦處就是早期家庭及工廠幫忙做外銷時,都是做便宜的代工,造成台灣長期低薪,因為老闆習慣賺低毛利,所以給員工的薪資也很便宜。他認為現在台灣的重點應該放在,創造自己的know-how,才有價值。 完整文章
文/內澤旬子;譯/林詠純 剛開始,A不斷道歉,對於我列舉的「分手關鍵理由」、「無法繼續交往的理由」,不斷回傳低姿態的訊息:「全部都是我的錯。我會照著妳說的改,我們重新來過吧!」 這麼一來,我們過去交往時那些無謂的爭執到底算什麼?這種判若兩人的全面投降感,我只在書上讀過,簡直就像家暴的丈夫在毆打妻子後,突然變得溫柔,不斷道歉的模樣。這樣的模式不管怎麼想,復合後都會很糟糕。 完整文章
文/陳思宏 一九八三年,我在彰化員林的電影院,第一次遇見梅莉.史翠普。 漆黑的空間裡,一個巨大銀幕閃閃發亮,我專注凝視畫面裡那個金髮女人,超過兩小時的電影,我完全沒睡著。畫面上出現了床戲,我四姊用手遮住我的眼睛,限制級的,小孩不准看。我當時七歲,第一次進電影院,根本看不懂納粹、贖罪,但我情緒起伏,身體發熱。我清晰記得,片名叫做《蘇菲的選擇》,還有金髮的女主角有一場無聲吶喊的戲,讓我哭了。 完整文章
文/栗光 那趟潛水有些古怪。一路順暢卻異常寧靜,沒有人試圖互動,潛導亦不曾使用搖鈴,大家漂浮在同一個水層之間,擁有各自的宇宙,直到一陣奇妙的騷動,水流般地穿越我們。 潛水員們先是抬頭張望,似乎受到某種頻率吸引,接著逐一視線下移,發現在我們漂浮的深度之下,有一群納氏鷂鱝正飛翔而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