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宗穎 宋代的故事出現許多會作祟的女性,《夷堅志》〈安氏冤〉是段值得提出來的故事:在汴京首都住著一名安氏女,自從嫁給觀察使李維的兒子之後,因為被「崇」(附身)昏迷不醒,所以請一位道士來治鬼。 道士看了安氏後,說這是白馬大王廟中的小鬼。接著就用驅邪法結的咒印,將小鬼斬首。不久,安氏就甦醒了。 完整文章
文/阿潑(轉角國際專欄作者) 有那麼一陣子,我對收集關於紅色高棉的紀錄或影像很熱中,試圖瞭解柬埔寨人如何記憶或訴說那段傷痕──一如猶太人談及納粹,或台灣人論及白色恐怖──那些受害者或口拙,或沉默,或面無表情,但即使呼吸都能傳遞出那段語言無法承載的經歷。而外人如我,只能在挨餓、凌虐這類敘事中,想像這歷史地獄。 所謂的地獄,可以透過數據化約: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獨裁者波布(Pol 完整文章
文/東東槍 說一些題外話。 我總鼓勵自己團隊裡的成員學會偷懶,甚至還專門就這件事做過一份檔與大家分享,分享的主題就叫「如何正確地偷懶」。偷懶不是懶惰。懶惰是努力減少工作,偷懶是努力減少投入在工作上的時間。想正確地偷懶,要付出很多思考和努力,並不容易。 剛才我們提到,好好開會,是為了早點散會。這個「好好開會」,就是為偷懶而做出的一種努力。要早點散會,就要好好開會。想早早下班,就要好好上班。 完整文章
文/野島剛;譯/張雅婷 不管是誰,在生活中總會有一兩種嗜之如命的食物。對我而言,優格就是其中之一。 我通常是以兩天一次的頻率在早上吃優格,這個習慣已經維持二十年左右。如果沒有時間吃早餐,至少會到超商買個優酪乳喝。優格的吃法其實千變萬化,我尤其喜歡在優格上面淋一些蜂蜜,這種甜味與酸味結合的味道,怎麼吃也吃不膩。優格就像是每天固定會打聲招呼的鄰居般,如此熟悉和自然。 完整文章
文/鍾耀華 在二○二○年天貓雙十一狂歡夜演唱會上,陳奕迅演出了三首歌,分別是:〈陪你度過漫長歲月〉、〈謝謝儂〉、〈致明日的舞〉。而在這三首歌的曲首介紹裡,只有〈謝謝儂〉一曲的創作/演出介紹裡,沒有作詞這個項目。 〈謝謝儂〉的填詞人是林夕,這首歌說的是一個躺在病床上的人,了無生氣,在電視螢幕上看到一個無名演員,沒人懂,不紅不紫,但透過他的演出,感動了這名在病床上的人。 他能夠讓我感動 完整文章
文/條子鴿 我跟著社工來到後院,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一個上身只有穿著紅外套、下身赤裸的小女孩,被關在群蚊飛舞、汙水穢漬、泥濘不堪的白鐵狗籠裡!籠內僅有一只藍色破碗,應該是給女孩吃東西、喝水所用。從那髒亂不堪的外表,加上結絲成捆的長髮,很難判斷她大概幾歲。 直到現在,我仍無法忘卻當時小女孩那瘦骨嶙峋,長滿肉繭、全是蚊蟲叮痕如乾柴般的雙腿。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