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電腦玩物站長 建立做得到的每日待辦清單,而不是反噬自己的焦慮清單 前面在時間管理的反思中,我提到時間管理不是把所有事情做完,而是把我選擇出來的重要事情完成。 但是有時候我們都過度理想化,我們總還想「完成更多事情」,卻沒有意識到,這些更多的事情,反而可能是造成我們效率下降的元兇,因為做不完的焦慮,會反噬我們,導致我們連重要的事情也無法完成! 完整文章
文/陳貴芳 里斯本的Fado in Chiado,每晚有葡萄牙特有的民謠,命運之歌法朵 (Fado)的表演。「Fado」一字的拉丁字源是「命運」之意,有種說法是從摩爾人的音樂演變而來,另一種說法是中世紀的吟遊歌曲,也有人說是巴西奴工帶入葡萄牙的一種巴西音樂。 完整文章
文/賴紳洲 小時我常常問自己:「拜拜有用嗎?神明是什麼?上帝、神佛存在嗎?神明為什麼不懲罰壞人?上帝、神佛怎麼沒有顯現神蹟?」 我常想著如果真的有神存在,為什麼我父親不負責任,苦了母親,我們三個小孩為了貼補家用,我在國小二年級就跟弟弟去工廠打工。 我人生的第一筆遣散費14元,邊哭邊看著自己手上的錢,因為我失業了。 當時的14元可以買28顆汽水糖,10元吃一碗麵加清湯。 完整文章
文╱李屏瑤 最近又開始失眠,心情沉重。而我只是想,如果連我這種支持系統相對強大的人,都感受到壓迫,感覺到靈魂核心被攪動的惶惶不安,那其他人呢? 深櫃裡的同志,仍在認同長路上的人,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恨著自己的年輕孩子,他們怎麼辦,他們都好嗎? 完整文章
文╱宮本顯二、宮本禮子;譯╱高品薰 在我前去瑞典取經的二○○七年,當時的日本,對已無法自行進食的高齡者施以點滴或插管灌食都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我也曾認為現代醫療就是應該這樣給與患者支持。約莫二○○○年開始,胃造口(腸造口)導食管開始普及,這麼一來,患者們將可自鼻腔通管灌食的苦痛中解放,是大好的消息。對我來說,不施以點滴和營養灌食,讓高齡患者自然迎來生命終點的想法,可說是想也沒想過。 完整文章
文╱海倫.羅素;譯╱羅亞琪 增加幾千大卡的熱量後,我們帶著圓滾滾的肚子離開麵包店去和居留仲介碰面。她是一名身材苗條的女子,染成金黃色的頭髮綁成典型的北歐丸子頭,身穿黑色皮夾克、外搭厚重的鵝絨上衣,以及一件看起來很容易著火的長褲。她安排了幾個會面,讓我們看看丹麥的房子。 完整文章
文╱喬.普立茲(Joe Pulizzi);譯╱陳敬淳 明白事理的人使自己適應世界,不可理喻的人想使世界適應自己。 因此所有的進步皆有賴於那些不可理喻之人。 ──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 二〇〇七年我從薪資七位數的出版業工作離職,接著開始創業。雖然我已經考慮辭職一段時間了,腦中也已經有想販售的產品,但這項產品卻無法在短期內準備完畢。 完整文章
文╱Charles Foster;譯╱蔡孟儒 如果你把一條蠕蟲放進嘴裡,牠會感覺到那不祥的熱度。你以為牠會趕緊往深處爬,掉進你的食道,因為暗處通常是安全的避風港。但是牠沒這麼做,牠會從你的齒縫鑽出來。我的牙齒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縫隙,一九七○年代的雪菲爾市(Sheffield)可沒人戴牙套矯正。 完整文章
文╱Elaine Sciolino;譯╱趙睿音 在法國,有兩樣東西不能丟: 麵包和書。 ──伯納德.菲克索(Bernard Fixot),法國出版人 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日,有一群退休人士會佔領殉道者街的一角,這是「生生不息」(Circul’Livre)的時間,這個志願組織致力於保護書籍,志工把書本依主題分類,陳設在開放式的箱子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