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王小傑;整理/吳莫莉 作為社會線的記者,工作的現場就是犯罪或者災難現場,那是社會上最黑暗心碎的地方,我卻會在那裡,看到滿滿的善意。 跑災難現場時,不分媒體,大家都會拉對方一把。颱風、山崩、土石流的採訪現場,沒有互相幫忙,根本不可能完成工作。 完整文章
文/瞿欣怡 我有幾個好朋友,是在媒體圈認識的。在那個競爭激烈的行業裡,我們因為同樣熱愛棒球,所以變成很要好的朋友。雖然很多人討厭記者,但我們一直努力工作,並且努力尋找自我。有次,我們到花蓮七星潭看海,一起對著大海吶喊:「我們要成為溫暖的笨蛋!」那是我許過最好的願望。 完整文章
文/Dr Fiona Hu 本書寫作緣起要從我唸大學時說起。 我出國留學其實不是計畫中的事。唸台大外文系的時候,看到系上的同學紛紛到國外交換學生或出國留學,心裡十分羨慕。不過總想這是有錢人家小孩的專利,就算是去德國、北歐留學,不用付學費,單單生活費就壓垮人,根本不敢多想。 完整文章
繆思,是希臘神話主司藝術的女神 詩,是字裡行間的音符 觸及女性的靈魂,聽見繆思的聲音 詩人李敏勇,引介24國、32位女詩人的120首詩。 從日常生活、愛情、心靈的內在摸索,到自由、戰爭、社會的外在控訴與探討。 藉由優美動人的詩句,傳達出女性的情感與力量。 *本文首度公開李敏勇老師手寫圖框 ~~~~~~~~~~~~ 歌 一個女人第一個孩子出生後 從她的唇流露出來的歌 是世界最甜美的歌 完整文章
文╱Mike Leibling;譯╱洪慧芳 他們也可能愛做白日夢、愛幻想、嬌縱成性、自以為是、被寵壞了,或以上皆是。 為何難搞? 我們不是在講真的皇室成員,而是指穿著光鮮亮麗,嬌生慣養,做點事情就百般不願意的人。事實上,他們覺得分內的工作相當累人,他們比較擅長規劃豐富的社交生活,廣結人脈,那時他們才有無窮的精力和熱情。 完整文章
文╱李時雍 安古,是孩子親密的小名,也是阿婆呼喚、撫慰嬰孩的擬聲詞。呢喃唇齒,還發不出清晰聲音時,嘴嘟嘟吞吐著「安咕安咕」,大人的臉湊上了小臉,回應同樣的一句:「安咕安咕……」 安古是見到母親的快樂之意,安古是肚子咕嚕嚕的飢餓之意,安古是乳牙在暗地隱隱的騷動,是沉沉呼息,一眠大一寸。家人們問郅忻孩子的小名,郅忻不假思索地回道「安古」,她寫著:「『安咕安咕』阿婆總是這麼哄每一代孩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