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范雲 每年到了鄭南榕紀念日,我就會想起,一九八九年四月,那個作為我人生震撼教育的一天。 我和鄭南榕並不相識,他離開的那一年──一九八九年,我只是個大三的學生。由於政治意識才剛萌芽,所以沒有「大膽」到踏出校園到黨外雜誌打工,多數時間是在參加讀書會、營隊,以及校園民主活動。鄭南榕的《自由時代》雜誌,離當時的我還有點距離。即使如此,我還是隱約從社團界朋友聽到,有個 完整文章
文/柔依.弗瑞德-布拉納、亞倫.M.葛雷澤;譯/許恬寧 幾乎每一個粉絲文化的核心,都有可以轉換成金錢的東西:一個商業產品。可能是一部電影、一本書、一場互動、一種體驗、接近特殊事物的管道,或是一包即時成像底片,不過說到底,著迷對象會問世,幾乎都是為了賣錢。著迷對象的所有人,一般會決定隱藏或遮掩自家活動的商業意涵──他們希望自己花了非常多力氣凝聚的好感,具備能幫他們賺錢的功能。 完整文章
文/吳維寧 「負面情緒」有很多種,可能是大吼、大叫、大哭,也可能是無聲的抗拒和壓抑。無論是哪一種,都需要大人認真面對和協助。怎麼樣都別忘了:「負面情緒」是求救訊號!有一次我接到小雅導師的電話,希望我和雅爸可以找出個空檔到學校,她同諮商老師要和我們「談一談」。並且要求,一定要夫妻兩人共同出席。 完整文章
文/齋藤孝;譯/葉廷昭 過去曾經有本轟動一時的書籍《考上第一志願的筆記本:東大合格生筆記大公開》(東大合格生のノートはどうして美しいのか)。書中提到東大學生不只會抄黑板,他們還會用自己的方式轉化教授的語言,進行歸納與整理。我認為這是很基本的能力,這是「抄黑板」加「教授口述」的筆記形式,習慣抄下老師口頭敘述的學生,上大學後通常也很擅長寫筆記。 完整文章
文/鄭淳予 一直以來,偏頭痛被認為是一種良性疼痛,大家覺得頭痛忍一忍、睡一場覺就算了,以往大家也認為偏頭痛長期下來,是不會造成腦部和心血管功能傷害的,但隨著腦部影像和血管功能檢測的發達和普遍,臨床醫師在偏頭痛患者腦部發現點點雪花──「腦白質病變」(Cerebral white matter hyperintensitie)的機會並不少見,往後發生心臟病和腦中風的風險也較健康人來得高。 完整文章
文/東默農 熱鬧的熱炒店,在廚房爐火聲、空調運轉聲、店員點單聲、客人喧嘩聲與碰杯聲的包圍下,我們這桌顯得很死寂。 我在店裡的廁所洗掉了滿手滿臉的黑油,總算恢復成正常人的模樣,但坐在我面前的老師只顧著喝他的麥仔茶,似乎完全沒有向我搭話的意願。邀我一起吃飯,是想向我道歉嗎?從他的態度,完全看不到這個跡象。 我耐不住尷尬,開始向他解釋講座遲到的原因。 完整文章
文/吳維寧 如果我們希望孩子能夠「好好做自己」,瞭解小孩天生的「能」與「不能」便很重要。而「感官統合」這個天生帶來的課題,常被大人忽視和誤解,在協助小孩發展自我和潛能時,成為絆腳石。 一個悶熱的晚上,我們幼兒園老師在晚上七點半回到辦公室進行研討。請來了一名職能治療師,研討「感官統合」的課題。 完整文章
文/蘇絢慧 如果,你確認自己已是一名成年人──雖然尚須歷練自己的處事為人,但基本上,你已是法定的「成人」──這就意謂著,你的所作所為,都將由你自己負責及承擔。 這同時意謂著,關於你的人生,已不再是你父母說了算,而是你說了算。這是你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也自己承擔所做選擇要付出的代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