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鮑伯.戈夫;譯/劉如菁 【為你的水桶注入什麼,你就會成為什麼。】 我常常被問到,我覺得自己的人生過得好嗎?這大概是個好問題吧,起碼不是閒扯淡,我的朋友是真的想知道我過得如何。但我覺得還有一個更好的問題:你的人生有讓周圍的人過得好嗎?因為如果周圍的人過得不怎麼樣,那我們也就好不到哪裡去。 你的人生有讓最親近的人過得好嗎? 完整文章
文/鮑伯.戈夫;譯/劉如菁 【跨出下一步所需要的綠燈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多】 我花很多時間在搭飛機,真的很多。人們散布在世界各地,而我喜歡跟人聚在一起,所以飛機就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光是去年我就飛了將近五十萬英里。當地機場的工作人員稱我為「Mr. 完整文章
文/奧立佛.薩克斯;譯/廖月娟 他走到亭子附近的公用電話,想打電話跟他媽媽說幾句話(那時是一九九四年,行動電話還很罕見)。接下來發生的事,他仍記得一清二楚:「本來我還在跟我媽講電話。細雨飄下,遠方雷聲隆隆。我掛上電話,才跨出一步,就被雷劈個正著。我記得那公用電話傳來一道閃光,擊中我的臉,我整個人就彈開了。」 完整文章
文/麥斯.貝澤曼、瑪格里特.妮爾;譯/葉妍伶 最好的談判結果是談出每個人都滿意的決定。這樣的共識相當罕見,比較常見的成功談判往往是互相交易、協調,各方都拿對自己比較沒有價值的部分換取更多價值。因為在一場談判中,各人對於不同的議題通常賦予不同的價值,所以互相交易可以盡快化解衝突,達成共識。 完整文章
文/溫蒂.伍德;譯/劉復苓 我和同事大衛.尼爾決定透過實驗來測試這一點,對象是人人都愛的電影院高價零食。[26]我們到學校附近的電影院發爆米花給觀眾吃。放太久的爆米花雖然不怎麼好吃,但還不致於會讓人們肚子痛,所以我們爆了一大桶爆米花,然後在實驗室放一個禮拜,製造出口感不佳的過期爆米花。 完整文章
文/三島由紀夫;譯/吳季倫 六月三十日(星期四) 微熱。天陰。與四、五位來客見面。 ○君勸我不要鄙視太宰治,應該以更溫暖的心態來閱讀他的文章才好。 我對太宰治文學作品的厭惡,可謂極其強烈。首先,我討厭這個人的長相;其次,我討厭這個人分明土氣又自以為時髦的品味;再者,我討厭這個人飾演了一個不適合自己的角色。既是一個會和女人殉情的小說家,就必須展現出更嚴肅的樣貌來才行。 完整文章
文/克里斯穹‧葛塔魯;譯/蔡孟貞 一直到十八世紀末,熱飲形式的巧克力,相較於咖啡或茶,在孩童市場上並沒有特別的優勢。事實上,巧克力和孩子的連結甚至比茶和咖啡更少,主因在巧克力長期盛傳的催情功效;因此它比較像是成人飲料。 1702 年,路易.勒梅里(Louis Lémery,1677-1743,法國植物學家)所著的《食物論》(Traitédes 完整文章
文/潔瑪.哈特莉;譯/洪慧芳 霍奇查爾德自創「情緒勞動」一詞時,她是指空服員的「商品化」情緒工作。她不僅研究了這項工作的內容,也研究了它最初存在的原因。當然,良好的顧客服務是航空公司用來留住顧客的好方法,但她看到的不僅是對顧客彬彬有禮的態度,還涉及更多的個人領域。 「女性」空服員的情緒勞動 完整文章
文/珍奈.溫特森;譯/三珊 我不清楚她為何不生/生不出孩子。但我知道,她收養我是想要有個朋友(她沒半個),而我就像一枚丟入世界的信號彈,一種宣告她身在此處的方式,一個標示她所在位置的記號。 她痛恨當個無名小卒,而我和所有小孩一樣,無論是否被領養,我得要活出她沒能活過的人生。我們這麼做是為了父母,別無選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