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振愷 《不散》電影結尾段落的最後一句台詞中,演員石雋向苗天道出:「都沒人看電影了,也沒人記得我們了。」一語道出老戲院的處境。正當整個世界歡欣鼓舞地迎接新世紀的到來,開業幾十年的老戲院面對的卻是一個惶恐的未來。 完整文章
文/馬克.湯普森 譯/王審言 無論落在政治光譜的哪一點,都有越來越多的人發現:我們的政治以及政治議題的辯論與決策方式,已經走上歧路。從美國、英國到其他西方國家,無一倖免。批評民主粗糙喧鬧,已經是老生常談了——從柏拉圖(Plato)到湯瑪士.霍布斯(Thomas Hobbes)都一再論及。現在卻有充足的證據,證明憂慮並非空穴來風。 完整文章
文/馬克.湯普森;譯/王審言 當「觀眾」(audience)這個字的意義,不再僅是觀眾,至今在英文中還找不到百分之百滿意的對應字眼,公眾這個詞又該怎麼辦呢? 媒體高層在冷冰冰的字眼中擺盪:使用者、消費者、顧客;政治人物嘴裡則是冒出個別投票者或是整體選民。這些詞展現一種工具性:我們是根據我們想從受眾身上抽離出什麼,才來界定他們的意義。如果你不想引發一夥人戴上法式三角帽(tricorn 完整文章
文/徐敏雄、謝宜潔、陳亮君、古明韻、陳秋欣 為了幫助人們活出具有意義的人生,Frankl 提出了下列三種策略: 1、投入藝術創造的活動來證明自己擁有「創造性的價值」(creative values);2、透過承受苦難來展現自己的「態度性的價值」(attitudina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