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井一二三 本書收錄的是從一九九二年到九六年,我住在多倫多和香港時寫的文章。當年我剛剛三十出頭,一個人漂泊世界,有過很多神奇的經驗。不過,其中,當上中文作家算是最神奇的橋段吧。 一個日本人,住在加拿大,開始為香港雜誌寫專欄。如今回顧起來,我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完整文章
文/陳維恩 從前我們常常看到一個個短宣隊,帶著龐大的物資、弟兄姊妹所捐的衣物、金錢的奉獻,在一兩個星期的時間內,捐贈給一些落後地方的居民,然後問他們要不要接受耶穌的愛。之後帶著美好的見證與照片回國,向教會報告說這個村莊有幾百個人歸向耶穌,成為基督徒。這樣的傳福音方式,我在聖經裡怎麼樣也找不到。 完整文章
文/清水久三子;譯/林佑純 想讓主管、客戶都滿意你的專業服務?首先必須先掌握「關鍵課題思考」的能力,所謂「關鍵課題思考」就是:正確掌握現狀與期望,找出需要優先處理的問題,思考出讓現狀更接近期望的方法。 想要提升思考關鍵課題的精準度,有三種必須意識到的觀點,那就是: ● 視角 ● 視野 ● 視點 完整文章
文/崔維斯.蘭里;譯/姚怡平 丹妮莉絲如何成為世上最有權力的女人?是什麼因素,讓她有別於維斯特洛與狹海另一岸的領袖?為什麼這麼多人,誓言效忠她與她的理想?只要瞭解心理學在適應力與創傷後成長上的概念,多半就能回答前述問題,這兩種概念可保護個人的安全,避免創傷造成負面影響。 忍受火焰:適應力 完整文章
文/金琸桓;譯/胡椒筒 瞳孔是眼睛的心臟。 我認識的小說家在專欄裡寫道:「提出恰當的問題是非常關鍵的,因為那個問題會把小說推向新的結局。」 翌日,我們面對面坐在光化門廣場的黃絲帶製作工坊裡,我邊做絲帶邊對他說,把我推向新結局的原動力不是問題,而是眼睛。小說家一臉發現了新問題的表情,追問我那是什麼意思。 完整文章
文/金惠男;譯/何汲 無論是相愛還是分手,抑或談另一段戀情,我們都不能或忘的是,真正的主體其實是「我」。愛情基本上是我本身感到快樂與幸福。 根據心理學家埃里希.佛洛姆(Erich Fromm)的說法,「給予」的意思是發揮自己的潛力。換句話說,因為我活著,為了充實自己,所以分享自己的能力與力量給他人。因此,透過愛而將自己擁有的某個東西分享給別人的經驗,是一件相當有意義的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