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默;圖/鐘麗琴   圓仔花   不管是千日紅,呂宋菊   或者是惹人愛憐的雞冠花   不管它的花期有多長   它能嘻嘻哈哈的永遠醒著嗎   從每年6月到11月   在那180天的進程中   它總是自然天生、無比帥氣   以極其璀璨的美   以極其悠雅的風采   綻放它獨特的奇異的喜悅   /   咱們每天總是十分親切的對著   它那絕對的三角披針形   依稀難以詮釋的美感   完整文章
文/岩上;圖/蘇芳霈   晚香玉   夜的心房騷動,以寂靜   進入等待   黯然的溫柔   將如何呈現美麗的純潔?   /   玉軟送溫輕膚觸   夜等不來暗自香   /   多少柔情   夜夜消亡   體香的疏容   是一種情慾的解放   我的存有   不在明亮   /   黑夜裡   沒有陰影   情意的流露深入肝膽   而有醇香   /   光,不一定帶來希望   完整文章
文/非馬;圖/蘇芳霈   白花蝴蝶蘭   1 亮麗的陽光下   白色的翅膀   在清風中   微微扇動   /   這樣幸福的日子    即使能飛   誰也不願意離開   /   狂風暴雨下   白色的翅膀   緊緊圍護著   母親的胸懷   /   這樣苦難的日子   即使能飛   誰也不忍心離開   2    白色的翅膀   一張一合   一張一合   /   你聞到了嗎   完整文章
口述/吳晟 我不和你談論詩藝 不和你談論那些糾纏不清的隱喻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看看遍處的幼苗 如何沉默地奮力生長 我不和你談論人生 不和你談論那些深奧玄妙的思潮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撫觸清涼的河水 如何沉默地灌溉田地 我不和你談論社會 不和你談論那些痛徹心肺的爭奪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探望一群一群的農人 如何沉默地揮汗耕作 完整文章
文/許伊妃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任何一具「無名」屍,因為每個人都有父母、家人跟孩子,都曾有一個被記住的名字,都溫熱地在這個世上活過、存在過。 其實,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人會想要讓自己成為一具無名屍。想想看,一個獨居老人,最後決定走上自己結束生命的這條路,是多麼孤單、多麼無助?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祂想要用這麼悲傷方式寫下自己人生的結尾?讓自己的歲月成為一個冰冷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林宗源;圖/蘇芳霈 受氣的野百合嘴對著天   受氣的野百合嘴對著天   喊出臺灣人的心聲   天烏烏咧落雨日勼佇天頂 插佇中正紀念廟大庭的野百合   吐出美麗島滿腹的愛   /   40外冬來糟躂島嶼的暴風   欺騙笑食臺灣人的法統與國會   只是老表軍人統治的政權   自訂自立的黨法講是國法   予阮一個世界無人(忄麥)承認的國   阮無做國民的尊嚴與光彩   只有用恨灌溉土地的愛 完整文章
文/朵思;圖/鐘麗琴   春不老   春不老是罕見的花名   但它恒以靜態姿勢 注視天、注視地 和太陽、星星、月亮共舞 抗瘠堅毅的性格   是春不老與宇宙交集的特質   東方紫金牛、萬兩金   也是它的名字   /   它喜愛熱帶氣溫   是有朝氣的小型喬木   卻也是吉祥灌木   成為樹籬時   衍然是一溜美麗的風景   /   如果時間稍稍停留葉尖   油綠的盆栽   很快──   完整文章
文/林煥彰;圖/蘇芳霈   玉山的野薔薇   野,非一般   野,是原生的純潔;   白,我的最愛   白,我一生堅持;   四片花辮,綻放美笑   幸福的符碼;   /    你,看到了嗎?   喜歡,喜歡就送給你;   但請記住,   年年金夏,六七月   你一定要記住,請你   到我故鄉來;   /   我的故鄉,福爾摩沙   請你一定要登上   臺灣的第一高峰──   完整文章
文/向明;圖/鐘麗琴   小果薔薇   白色單瓣   托葉披針   葉子由嫩紅而深綠   攀爬在整個大肚山肚皮上的   那些捧花似的小果薔薇   那麼聲勢浩大如一群憤青   活活潑潑的   在跳矛盾統一的熱鬧街舞嗎?   好像要大聲吵醒   那些藏在草叢中   作夢的膽怯昆蟲   /   那不是亂搞呵!   它們渾身有勁   在大膽地告訴這世界   小果薔薇志趣一點也不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