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接觸各類創作的方式當中,閱讀是最私密的──人們可以一起看電影、一起聽音樂,雖然感受不見得一樣,但在某個時段當中,看到和聽到的內容是一樣的;可是人們可以一起閱讀,那是各自讀不同的書,不是接收同一個視覺或聽覺來源的內容,而就算各自讀同一本書,閱讀的速度也不會是一樣的,所以某個時段當中,一起閱讀同一本書的人,讀到的內容可能差別很大。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雪莉.特克的《在一起孤獨》提及,因為科技而使人際聯繫更方便的現代,人變得比從前更怕孤獨卻也更怕直接交流──我們時時需要拿起手機,查看有沒有email、留言、提及我們的貼文或者簡訊在螢幕上閃現,但比起見面或講電話,我們常常選擇更沒那麼即時、更保持距離的訊息互送。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邦迪亞上校面對行刑槍隊時,他想起父親帶他去找冰塊那個遙遠的下午。我們不知道那個下午在邦迪亞上校與父親老邦迪亞共處的所有時光當中,是不是最開心、最懷念、最奇妙或最古怪的──這幾個形容詞,我們在《百年孤寂》裡能夠相當容易地找出上百段情節套入──但去找冰塊的那個下午,肯定有某種特別的東西勾在回憶裡,讓它成為一個生命裡的重要標記。 完整文章
電子書無法直接傳來借去,一直是讀者在意的事──「實體書都可以你們電子書都不行!」;但電子書如果可以傳來借去,那就會變成出版社在意的事──「數位化」這事已經讓出版社成天擔心盜版下載,還能借閱不就是自己找死嗎?大家都想便宜(或者更好,免費)讀到書的心情不難理解,但把出版社搞跑了搞垮了就是殺雞取卵,這也不難理解吧? 完整文章
2020 年充滿意料之外,但在閱讀的世界裡,意外永遠不嫌多——而更多的可能是驚喜。臺灣繁體中文書上架數量最多的 Readmoo 讀墨電子書,今年適逢八週年慶,除了自 9 月底開跑「報復性閱讀」系列活動,今日更發表包含「家庭帳號」、「會員等級」等重磅新功能,讓閱讀有更多可能。 「一直以來,都是讀者的聲音,推動我們持續開發新服務,」Readmoo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他在紐約當警察,不特別髒,但也不算乾淨。他和一個妓女有肉體關係,沒付過錢,妓女也沒向他要過,因為妓女知道他的職業某些時候可以幫她,他也的確會這麼做。他不會主動索賄,也不會拒絕平白送到眼前的鈔票,就像他仍是菜鳥時的搭檔告訴他的:你張開手心、有張鈔票飄進你手裡,那你就該把手閤起來、握緊鈔票、感謝上帝。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這人一直被視為重要的學者,他曾在高等學術機構任職,出版過超過一百本研究著作,橫跨不同領域,包括符號學、語言學、哲學、歷史、美術、文學小說等等,而且寫作風格輕鬆活潑,別的學者評論文學搬出來的是重量級經典,他硬是可以用伊恩.弗萊明的「007」系列小說為例,告訴你寫作技巧運用得當能夠達成的敘事節奏;別的學者討論神話搬出來的是各宗教典籍,結果他舉的例子是美國超級英雄漫畫的元祖角色超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他有個白手起家、憑自己打造出一個商業帝國的形象──是否「奸商」暫且不論,至少具備「很會賺錢」的技能。 事實上他來自相當富裕的家族,打造商業帝國的野心是有的,不過和「白手起家」離得很遠,而且他做生意至少破產過五回,如果你是投資者,那麼除非炒短線,不然應該不會想把錢交給他,如果你是勞工階級,那麼最好不要去他的關係企業工作──他積欠員工薪水、惡性關閉公司的紀錄有一大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美國紀錄片導演麥可.摩爾的《科倫拜校園事件》創下不大容易打破的紀錄,這片子被提名超過五十個國際獎項,贏了四十幾個。這部片子內容以美國科倫拜高中的學生校內開槍掃射事件為主,探討槍枝管制及流通的問題,輻射出去的議題,包括媒體的聳動偏頗,以及校園霸凌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