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他有個白手起家、憑自己打造出一個商業帝國的形象──是否「奸商」暫且不論,至少具備「很會賺錢」的技能。 事實上他來自相當富裕的家族,打造商業帝國的野心是有的,不過和「白手起家」離得很遠,而且他做生意至少破產過五回,如果你是投資者,那麼除非炒短線,不然應該不會想把錢交給他,如果你是勞工階級,那麼最好不要去他的關係企業工作──他積欠員工薪水、惡性關閉公司的紀錄有一大堆。 完整文章
路上總有廣告。走路時會看到貼在牆上的海報,開車時會經過高高豎起的看板,有的好看,有的無聊,有的獵奇,大部分你大概過眼即忘。 但,事實上,路上並非「總」有廣告,能不能在公眾場合貼廣告,在某些國家還曾經引發爭議──先不管內容好不好看,重點是我又不想看、這也不是政府要公告周知的東西,你憑什麼把資訊貼在公眾場合逼我看呢?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美國紀錄片導演麥可.摩爾的《科倫拜校園事件》創下不大容易打破的紀錄,這片子被提名超過五十個國際獎項,贏了四十幾個。這部片子內容以美國科倫拜高中的學生校內開槍掃射事件為主,探討槍枝管制及流通的問題,輻射出去的議題,包括媒體的聳動偏頗,以及校園霸凌問題。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今年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決選入圍作品集叫《偵探在菜市場裡迷了路》。 這個徵文獎已經辦到第十八屆了,仍有很多人不知道──對推理沒興趣的讀者不知道、對華文創作沒興趣的讀者不知道、從事華文創作但只讀只寫某種「文學」的人不知道,連有些自認關注推理文類的人也不見得知道。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教人各種技術的書籍──無論那個技術是核心肌群的訓練還是記憶力,是搭訕的話術還是正念──會被讀者發現,常見的有兩種可能。 一個是讀者自己想要學習那個技術,例如這個技術可以解決讀者面對的某個難題,或者可以協助讀者達成某個目的,而閱讀一向是直接自助花費少的學習方法;二是作者或出版社暗示讀者:學這個會讓你變得更好哦。 完整文章
「請問可以新增_____的功能嗎?」 自創立以來,我們經常收到像這樣的許願。 雪片般飛來的許願、敲碗,Readmoo讀墨電子書都會認真評估、視情況排入開發排程。 全公司都是閱讀愛好者的我們,也不停開發優化讀者體驗的新功能。 而整個出版生態圈,包括寫出好故事的創作者、書籍背後的出版社推手,都是讓閱讀能走入生活的重要功臣。我們透過每一次軟體更新,讓所有人都能享受更貼心、順手的功能。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大多數人應該都同意,目前世界上最適合人類生活的國家全是民主國家(自認「我們最幸福」的北韓人民或許不見得這麼想?),當然,民主國家問題一大堆,行政效率可能很拖啦、官員舞弊可能很多啦,但有個最重要的關鍵,就是選舉──每個公民都能投票,很公平,幫大家做事的人由大家來選,很合理──這麼一來,大家至少會知道自己把管理的權力交給誰,也知道自己的稅金進了誰的口袋。 但,真的是這樣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