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幫「讀冊生活」規劃了一個跨領域的書展,其中一個子項是「跨倫理」,相較那個什麼部長亂嘴的「男女有別是我國數千年以來固有傳統」的練肖話,事實上像失序亂倫這類事件,在古典時期才是從來沒有少過。但說起先秦時期幾個浮花浪蕊著稱的飄撇女性,那還真的宛若鄉土劇一樣動魄驚心。 完整文章
先前專欄集結成《讀古文撞到鄉民》時,收錄了一篇當初未刊稿,講漢代某次會車造成的行車糾紛,因而衍生出的樂府詩〈相逢行〉。詩中我們見識到當年的大七提之戰的刺激兇猛,以及漢代富二代8+9講義氣講門第的習態。其實漢樂府不少有哏的詩歌,讓我們足以一窺距今兩千多年前的時代風貌。 對那些年我們一起背過的國學常識還稍有印象的讀者,大概知道「樂府」最早指的是官署名,乃漢武帝所設立,根據《漢書‧藝文志》: 完整文章
元宵或上元節在六朝之後成為重要節日,由於是元月的第一次月圓,理當被視為一次神聖時間。在南朝陳即將破滅之際,流傳一段與發生在元宵節的愛情故事: 太子舍人徐德言,尚叔寶妹樂昌公主,陳政衰,謂妻曰:國破必入權豪家,儻情緣未斷,尚冀相見,乃破一照人,分其半,約他日以正月望日賣於都市。 完整文章
以前我們中學讀文化基本教材,講到墨家大概就是把「兼愛」、「非攻」這兩個關鍵詞畫重點就行了。再講細一點,介紹墨家的非樂、薄葬等節約政策,大概也差不多了。我們之前介紹過孔子的劣徒們,其中有個被他罵「朽木不可雕」的宰予,就對儒家守喪提出反駁,而不為了喪葬禮俗耗費太多資源和社會成本,基本上就是墨家的主要政見。 完整文章
春節連假,當然要讓平常被壓榨著寫稿的專欄作家們喘口氣,在雞年咕咕幾聲,同讀者們聊聊舊年心得新年展望,除了寫專欄之外好好交心一下。是故專欄作家們在新年開始之前被逼著交出了【專欄咕咕叫】系列專文,在線上陪大家一起過年~ (編按:想喘口氣?那是我騙你的啦咈咈咈~) 一、過去一年裡讀過最推薦的書 完整文章
之前講過陶淵明嗜酒與其兒智商的相關推測,雖然我本身並沒特別養生,但實在不勝酒力,只是不知何故親朋故舊常誤以為我好杯中物,近日更幾次得友以日本清酒著名品牌「獺祭」相邀,實感盛情。 話說「獺祭」這款大吟釀其名,據說來自明治維新重要人物──正岡子規的書屋名,但事實上「獺祭書屋主人」這名諱,其典故應當追溯至我們前幾篇曾介紹過的晚唐詩人,以晦澀的無題詩與持正論的詠史詩著名的李商隱。 完整文章
話說W飯店驚傳小模陪搖嗑藥過頭的命案,讓吾輩蛇蛇們體會到原來有錢人真的玩很大,且真的想得和我們都不一樣。雖然鄉民其後的焦點放在土豪哥的8XL大內褲到底有多大,以及試以浴缸水的容積求土豪哥的體重等等問題,但說起古代土豪哥的各種荒淫劣行,那可是一點都不下於今日。 完整文章
這幾天揚沸沸的話題,聚焦於新竹某高中校慶的變裝遊行──某班全體同學扮裝成了納粹黨衛軍,而導師扮成狂人希特勒坐進(瓦楞紙製作的)虎式戰車裡,司儀還朗誦「快向元首敬禮」之類的旁白,引發國內外矚目。這事衍生的道歉辭職刪補助款,以及教育現場的無知無感或盲目等論題,評論已經層疊浩繁,我比較疑惑在於同學爾後的回應,提到他們試圖以諷刺的方式,表現出對此段歷史的譴責。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