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衛.逵曼;譯/蔡承志 二○○二年十一月十六日,佛山一位四十六歲男子因發燒和呼吸窘迫病逝。他是這種新型疾患的第一起病例,或者說是流行病學追查確認的首例。他沒有留下血液或黏液樣本,無法做實驗室後續篩檢,不過由於他觸發了其他一連串病例(他的太太、一位來醫院探病的舅媽,以及舅舅和他們的女兒),強烈暗示他染上的是SARS。他的姓名同樣沒有透露,只描述他是一位「地方政府官員」。 完整文章
防疫期間,有許多事應該注意;而在所有該注意的事項當中,最應謹慎以對的,應該是資訊的正確性──包括該有的防疫措施、新聞內容是否經有心人士或單位偽造,還有當自己、親友甚或不認識的他者染病之後,應當保持怎麼樣的心態;同時,假如得到的資訊不正確但又傳播出去,那麼造成的負面影響並不下於真正的病毒傳染。 完整文章
文/艾蜜莉‧孟德爾;譯/吳品儒 「你記得SARS嗎?我們以前聊過。」阿華說。 「我記得當時聽到你們醫院被隔離,趕緊從洛杉磯打給你,可是不記得我說了什麼。」 「你都快嚇死了,我還忙著安撫你。」 「這麼一說我就記得了。但我必須說,他們把SARS講得跟什麼—」 「你那時候還說,如果真有流行病大爆發,再打給你。」 「我記得。」 完整文章
最近中國武漢爆發疫情,加上網路資訊快速洗板,我們好像又陷入多年前那場大瘟疫與大恐慌之中。本蛇回想SARS蔓延那年,恰巧自己那一屆的畢業典禮。同學們穿著畢業袍從禮堂移師到室外開放空間,戴著口罩拍下畢業照。那當真也算我們這個太平盛世小確幸時代裡,見證災難正在進行的一幕。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喜歡看電影,」鍾灼輝說,「尤其喜歡看真人實事改編的電影。」 如果將鍾灼輝的生平改編成電影,很可能會被觀眾認為編劇加入太多誇張設定──鍾灼輝當過香港警署的高級督察,是認知心理學博士、犯罪心理學家,會品酒、品茶,會開船、開飛機,會滑雪、是潛水教練,在射擊比賽中拿過金牌,還是心靈類書籍的暢銷作家。 完整文章
每年十月是流感疫苗接種季,過去我甚少理會,因為要自費去打疫苗,一來嫌麻煩,二來要花小朋友。不過去年十月開始,我就乖乖去打流感疫苗了,一整年都不必擔心在上課或開會時,身邊的人很虛弱地告知得了流感,再也不需要活在恐懼當中,還能老神在在,一整年都沒得流感,所以現在都勸朋友也要去打流感疫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