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那場讓雙眼只看得見白色的疫病過去四年之後⋯⋯

文/犁客 一名駕駛在等紅綠燈時忽然覺得不大對勁,他的眼前一片白,看不見了。一名路人好心地幫這名駕駛開車,回到駕駛的家,路人發現駕駛的妻子也看不見,於是一時心生歹念把車開走。 然後,這個臨時起意的小偷也看不見了。 這個讓人眼前一片白的古怪疾病迅速蔓延,不知道致病原因、不知道傳染方式,不知道醫療方法──…

原來病毒與蛇有密切關係!?

文/ Sanjay Gupta,譯/張瓊懿 病毒的英文「virus」有個有趣的起源。它的原意是「蛇的毒液」,源自拉丁文的「黏液」或「毒藥」。但事實上這項命名是個錯誤,因為並非所有病毒都是有害、會破壞身體或導致死亡的。事實上,病毒有存在的必要。我再說一次:病毒有存在的必要。我知道這令人難以置信,因為這…

【讀者舉手】只要曾不顧一切地愛過,就會更接近生命核心。這也是抗爭最終的意義

文/力豪 韓麗珠十四歲開始在報刊上發表作品,畢業後從事編輯、報導的工作,在SARS大疫來襲之時,決定潛心寫作,自此成了邊兼職邊寫作的創作者,想見他對寫作有一定的使命感與抱負。《黑日》是他的第二本散文集,他受訪時強調,這本書並非以實為主,而是觸碰個人記憶,當事人現身說法的第一線版本。《黑日》集結了韓麗…

SARS時期的超級傳播者,1人感染60人

文/大衛.逵曼;譯/蔡承志 二○○二年十一月十六日,佛山一位四十六歲男子因發燒和呼吸窘迫病逝。他是這種新型疾患的第一起病例,或者說是流行病學追查確認的首例。他沒有留下血液或黏液樣本,無法做實驗室後續篩檢,不過由於他觸發了其他一連串病例(他的太太、一位來醫院探病的舅媽,以及舅舅和他們的女兒),強烈暗示…

【讀墨閱讀榜:這本大家讀最久!】Vol. 25:羅琳就是參加了這個才寫出「哈利波特」的呢~(誤)

防疫期間,有許多事應該注意;而在所有該注意的事項當中,最應謹慎以對的,應該是資訊的正確性──包括該有的防疫措施、新聞內容是否經有心人士或單位偽造,還有當自己、親友甚或不認識的他者染病之後,應當保持怎麼樣的心態;同時,假如得到的資訊不正確但又傳播出去,那麼造成的負面影響並不下於真正的病毒傳染。 奇妙的…

那一夜,星光殞落,我們熟悉的世界漸漸淡出

文/艾蜜莉‧孟德爾;譯/吳品儒 「你記得SARS嗎?我們以前聊過。」阿華說。 「我記得當時聽到你們醫院被隔離,趕緊從洛杉磯打給你,可是不記得我說了什麼。」 「你都快嚇死了,我還忙著安撫你。」 「這麼一說我就記得了。但我必須說,他們把SARS講得跟什麼—」 「你那時候還說,如果真有流行病大爆發,再打給…

【GENE思書軒】對抗病毒的免疫系統,有的像港警,有的像川普!?

有很多我們身體正常的生理功能一直默默地工作,我們會意識到它們存在,可能是它們失去功能的時候,或者,是它們不斷秀存在感的時候。 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這隻黑天鵝,很可能在2019年11月底或12月初就從中國湖北的野生動物感染人類,而且突變成能夠人傳人了,可惜更可恨的是…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與盛世夢同時的大瘟疫

最近中國武漢爆發疫情,加上網路資訊快速洗板,我們好像又陷入多年前那場大瘟疫與大恐慌之中。本蛇回想SARS蔓延那年,恰巧自己那一屆的畢業典禮。同學們穿著畢業袍從禮堂移師到室外開放空間,戴著口罩拍下畢業照。那當真也算我們這個太平盛世小確幸時代裡,見證災難正在進行的一幕。 不過說起古文與歷史,其間貌似有某…

【一週E書】閱讀一個極端情境裡的故事,在現實的風暴襲來之前

文/犁客 2002年11月,距今十七年多一點之前,中國廣東有人肺炎住院。12月,開始有媒體及網路貼文提及疫情,不過很快就被中國當局管控,不是媒體被消音,就是網民被移除帳號。2003年1月,其他省市也開始傳出疫情了,2月中國政府才正式公告,也通知了世界衛生組織──而且沒把所有情況都報上去,只講了廣東的…

你的獨立是他的籌碼

根據「一國兩制」安排,中國政府答應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是,許多香港人認為中國政府經常干預特區政治事務。一個主要憂慮是香港的法律和政治自主權,而在2002年劃上句號的居港權爭議,就凸顯了這方面的擔憂。《基本法》訂明,香港中國居民的子女,只要出生時父或母是香港永久居民,他們就擁有香港永久居留權。但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