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勞基法修法,關於賴神各種神回應,什麼年輕人主動想要加班,勞工通勤很少超過一小時等等,已經讓廣大受薪階級受不鳥森77了,更別提勞動部長倡導的勞資協商和「雇主會自律」的名言。出過社會上過班的朋友鄉民都知道,好老闆是特例,慣老闆是常態,自律的雇主不是沒有,但不自律不自重的更多。比起現在慣老闆唬爛硬拗,古典時期畢竟是君主集權,雇主有更多整員工的方法。 完整文章
上禮拜和謝金魚對談其新書《崩壞國文》,咱倆聊起唐代幾個文人的輪班的實況,回家就看到勞動部(又名常常把人家畫布給幹走的幹畫布)發新聞稿,說因應勞工過勞、雇主違規的可能,決定透過海報和微電影來進行宣導,讓我想到古代士大夫如果穿越到我們當前的鬼島,不知對現行制度的這種七休一、加班上限的規定,會不會感到過勞,於是我冒著被譙賴神同路人的風險,稍微研究了一下漢唐的例假制度。 完整文章
這幾個月文白之爭戰到遍地烽火,我這專欄或別人的專欄每天洗版引戰,但論戰這詞說起來大旗昭昭,其實也不過就貴圈的小茶壺小事件,可能真的像鄉民那句名言,喊聲時萬人響應,實際上不知道幾人親臨到場。 完整文章
縱觀台灣輿論圈,熱門議題是幾天就會更易一輪,隨著Seafood、狼師等新議題,文言與白話的紛擾看似暫時平息了,然而我始終覺得古代文獻給我們最大的價值就在於對時代議題興替秩序的掌握。也因此,若我們讀了一批生澀而無法與當代連結的文言文,那麼它難免顯得無用。但當我們從這些古典時期大數據資裡,發掘出與眼下的時代呼應的脈絡與思維時,這個資料庫就有了搜尋的意義。 完整文章
最近文白之爭已經從我同溫層我圈進展到全民熱戰,雖然我這專欄名曰「讀古文撞到鄉民」,但再說一次,我並沒有覺得什麼語體或經典非讀不可,只是誠如前一篇所說:讀古文給我個人最大的意義,就在發現很多當前的紛擾,原來古已有之,那麼我們這一個斷代就不至於如宇宙孤兒般的存在。就像這文白之爭,也是古時候就有。 完整文章
我才任教幾年,就學會了一個老師愛用常用的詞,叫「教學現場」。每次聽到誰唸著這個詞,腦海中一瞬浮現電影《鋼鐵英雄》或《搶救雷恩大兵》那種:一整個排的士兵被派到戰場前線,後面一群沒有參與大登陸大行動的長官們在戰情密室裡,對著佈陣圖東指西點,然後給出大戰略大思維,組成審查小組,訂定出能力指標。 最後就是一幕悲劇的景象,硝煙迷霧,一整個縱隊列躺在血泊裡,斷肢殘臂,匍匐求生。 完整文章
中國人怕鬼,西洋人也怕鬼,恐怖鵝~恐怖到了極點鵝。好的司馬爺爺您夠了,轉眼又到了農曆七月鬼門開的時節,我已經應景買好了「故事」團隊推出的《鬼的歷史》、以及林美容《台灣鬼仔古》這兩本古今中外和台灣的鬼歷史鬼講古,準備來消災避邪、我是說時時品讀,有讀有保庇。 完整文章
先說這篇純屬介紹,理性勿戰。鄉民以前喜歡以魯蛇、本魯或蛇蛇自稱,現在眼界遂廣、境界更高,無論自介自表,反串酸人,起手式就是「本肥宅」。認真說起來體重或許與飲食、生活習慣以及家族遺傳和自我健康管理有關,嘲笑人家的體重難免有涉歧視,可不是一現代社會得以容受的行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