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悲傷是文學作品中常出現的元素,似乎每位作家都可以信手捻來。角色可以在字裡行間恣意灑淚,淚水如斷線珍珠遍灑玉盤。悲傷好像很容易,也很浮濫。 但真正的悲傷,卻是筆墨難抒的痛。悲傷不是一種技術,它是一種生命中難以承受的痛。 把悲傷用文字袒露給讀者,將傷口撕裂讓旁人觀曉,又更是痛上加痛。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知名的部落格版主、旅遊達人工頭堅,是俗稱的五年級世代。 五年級世代,完整地經歷過台灣的黃金歲月與起伏載落。這次所出版的新書,記錄了工頭堅人生的四個部分,數段機緣。透過不同口味、產地的威士忌,讓故事多了味覺、嗅覺的層次。 工頭堅用故事記錄時代的脈動,也用威士忌調製屬於自己的生命之水。 既平凡,又特殊 五年級世代,正巧趕搭上台美蜜月末班車。 完整文章
文/凌淑芬、張容兒 您暌違三年的新作《遺落之子》突破浪漫愛情小說的主題,融合了奇幻、冒險、懸疑等多重元素,讀者們都相當期待。請問您是從何時開始構思這部作品的?是什麼樣的契機推動您嘗試這次的跨界創作?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喜歡幻想的小孩,走在路上腦子裡總是有故事在發生,而我看到的任何景象都有可能成為故事的一部份。只是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 完整文章
文/Orange、犁客 「《愛的自由式》是本超級熱門的作品,當時它的電子檔在網路上流竄,因為它『好好看』。」Orange說,「我看過的類似題目論述多半出現在學術論文,符合學院要求,但是離一般讀者有點距離。」 Orange關注LGBT議題,同時是個狂熱的觀影者,長期在部落格「Orange’s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曾獲2016台北國際書展大獎(TIBE Book Prize)非文學類獎的《老屋顏》作者辛永勝與楊朝景,一個曾從事室內設計,一個曾是工程師,兩人素昧平生,因為老房屋結緣。採訪前,本以為室內設計師辛永勝需要與客戶聯繫溝通,自然善於與人攀談,工程師楊朝景應該較內向木訥,結果完全相反──見了面椅子都還來不及坐下,楊朝景已開始侃侃而談,辛永勝則很有默契地在旁聆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