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安德魯.所羅門;譯/大家出版編輯、Readmoo編輯團隊;筆訪/愛麗絲 我以「正午惡魔」為本書命名,因為這個詞精確描繪出憂鬱時的感受,這幅意象喚起憂鬱困境中那股恐怖的入侵感。 憂鬱症有一種明目張膽的特質。惡魔(或各種痛苦的形式)泰半以夜色為掩護,唯有擊敗他們,才能逼他們現出原形。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歡樂的交給上半場,」陳蕙慧站在台上,告訴大家,「血腥的留給我。」 2020年9月19日下午,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召開第19屆年會暨第18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頒獎典禮──按照往例,年會放在活動上半場、頒獎典禮放在活動下半場,主持人周小亂表示,「這是故意的,徵文獎的入圍者得等到最後才頒獎,就會一直很緊張。」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我那時候就是想要逃,一天到晚想離家出走、離開近距離的空間,」鄭陸霖是大稻埕長大的老台北人「像日本時代的江戶子一樣,」但家庭衝突讓他老想往外跑、擺脫坐困台北的束縛,高中便迫不及待地離家,「我搬到木柵,舅舅醫院閣樓的倉庫間,把自己塞在那裡。」 除了長大後搬家,從小想逃的鄭陸霖,也早早躲進屬於自己的閱讀世界。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坦白說,雨傘運動後期沒什麼可做的,只是每天都待在佔領區裡,你也知道終有一天是會被清場的。當時我們幾個大學同學去吃鍋,覺得記錄每天發生的事情挺好,也滿幸運找到出版社幫忙,」自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的阿木,曾當過一年記者,從自己與朋友的人脈裡,招攬幾位志同道合的媒體工作者組成「傘下的人」,自2014年雨傘運動開始,年年寫下屬於香港的故事並出版成冊。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還想要探索、嘗試的領域嗎?有啊,我本來想學唱歌,可是唱到覺得大家都好辛苦,」熊仁謙笑說自己習慣僧侶用鼻腔共鳴的唱誦模式,面對流行歌大相徑庭的發聲方法,實在學不來。音癡、抓不準節奏、又或是天生歌喉不佳,不擅長歌唱的原因我們聽過幾種,但極少聽說「習慣僧侶的唱誦模式」這種原因。 而這只是熊仁謙「異於常人」人生中的一小部分。 完整文章
文字/連恩.范恩;筆訪、整理/犁客 納凡德熱愛賺錢,但幾乎不怎麼花錢;他近乎直覺地與數字打交道,但不怎麼擅長和人打交道;他的生活範圍很簡單,但在這個範圍內做的事並不簡單;他不認為自己做的事有什麼問題,但他坐在英國自家臥室的電腦前,讓美國股市瞬間暴跌、市值一眨眼蒸發一兆美金。 ──而且,過了好幾年,相關單位才追查到他的頭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