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台灣政府最近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但東南亞市場究竟是什麼情況?有哪些「眉角」需要注意?除了政策之外,還需有賴熟門熟路的關鍵人來指路。深耕東南亞議題許久的燦爛時光書店,邀請越南暢銷作家與翻譯家阮文馨、泰國蜘蛛文化出版社負責人王道明,與著名的版權經紀人談光磊,一同對談台灣書籍在泰越兩國的現況與未來。 完整文章
文/吳廷勻 就像暴風雨一般,一個家,是如何在一年之內應聲破碎,飛射的碎片又是怎麼劃傷人心,郭強生兩年前推開掩飾家醜的厚重家門,扎實、認真地悲傷一回。 兩年後,傷或以成痂,他轉以一種在盛夏午後喝著沁涼甜湯的寧靜,訴說著獨自陪伴失智老父這條前往遠方的路上,孤獨又未知的風景。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我剛分發到國中教書,一堂課都還沒上,校長光看到我的樣子就開罵了。」黃益中笑著說。老師理平頭有什麼好罵的?黃益中聳聳肩,「那時叛逆,留長頭髮啦!」 近幾年常在媒體上發聲、被冠上「熱血公民教師」稱號的黃益中,形象一直是結實的身材、清楚的邏輯,以及爽快的平頭;聽他爽直俐落的發言,常會讓人好奇:如此個性的人,為何當初會選擇成為大家刻板印象中比較安靜平實的公民老師?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覺得小說家有特殊的心智結構。」崔舜華吸了口菸,扭過脖子吐出煙箭。 出版過《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前陣子剛出版第三本詩集《婀薄神》的崔舜華,其實是個雜食的小說讀者。「我喜歡推理小說;」崔舜華說,「卜洛克、錢德勒、漢密特、克莉絲蒂──那是考研究所前,在圖書館讀完書,對自己的犒賞。我也喜歡村上春樹,啊對了,我很喜歡吳爾芙。」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幸福是個終極目標。我們總是互相提醒「說好的幸福」,就算緣滅了,也仍希望對方「還是要幸福」。似乎人的一生,就是要得到幸福,才算圓滿。幸福,不只是嚮往,更是成就。 但我們似乎很少思考,當全世界的人都得到幸福了,會是個怎樣的光景?而正這是小貓流所推出的新書,《去你的心靈大師》的提問, 「當全世界的人都幸福後,然後呢?」 小說,你也敢出? 瞿欣怡目前是小貓流文化的總編輯。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約定的專訪日期在2017年4月19日的下午。在那之前,林奕含已經與我們藉著電子郵件討論了一陣子,從訪綱的內容到她想對讀者說的獨白,我們都先談到了。幾回郵件往返,會發現林奕含極有禮貌地詢問訪談進行時會有的狀況及訪綱,原因並不是想要左右訪問的方向或事先迴避某些問題,而是想要配合我們的計劃,做出最完足的準備。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次分享會後,一個讀者來找我,」林奕含回憶,「她說,她的朋友,就是房思琪。」 第一本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後,出版社替林奕含排的活動並不多,而她希望每場講的內容不要重複,每回上場前都精心準備。現場讀者的回饋及反應大多正面溫暖,聊到比較特別的經驗時,林奕含想起那個自稱是「房思琪朋友」的讀者,「她要我在書上寫一句給房思琪的話,我不知該寫什麼,最後寫了『祝你健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