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鬼店》原著小說與改編電影那些「一則故事,各自表述」的相關事件,相信只要是史蒂芬.金的書迷,或是有關注電影相關媒體的讀者,應該都因為《安眠醫生》的上映,於最近看了不少相關主題的文章才是。 完整文章
有許多優秀的創作者,總能利用作品所屬的媒介來進一步強化故事主題及氛圍。舉例來說,像是《夜行動物》的原著小說與改編電影,便是相當優秀的例子,充分發揮出了小說與電影的各自優點。這種情況在遊戲的世界裡,自然同樣如此。 完整文章
《惡魔的背影》是犯罪報導作家蜜雪兒.麥納瑪拉未完成的遺作,全書除了描述她數年來鍥而不捨地追查與「金州殺手」有關的一連串懸案過程外,更透過彙整無數警方報告,採訪倖存者、目擊者與遺族等內容,構成了這本橫跨不同面相的調查報導,並由她的丈夫、調查夥伴與編輯們,在整理遺稿後集結成書。 完整文章
場景突然一暗,畫面上唯一的光線,只剩下照在主角身上的一盞聚光燈。與在黑暗中凝止不動的其他角色不同,身為警察的主角轉身面對鏡頭,打破了第四道牆,開始對電視外面的我們說話,內容除了向我們遞出挑戰書,詢問我們是否像他一樣,已從前面的情節中察覺出犯人的罪行破綻,同時更往往不忘給出一個具有獨特幽默感的暗示。 完整文章
在2017年的電影《牠》中,編導改變了原著在1958年與1985之間的交叉敘事手法,將小說中童年故事線的部份給獨立拍為電影,使得《牠:第二章》得要面臨一個與首集不同的挑戰──也就是如何將原著中其實篇幅較短的成人故事線,給獨立撐出足夠的情感厚度。 完整文章
2017年的電影《牠》,在無數自小說改編為電影的作品中,顯得較為少見。基本上,這部片除了得因應片長需求,不免對原著內容有所刪減改動之外,就整體精神而言,可算是一部相當忠於原著的作品。但特別的地方在於,本片其實只改編了原著約莫一半左右的內容──同時還並非前半或後半,而是採取跳著的方式,類似只拍了書中的單數章節,將雙數章節跳過不理那樣。 會有這樣的情況,其實與《牠》原著採用的敘事方式有關。 完整文章
在觀賞改編作品時,有些人會將原著奉為圭臬,認為所有更動都是不可原諒的,就算是將小說改編為電影這種難免需要刪減的情況,也是一種對原著的褻瀆。在他們口中,所有改編作品均背負著無法抹滅的原罪──一種打從初始便不應存在的罪衍。 我自己並非這種「原著至上」的人,對改編作品的要求也還算寬鬆,就算與原著全然不同,只要成果足夠好看,我也能欣然接受,像是上回聊到的「神鬼認證」系列,就是這樣的例子。 完整文章
2002年由道格.李曼執導的《神鬼認證》,可說相當程度地改變了好萊塢諜報動作片的風格,以較為寫實的方式拍攝同類電影通常會誇大處理的動作戲,更大幅壓縮了動作戲的時間,使電影大多時刻得以集中在劇情及角色發展上頭,因此獲得了不俗評價,甚至還回頭影響到了同類電影的大前輩,使丹尼爾.克雷格主演的幾部「007」系列,因此與系列過往相比,顯得陰鬱及嚴肅許多。 完整文章
這篇打算談談《迷霧驚魂》這部電影的文章名字,可能會讓你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所以且容我在開頭稍作解釋一番。 這個專欄的上一篇文章〈小說改編電影的最佳典範──聊《刺激1995》〉,原本是打算將《刺激1995》與《迷霧驚魂》兩部片一併討論的,但沒想到實際寫下去後,才發現竟然只是稍微談了一下《刺激1995》,便使文章字數超出原本設定許多,因此才決定將這兩部電影拆開來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