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天橋上的魔術師》這則故事,把吳明益的原著小說與楊雅喆執導的電視劇放在一起比較,是一件相當有趣的事。 就切入角度來說,小說版具有明顯的回顧往昔性質,往往透過各篇敘事者的主觀回憶來描述故事,同時更由於我們無法實際看到角色的長相,因此只能從他們敘述的事件裡,自行兜起故事與故事間的連結,甚至是辨認哪個角色與哪個角色其實是同一個人。 完整文章
自從2012年的外傳短篇集《百鬼夜行──陽》以後,喜愛京極夏彥「百鬼夜行」系列的讀者們便陷入了漫長的等待期,一直到2019年4月,京極才又推出全新的外傳系列「今昔百鬼拾遺」,並且以連續三個月由不同出版社發行一本的方式,就這麼一口氣推出了《今昔百鬼拾遺──鬼》、《今昔百鬼拾遺──河童》與《今昔百鬼拾遺──天狗》等三本作品。 完整文章
拿下第162屆直木賞的《熱源》,是一部在風格上彷彿NHK大河劇般的史詩之作,透過並未著重於細節的寫作手法,帶來一種彷彿耆老講述傳奇人物故事的效果,除了在讓人閱讀的時候,彷彿可以聽見大河劇中常見的旁白敘述一樣,同時也讓人驚嘆於作者川越宗一竟然能憑藉作家生涯的第二本小說,便拿下了直木賞這樣極具指標性質的日本文學大獎。 完整文章
《我所預感的悲傷未來》(いつかの岸辺に跳ねていく)是一本相當出色的小說,既具有作者加納朋子一貫的溫柔氣息,卻又在人性描繪上走得比過往更遠,讓光明與黑暗的兩極於書中有更為明確的對比,既以毫無動機可言的惡意讓人怵目驚心,卻也透過情感充沛的善意與愛,使人生中的美好、遺憾、無奈及溫暖,照樣在字裡行間中熠熠生輝。 完整文章
最初出版於1979年的《大競走》(The Long Walk),是理查.巴克曼(Richard Bachman)的第二本小說。這部作品在發行當初並非什麼矚目之作,直到1985年,理查.巴克曼其實是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祕密筆名一事被人揭露後,才使得包括《大競走》在內的巴克曼作品銷量就此水漲船高,與先前有了截然不同的地位。 完整文章
有可能是在山上,也可能是在海邊。當你仰望夜空中的群星,想像銀河彼方的光景時,除了可能會被好奇心所淹沒,對宇宙之大感到讚嘆以外,也可能會忽地升起一股不安之情,由於廣闊無垠的各種未知可能而感到有些害怕,認為自身的渺小在整個宇宙間不過僅是一粒塵埃,因而於心中投下了一絲恐懼陰影。 基本上,由霍華.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H.P. 完整文章
如果你已經看了前陣子上映的電影《神力女超人1984》(Wonder Woman 1984),便會知道這是一部深受經典短篇小說〈猴掌〉(The Monkey’s Paw)影響的作品,甚至就連劇情中的台詞,也曾屢次提及這部小說。 最初發表於1902年的〈猴掌〉,作者是W.W.雅各布斯(W. W. 完整文章
有好幾部以鬼屋作為主題的經典之作,都有一項微妙特質,也就是讓人看到最後,竟然無法確定是那房子鬧鬼,或一切只是人心作祟。 舉例來說,像是莎拉.華特絲(Sarah Waters)的《小陌生人》(The Little Stranger)、前陣子改編為Netflix影集《鬼莊園》(The Haunting of Bly Manor),由亨利.詹姆斯(Henry 完整文章
伊坂幸太郎的《鯨頭鸛之王》是一本表現手法相當有趣的作品,以伊坂撰寫的小說,加上川口澄子協助繪製的漫畫,共同打造出一則在現實與夢境中穿梭的奇妙故事。其中漫畫部分並非通常那種插畫式的點綴存在,而是確實具有敘事上的意義,有些地方甚至還成了小說後段的伏筆,使這種作法就像是某些故事採取雙線進行的精采小說那樣,讓人既沉迷於當下的情節,也在心中不斷期待每回故事交錯的瞬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