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文版發行於2011年的《千代子》,是宮部美幸的短篇集作品,書中收錄的五篇小說,在故事及角色上均沒有任何關連,因此與她大多數短篇集採用的連作形式並不相同,如果以各篇最初的發表時間來看,相隔最遠的兩篇,甚至還相差了十一年之久,因此也使我們大可將這本宮部自選的短篇集,視為她在獨立短篇創作領域中的一次世代回顧。 完整文章
日本作家葉真中顯的小說《Blue》,書名取自主角「青」的名字發音,內容則如同許多以主角來命名的作品一樣,基本上可以被視為一則虛構傳記。但特別之處在於,這則傳記的真正主角並非是人,而是一整個平成時代。 完整文章
玩過桌遊的人應該都知道,有些桌遊僅有單純的規則及目的,並沒有什麼世界觀存在。至於有些桌遊,則會為玩家提供一個世界觀的架構,縱使沒有什麼明確故事,卻也藉由奇幻、科幻、推理等各式各樣的設定,讓人更容易沉浸於遊戲世界中。 完整文章
關於《天橋上的魔術師》這則故事,把吳明益的原著小說與楊雅喆執導的電視劇放在一起比較,是一件相當有趣的事。 就切入角度來說,小說版具有明顯的回顧往昔性質,往往透過各篇敘事者的主觀回憶來描述故事,同時更由於我們無法實際看到角色的長相,因此只能從他們敘述的事件裡,自行兜起故事與故事間的連結,甚至是辨認哪個角色與哪個角色其實是同一個人。 完整文章
自從2012年的外傳短篇集《百鬼夜行──陽》以後,喜愛京極夏彥「百鬼夜行」系列的讀者們便陷入了漫長的等待期,一直到2019年4月,京極才又推出全新的外傳系列「今昔百鬼拾遺」,並且以連續三個月由不同出版社發行一本的方式,就這麼一口氣推出了《今昔百鬼拾遺──鬼》、《今昔百鬼拾遺──河童》與《今昔百鬼拾遺──天狗》等三本作品。 完整文章
拿下第162屆直木賞的《熱源》,是一部在風格上彷彿NHK大河劇般的史詩之作,透過並未著重於細節的寫作手法,帶來一種彷彿耆老講述傳奇人物故事的效果,除了在讓人閱讀的時候,彷彿可以聽見大河劇中常見的旁白敘述一樣,同時也讓人驚嘆於作者川越宗一竟然能憑藉作家生涯的第二本小說,便拿下了直木賞這樣極具指標性質的日本文學大獎。 完整文章
《我所預感的悲傷未來》(いつかの岸辺に跳ねていく)是一本相當出色的小說,既具有作者加納朋子一貫的溫柔氣息,卻又在人性描繪上走得比過往更遠,讓光明與黑暗的兩極於書中有更為明確的對比,既以毫無動機可言的惡意讓人怵目驚心,卻也透過情感充沛的善意與愛,使人生中的美好、遺憾、無奈及溫暖,照樣在字裡行間中熠熠生輝。 完整文章
最初出版於1979年的《大競走》(The Long Walk),是理查.巴克曼(Richard Bachman)的第二本小說。這部作品在發行當初並非什麼矚目之作,直到1985年,理查.巴克曼其實是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祕密筆名一事被人揭露後,才使得包括《大競走》在內的巴克曼作品銷量就此水漲船高,與先前有了截然不同的地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