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年代的底片大廠柯尼卡有句經典的廣告台詞,「有人用筆寫日記,有人用歲月寫日記,而我,用柯尼卡寫日記。」這話其實有幾個重點:一是業者希望大家多拍照、替生活留下紀錄,二是業者同時也顯示自家底片和相紙的品質良好。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多年以來,每年年初的台北國際書展「狀況」好壞,似乎都是用進場人數在計算的,加上連著好些年的年末,都會看到某些媒體刊載出版業這一年多麼悲慘淒涼的新聞,所以這些年的年度之交,常會先看到幾則換形容詞但內容幾乎沒變的寒冬苦情新聞,再看到幾則公眾人物逛書展買書和進場人數多少多少的熱情活力新聞──然後講的都是出版業。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於2018年才風光慶祝五十週年的曼布克獎,卻在2019年開始不久的1月底,傳出對沖基金巨頭英仕曼集團(Man Group)停止贊助他們每年一百六十萬英鎊的消息。就BBC報導指出,英仕曼集團與布克獎基金會近期的緊張關係,可能正是英仕曼集團做出這項決定的原因之一。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飢餓遊戲》、《移動迷宮》、《紅色覺醒》、《夜之屋》等書暢銷的那幾年,「YA小說」成為一個時常聽到的圖書分類;也因為這些暢銷書目的緣故,那時提到「YA」,就常會連帶出現「科幻」、「奇幻」、「學院」或「反烏托邦」的印象。 「YA」是「Young 完整文章
文/木馬文化編輯部 1. 這是感動全球一千六百萬人的長篇小說《偷書賊》作者馬格斯.朱薩克,暌違十三年後的最新力作。朱薩克創作這部小說的時間,久到他的兩個孩子一直以為爸爸從不工作──他的兩個小孩分別是12歲和9歲,所以自他們有印象以來,他們的父親從未出版過任何一本書。 2. 完整文章
每個世界在面臨選擇時,都會分裂成許多個平行的世界,有的世界變得更美好,有的世界則向下沉淪。雖然妳觀察不到平行的世界,但是妳可以推知它的存在。──《魔鬼的十億個名字》 自由靠人賞賜,這樣的自由不要也罷。──《魔鬼的十億個名字》 完整文章
2018年剛剛過去,統計Readmoo讀墨讀者們的購書與閱讀行為之後,發現讀者們一年的閱讀時間累積超過3,000萬分鐘。 3,000萬分鐘是個什麼樣的概念呢? 3,000萬分鐘,就是50萬小時,就是大約20,900天,超過57年。 2018年,Readmoo讀墨站上的讀者閱讀時間加總起來,超過57年。 這些到底都什麼人啊?也太愛讀書了吧!誰說台灣人不讀書的?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2018年底時,Readmoo讀墨在國家圖書館舉辦了年度閱讀報告,總結有三大重點: 一,不論電子書數量、銷售量,還是電子書閱讀時間,都翻倍成長。 二,愛智求真的Readmoo讀者天天都閱讀,週末和深夜尤甚。 三,讀者使用mooInk電子書閱讀器比例高達42%。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