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你對歷史不見得有興趣,但很可能在不經意間接觸過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關的書。 這些書有的是好讀也好看(但可能讀完會覺得心痛)的虛構故事,例如《偷書賊》、《穿條紋衣的男孩》(或者你也讀過牽連更遠一點的《希特勒回來了》,這已經超越心痛,到「惡搞」那邊去了),有的是戲劇張力十足的真實故事,例如被諾蘭拍成電影的《敦克爾克大撤退》。 完整文章
揪伴來讀冊,作伙去看球!中國信託商業銀行(簡稱「中信銀行」)連三年攜手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簡稱「國資圖」)及中信兄弟職業棒球隊(簡稱「中信兄弟」),共同舉辦「2018閱讀全壘打 夢想象前行」活動,串聯苗栗、臺中、彰化、南投4個縣市共30所公共圖書館及行動故事車,鼓勵民眾呼朋引伴到圖書館借閱書籍,並可兌換中信兄弟主場賽事門票,預計將送出上萬張票。 「閱讀全壘打 完整文章
電子書不佔實體空間,對居住地方不大但閱讀胃口很大的愛書人而言是很大的好處──不過這事大家都想像得到,不算什麼祕技。 Readmoo讀墨網站會持續推出各種主題書展及閱讀馬拉松活動,加上每月店長的選書、一日優惠等等,一直都有優惠活動──這事也不難想像,常來逛逛,發現自己有興趣的書正在做折扣、或者被正在做折扣的書勾起興趣,馬上下手,省錢省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是一個二十世紀九零年代時大量閱讀的讀者(不用舉手,因為這會透露年齡),那麼或許會記得一個奇妙的現象:國內文學獎作品不見得好讀,也不怎麼好賣,而來自國外的翻譯書數量越來越多,而且引進的方式開始更有組織和系統──早先以書系選書為號召的做法,逐漸聚焦在某些類型與某些作家。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因《風雲外傳:天下無雙》或者《漫畫大霹靂》被鄭問的畫技打動,那麼你可能是港漫迷、馬榮成迷、霹靂迷、布袋戲迷,或只是因為年紀很輕。 如果你因《鄭問之三國志》被鄭問的畫風震懾,那麼你可能是三國迷、遊戲迷,或者就是因為好奇:三國遊戲百百款,但很難得看到一款會把角色繪師名號放在遊戲名稱上當成賣點。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從銷售數據來看,國內讀者不大喜歡科幻小說。 愛看什麼類型不看什麼類型沒什麼對錯,大多數讀者這麼選擇的原因有幾個,例如,一、刻板印象:覺得科幻小說會有很多無聊難懂的專有名詞;或者,二、刻板印象:科幻小說就是充滿各種科技設定的小說;以及,三、刻板印象:科學等於無聊。 這串關於刻板印象的名單還可以繼續列下去。 完整文章
「不,有時爸鼻你錯了,不是強大才能柔慈,那是錯誤的描述和想像,也許神贈禮給他的生命,不是成為一個強者,而是一個無比自由者。」— 駱以軍《小兒子》 夢田文創 2010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曾有人提過,村上春樹是個連精準形容特定物事都做不好的小說作者,憑什麼每年諾貝爾獎頒獎前都被抬出來說嘴? 村上春樹大約也不樂見自己的名字每年都被拿出來炒作一次,這話公開講過、文章裡寫過,好事者反正沒理會。不過暫且不論這事,村上春樹真的是個沒有辦法以文字精準形容特定物事的作者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