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祁立峰
古代典籍看起來遙遠而崇高,但也不過是當時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點看,經典往往也具有現代意義,有時嘴砲唬爛、有時更如網路鄉民那般機鋒生動。

這幾年星座書很熱門,自然也有運勢專家開始考察古代那些名人作家的星座,推測他們的性格。不過這整件事多少有點「是在哈囉」的成份。一來是說古人連生卒年都不容易考察,得依據索隱繫年,那所謂「生日」又怎麼會紀錄得精準?二來加上古代中國占星曆法,根據的是二十八星宿搭配天干地支、五德終始、太歲運行等等的大傳統小傳統信仰,因此西方占星學對決東方神秘主義,到底那個說了準?實在很難預測。

不過得先說,我壓根也不是占星曆法學的專家,所以各位也就當我隨便哈囉一下就好。

根據現在有的資料來看,星座的概念最早進入中國可能在中唐之後。《大正新脩大藏經》裡有收錄一部,記載為唐代天竺婆羅門金俱吒所撰的《七曜攘災決》,裡面有關於星座搭配子丑寅卯、金木水火、二十八星宿的圖式,雖然某些星座名稱與今日略有不同,順序也正好相反,但按照圖說對照出來差不多是這樣:

寶瓶(子),磨羯(丑),弓宮(寅),蝎宮(卯),秤宮(辰),雙宮(巳),師子(午),蟹宮(未),儀(申),牛宮(酉),羊宮(戌),魚宮(亥)。

我們可以注意到最大的差異在於現在的「雙子座」,跑到了「獅子座」的後面,而「儀」這個星座就取代了雙子座的位置。至於什麼「天蠍」、「天秤」、「雙魚」、「牡羊」、「金牛」等等的名詞,當時應該還沒創造出來。

唐末五代蜀地的文人杜光庭,在《全唐詩補遺》裡有收一首他的〈生死歌訣〉,如果這首不是贗造或托偽的話,那其中對星座的名稱已經差不多如現代完整:

手足陽明江海水,天蠍金牛並豫冀。太陽手足合清淮,天秤白羊充淮裏。陰陽人馬對寅申,燕益渭漯水氣深。太陰巨蟹並磨蠍,丑未湖河水難竭。寶瓶獅子對周齊,汝水三河合應之。巳上楚宮屬雙女,亥上雙魚時掉尾。

當然我們也注意到一些分別,比方說「人馬座」現在稱為「射手座」,「雙女座」現在改為「雙子座」,以及「磨羯」、「磨碣」,「磨蠍」等等不同的寫法。

至於迷信星座的古人當然也是有,蘇東坡就是這樣的代表。在他的《東坡志林》裡有這樣的一段故事:

退之詩云:『我生之辰,月宿直斗』。乃知退之磨蝎為身宮,而僕乃以磨蝎為命,平生多得謗譽,殆是同病也。(《東坡志林》)

蘇東坡發現韓愈有首詩,寫自己出生時「月宿直斗」,推測他是磨蝎(即魔羯)座,可是說實話,根據我夜觀天象,不,應該是我對天文知識的基本常識,隔了幾百年整個星盤流年多少有些微差異,這推測真的合理嗎?總之蘇東坡本來就很推崇韓愈公,以前我們高中都背過的「文起八代之衰,道繼天下之溺」,就是東坡激賞韓愈的形容。所以只能說他找個同情共感的星座,來投射自己屢遭貶謫、不見容於朝的心情,其實也算合理。

韓愈的這首〈三星行〉原詩是這樣:

我生之辰,月宿南斗。牛奮其角,箕張其口。牛不見服箱,斗不挹酒漿。箕獨有神靈,無時停簸揚。無善名以聞,無惡聲以讙……(〈三星行〉)

嗯哼,大意就是說韓愈說自己出生時辰的星座,是牛角箕口(魔羯,真的是你)。所以自己就是正義的化身啦(我還人民的法槌咧),難不得自己成天被網軍出征,被鄉民幹譙,不見容於世俗。咳咳,難道這也要怪星座嗎?結果好啦,隔了幾百年的我們東坡,終於找到跟自己同病相憐的人,於是覺得啊一切都是星座惹的禍。這完全就跟我們現在把財運不順感情不順等因素,推給星座一樣超自然。

不過現實的蘇東坡與韓愈生日到底是哪一天呢?我在網路上搜尋到的不負責資料顯示,東坡是農曆十二月十九生日,換算確實是魔羯座無誤;至於韓愈,查到資料有稱他九月初九、也就是重陽節生日一說,這樣推算起來差不多是國曆十月初天秤座。但再強調一次這種生卒年月日僅供參考,性格決定命運,星座只能說是一種天人感應的大數據統計學吧。

如果各位坡粉或韓(愈)粉,想更了解東坡生平故事,最近我讀衣若芬教授的《陪你去看蘇東坡》,宋怡慧老師的《國學潮人誌》,頗有所得,對這些我們從小讀到大的大文豪大詩人,有了更豐富更多層次的理解。但我覺得這些軼事真正值得我們體貼的應該是,我們的歷史,大宇宙與小宇宙,始終相互交感,彼此運行而日生日成,就算是那些繼往聖開絕學的聖賢偉人,同樣受到這個世界的各種神秘磁力線牽引,度脫不得。正因為這些從古到今的同情共感,於是覺得我們被拋入這個無垠宇宙裡,也就沒有那麼孤獨了。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東坡啊⋯⋯:

  1. 東坡啊,詞,不是這麼寫滴。但是……
  2. 你以為「呵呵」是現代網路用語? 錯!其實連蘇東坡都愛說「呵呵」
  3. 我們東坡,看過飛碟!?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