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犢玫瑰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網路上流傳的作品,試以「假如古人有臉書」為題,運用想像力編寫動態的畫作,每幅作品惡搞中又不失趣味;其實,古人的生活,沒有我們想像中的乏味,甚至很多我們以為是現代的用語,其實早在古代就已經廣為使用了。

像是網路上大家常用的「呵呵」一詞,在翻閱蘇東坡的信札就會發現,這類用語在古代已經很流行,一般人也會把該詞應用在書信上面:

「近卻頗作小詞,雖無柳七郎風味,亦自是一家,呵呵。」──蘇軾《與鮮於子駿書》
「不爾,不惟到處亂畫,題云與可筆,亦當執所絕句過狀索二百五十疋。呵呵。」──《與文與可》
「一枕無礙睡,輒亦得之耳。公無多奈我何,呵呵。」──《與陳季常》

另外像是老公、老婆的用法,甚至早在唐朝就已經有了!唐朝有一位讀書人麥愛新,功成名就後開始嫌棄妻子年老色衰,想要再納新歡,特地寫了一副上聯:「荷敗蓮殘,落葉歸根成老藕。」妻子看到後,提筆寫了下聯:「禾黃稻熟,吹糠見米現新糧。」

麥愛新被妻子的才思敏捷打動,放棄原有的念頭,妻子見丈夫回心轉意,揮筆寫道:「老公十分公道。」麥愛新也續寫下聯回敬:「老婆一片婆心。」自此,「老公」和「老婆」這兩個詞,在民間也就流傳開來!

由此可見,大家習以為常的網路用語,有時候不全來自當代,古人們的心態也是很「潮」的!「呵呵」的真相,下次用的時候,相信就不會忘記了。

延伸閱讀:

《那些史上不能曝光的幕後真相事件簿》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