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在中陰》,讀來如此哀傷。 哀傷,不只是喪子之慟,不只是林肯總統夜訪墓園,開棺撫視愛子,如此深情不捨。墓園裡處於中陰身的亡魂,包括剛逝世的,林肯總統的兒子威利.林肯,不知道或不相信自己已經死亡,認為只不過生了病 ,夢想返回原來生存的世界。小說出現無數次的「養病箱」「養病車」「養病屋」等詞,他們自認為在養病,盼有病癒的一天。 完整文章
《吃便當》這書名容易遭致誤解,以為主題是在學校或公司帶便當/吃便當的心情與體驗,或者像《庖廚時光》那樣,分享做便當的戰果,不然至少談些什麼飲食文化。但都不是,此書是《鏡週刊》專欄選集,專欄名稱就叫「吃便當」。 完整文章
古龍的「蕭十一郎」系列稱不上上品,但寫活了一位女性角色──風四娘。 在第一部《蕭十一郎》裡,看不出風四娘的重要,感覺風四娘不過是個風騷娘。小說以她洗澡被偷窺開場,六章之後消聲匿跡了一陣子,再現身已是第二十三章,接近尾聲,中間消失的那幾章,主戲在沈璧君身上,變成大盜愛上人妻的故事。 完整文章
六神磊磊常把「我的專業是讀金庸」掛在嘴邊,他被稱為「骨灰級金庸狂粉」。也因為見到金庸小說裡的唐詩身影,於是愛烏及屋,一頭栽進唐詩領域,後來以六神體寫了《翻牆讀唐詩》,賴以成名的第一本作品反而近日才在台灣書市推出。這本《翻牆讀金庸:從武俠裡笑看現實江湖》就是他的金庸閱讀筆記。 完整文章
說實在的,《山海經》並不好看,我不會為之背書,說這書超好看。儘管很多神話源自此書,但在閱讀到神話之前,得攀山涉水,遇到很多奇形怪狀的草木鳥獸與礦物,這些記載,支離破碎,不成系統,偶有刺激,看過即忘。即使神話,也是零零散散,敘述簡略,若以它為小說題材,並不好表現。倒是頗適合線上遊戲與圖鑑。網上看到諸多《山海經》的角色圖,色彩斑斕,造型奪目,視覺效果強烈。 完整文章
《星期五的書店》是足以吸引愛書人閱讀之書,因為設定的書店太過迷人,迷人之處並非美美的裝潢或濃濃的藝文氣息,也不是選書精準獨特,(「很普通的書店,毫無特別之處。」主述者倉井史彌初見書店時如此說。)而是地點與形態太特殊了。 書店位於火車站月台的天橋下,再加上這個傳說,在網路上流傳:「聽說去北關某間小車站的書店,就能找到想看的書。」更增添書店的神秘與神奇色彩。 完整文章
世人對作家的刻板印象,除了熬夜、浪漫、具備戀愛體質、不善理財等等,另外便是作家擁有藏書萬卷的書房,一個寬大的書桌。 書房、書桌,何者重要?依據日本學者西山昭彥的論點,書桌比書房更重要。他在《勉強桌,造就千萬年收》一書中說:「嚴格說來,客廳與書房本來就該有所區分,不過,就算是單一房間,只要擺上一張專用書桌,這裡就是書房,一個得以不受他人與其他事物干擾的空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