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顧若鵬《拉麵的驚奇之旅》,突然想起小時候看的《豪勇七蛟龍》,尤.伯連納等主演,改編自黑澤明《七武士》的好萊塢西部電影。內容記不全了,大致是為了對付盜匪,村民四處搜羅人才,招兵買馬,最後湊齊七個鏢客,肅清群盜。 七名鏢客,原本不識,因緣際會,相互合作,同生共死。這是相遇的故事。我喜歡相遇的故事。人與人,物與物,人與物。 完整文章
理查‧費納根的《行過地獄之路》,給我印象最深的人物,不是本書主人翁上校醫官杜里戈,而是戰俘營幾位弟兄。一九四三年,他們在泰國被迫八個月內日以繼夜建造泰緬鐵路,要完成不可能的任務。不像日本軍人以日本魂為支撐,義無反顧,無畏生死,這些盟軍戰俘所憑恃的,是可敬或可笑的、有效或無效的信念,大多數人以心理支持生理,但也倒過來的,比如「細漢」。 完整文章
現代讀者流行在網路書店買書,許多人直接下單,這意味著購書前不用翻頁試閱,不用知道裝幀、字體、封面、厚度,不用感覺書的溫度。 固然常有人譏諷某些人在實體書店看書,在網路買書,但這類情形實際不多,否則以博客來的營業額來換算,實體書店應該門庭若市,擠滿試閱者。很多人,或說大部分的人,都是對著網頁直接勾選,就消費完成了。 完整文章
常常忘了金石堂這家書店。不是真的忘記,只是在書店話題的文章中,不太有人提及,但其實一直都在,且努力調整,力圖轉型。偶爾有正負新聞出來,負如某分店經營方向偏移,收了,正如兼營網路,企圖開創新局,但這些好像是書店公關放出來的訊息。 雖然與一般實體書店一樣經營日益艱難,金石堂仍然擁有一片江山。不過在我的書友同溫層裡,論者不多。讀者談書店,不是誠品、博客來,便是獨立書店。金石堂,感覺存在感偏低。 完整文章
每家書店,都是旅途上「黃昏裡掛起一盞燈」的客棧,收容旅頁書人疲憊而不安頓的心。 因此,寫到書店,便不只是「一個人開了一家店」這樣的故事而已。寫到書店的事或開書店的人,裡頭應該流瀉著光與熱,理想與夢想,信念,品味,人情,以及個人價值觀,若捕捉不到,就會像走馬看花般浮泛。 完整文章
我喜歡散文甚於小說,讀散文像交友,聽作者講述生活經驗、生命故事,對我這種人際關係不佳,生活單調,見不多識不廣的人來說,讀散文宛如打開一個窗口。讀小說像是聽遠道歸來的人訴說沿途的傳奇見聞,聽得入迷,終究是虛虛實實第三方的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