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娟的書讓人一開卷便欲罷不能,不過這本新書《記一忘三二》與我們熟悉的,之前在阿勒泰的李娟作品不太一樣,雖然地理坐標同樣是新疆邊地那個很難弄清楚到底在何方的地方,但多了點都市感,比較日常,沒有李娟作品正字標記的遊牧情事。如此,這書仍然好看嗎? 好看啊。好看,有兩大因素,一是她的天才老媽,一是她們家一堆動物,而這兩者是綁在一塊的,繫鈴人是天才老媽。天才,用現代文明的話講就是天兵天將。 完整文章
►►【果子離群索書】我所記得與不想記得的李敖(上) ►►【果子離群索書】我所記得與不想記得的李敖(中) 說李敖寫最好的是散文,是有依據的。《李敖文存》(1979年,共兩冊)收錄了好幾篇結構嚴謹、幽默巧智、格調高遠的文章,〈由不自由的自由到自由的不自由〉等文尤為上品,〈且從青史看青樓〉、〈中華大賭特賭史〉等篇,則延續《獨白下的傳統》主旨,出入於古今之間,插科打諢,卻寫得擲地有聲。 完整文章
►►【果子離群索書】我所記得與不想記得的李敖(上) 當李敖的朋友是快樂的,他懂人情義理,風趣幽默;當李敖的朋友是痛苦的,他睚眥必報,死纏爛打。 恩怨情仇,本為私事,但摻進著作裡,就是作者與讀者的事了。這個現象在《李敖千秋評論》中後期尤其明顯。 完整文章
說到李敖,不免想起白居易名句:「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下士)時。向使當時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 周公若早死,叛亂的不實指控無從洗清,將以野心分子的汙名,遺臭萬年;王莽若早死,來不及篡位,謙恭下士的形象,必將名垂青史。 李敖倘若英年早逝,評價必然與現在好上N倍,或許會像蔣渭水、殷海光等人那樣以抵抗強權的身影為人紀念崇仰。 完整文章
《山羌圖書館》是詩集《女演員》之後,連俞涵的最新散文集。 書裡並無一篇〈山羌圖書館〉。只不過連俞涵喜歡山羌,以山羌自喻:膽小怕生,不喜群聚,低調害羞,身形嬌小(居住於山區也是共同點,連俞涵有很長時間住在山上)。書裡也沒提到圖書館,大概是她從小喜歡圖書館(長大後最記得的一串數字,不是身分證字號,而是第一張借書證號碼),就把喜歡的兩樣事物串接一起成為書名吧。 完整文章
不,《絕代雙驕》不是古龍最好的作品,也談不上完美佳構,雖然它很紅,名氣很大,非常好看。 1966年《絕代雙驕》開始在雜誌連載時,古龍不到三十歲,已進入創作成熟期,但尚未到達顛峰期——成熟,意味在《絕代雙驕》中,古龍式風格已經顯現;顛峰未到,因為有些瑕疵,不是頂尖之作。緊接在後的《楚留香》系列、《多情劍客無情劍》,古龍創作生涯才邁入顛峰期,光芒眩目。 完整文章
從出版社舉辦的網路試讀活動反應看來,部落客對川瀨七緒的《女學生奇譚》評價普遍不錯,但多數表示,與預期中的,或說出版社宣傳所帶來的恐怖印象,有點落差。 《女學生奇譚》的主軸是:委託人竹里綾女的哥哥失蹤了,失蹤前哥哥正讀一本舊書《女學生奇譚》,此書是二次大戰前,1928年 完整文章
▶▶上一篇:唐門:暗器令武林聞名喪膽的神秘家族(上) 古龍之前的唐門,不夠光亮,不成體系,是古龍不斷自體繁殖,越寫越輝煌,唐門暗器也一部比一部厲害。 到了《白玉老虎》,唐門毒藥暗器的可怕已不在於如何傷人,最讓人喪魂的是,中了暗器找不到藥物可救。 唐門暗器,江湖常見的只有毒針、毒蒺藜和斷魂砂三種。雖然只有三種,但一旦中了任何一種,只能等著傷口潰爛,逐漸死去,死得痛苦無比。 完整文章
武俠小說迷,一提起蜀中唐門就想到暗器,說到暗器就想起蜀中唐門。雖然暗器種類五花八門,製造、使用者此起彼落,但唐門已成為暗器的正字標記。雖然很多人武俠小說只讀金庸,而金庸小說並未真正寫到唐門,但唐門還是廣為人知,可見其魅力。 最早把四川唐門寫進武俠小說的是白羽,但輕描淡寫,不夠立體,唐門發揚光大得靠後起之秀。對此著墨最多的,古龍、溫瑞安、梁羽生,功不可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