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見「兩顆子彈」,很多人會聯想到多年前總統選舉的槍擊案,那兩顆拖陷台灣於藍綠鬥爭泥淖的子彈。不過我的〈兩顆子彈〉完全與此無關,講的是一位「命運的反叛者」小小的故事。

話說身旁有不少朋友曾經更改姓名,有些人覺得名字太「菜市仔名」,想換個獨一無二的,強調自己與眾不同。但更多改名的人相信姓名關乎命運吉凶,信服「姓名學」的命名原理,改名的目的是為了改變命運。

故事中這一位「命運的反叛者」也為自己的名字所苦,想改名又不甘心,不改名卻另想辦法要改變命運,最終繞了一大圈而領悟到某些啟示。

命定說是真的嗎?命運能改變嗎?想改變命運的人是不認命,還是認命呢?

探討命運問題非常有趣,因為說法五花八門,莫衷一是,也就因此,地球不大但各種宗教派別多如牛毛,自說自話,各擅勝場。

多年前我聽過一種「靈界」之說,覺得可以統合某些大宗派,非常有趣。它的說法是:

每個人都不斷輪迴來當人,到人間與其他人互動學習。

人間就是個教室,靈界是我們的家,來此教室的目的是學習以前(前世以及前世之前)尚未學好的課程。

人死了之後回歸靈界,將一生如電影般放映出來,與那兒的親人亡魂討論,看看有哪些是學得好,哪些是學得不夠的。學得不夠的地方,就變成下一次當人時要學習的重點。

你也可以不去輪迴,待在靈界,不過那樣進步就很少很慢,唯有透過在人間與人互動,進步才會快,學得越多的人就可以減少來人間的次數。

輪迴學習的終極課程是「無私的付出」。習得者最終不必再到人間學習,也就是不必再輪迴了,昇華成靈界中高靈者(也就是一般宗教中的上帝、神、佛之類)。

所謂「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句話完全正確,因為每個人的命運,都是他在靈界要來投胎之前,自己設定好的學習目標。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人間,常常覺得算命那麼準的原因。因為命運就是一個人當初在靈界設定一生要學習的路徑,只是人類用命理學說「反推」回去而已。

而這位「命運的反叛者」或許自己不自知,那個極端困擾他的名字和因此衍生的反叛行為,都可能是他在靈界時為自己所設定的課程。換句話說,改變自己的命運這回事,也許並沒有改變任何事情,但該學習的終歸是學習到了。

另外,我想說說宗教戰爭與神經系統的關係。

一般相信宗教的緣起來自遠古人類對於天災地變的恐懼,與失去親人的悲傷無助。從精神醫學的觀點來看,這些焦慮、緊張、恐慌、悲傷、失落、憂鬱等等自律神經系統失調的狀態,可說是宗教的起源了。
為了平復神經系統,人類用神鬼之說來安撫彼此,發揮了宗教的撫慰功能。而這些神鬼之說千千萬萬,自圓其說,因此有了各種不同的宗教與派別。

接著,異教之間的本位主義與資源利益,不只讓自律神經再次發作,還牽動了運動神經,揭竿而起,撻伐異己,造成世界動亂。

歸根究柢,一切都是神經系統在作怪,政治鬥爭也有同樣的道理。

如果我也可以創立一個宗教,我想成立「神經教」,勸化世人崇拜自己的「神經系統」。

均衡攝取澱粉、油脂、肉、蛋、奶、蔬、果,並補充維他命B群顧好神經,祈求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平衡,運動神經歸順於理智而非情緒,並且用充足睡眠來代替祈禱,人人精神充沛,無憂無怨,自然臻於世界和平的境界。

掰到這兒,我知道再掰下去勢必刺激眾人的運動神經,引起另一場宗教口水戰爭。那麼就此打住,且來看看不同於政治口水戰的「兩顆子彈」,究竟是怎麼回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ony Webster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