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小鳥茵(知名部落客)

OL,曾經是我非常嚮往的社會人身分。我腦海裡的 OL 光景是,穿著合身襯衫跟窄裙,踩著喀啦喀啦的高跟鞋,日日像陀螺般忙轉於蓋章貼貼紙影印文件送茶水這類雜事,每到傍晚就緊盯著時鐘,一旦時針指向 6、分針秒針彈到 12 那個摸門立馬甩上包包下班的迷人職業。雖然聽起來像是<庶務二課>看太多的遺毒,但大概到 28 歲時我都還對 OL 抱持這種綺麗的幻想,並奢想自己成為她們的一員。

想當年北上工作,第一週還會穿短裙絲襪上班,但發現公司男同事都是把格子襯衫紮進褲頭的工程師、女同事都自然隨興不化妝時,我就也入境隨俗淡忘 OL 標準裝扮了,即使走在滿街纖細粉領族的商業區,依然可以穿著沒有腰線的無印良品婦人裝逆風前進,喔欸嚕之夢已遠颺。

看著阿鵝跟小芳的交換日記才發現,儘管我不是自己想像中那款 OL,但的的確確過著普天之下 OL 的生活,一樣米養百種 OL,但 OL 在意的點卻又大同小異似遠又那樣近。從早餐開始算計著今日吃蛋扣打已用掉;即使想拿機關槍掃射同事想問對方眼睛是糊到蛤仔肉耳朵長包皮嗎,回信還是得以 Dear 叉叉開頭,把所有白眼、殺意跟想問候對方老母老師的心情,穩妥的收在叉叉看不到的螢幕背後;不管心情多好多鳥,網購都能錦上添花化險為夷,跟團購都是辦公室基本禮儀;離開座位除非只是去尿尿不然都要帶手機,防止等電梯時得跟不熟也不想熟的同事共享尷尬,即使電梯裡沒網路只能盯著天氣 APP 也要看得津津有味避免跟同事對上眼。

上班二字說來輕巧,裡頭卻包藏著大大小小的眉眉角角,即使做過一百次摔著文件夾對著主管喊:「老娘不幹了!」的美夢,即使在心力交瘁時分叩問過一千次:「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即使每天每天都在喊著「可不可以不要上班」,我輩 OL 還是都會在鬧鐘鈴響時奮起出門,在午休時跟同事大嚼舌根排毒,從網拍下單到貨間得到救贖,我們或許不是辦公室最美的風景(我說我啦),但我們絕對是不可取代的存在,我們是社會中堅,我們是 OL。

※ 本文摘自《高跟鞋與蘑菇頭》,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